您的位置 : 得得文学网 > 小说库 > 都市 > 娇色

更新时间:2018-10-10 16:35:49

娇色 连载中

娇色

来源:酷炫书城作者:野龙分类:都市主角:张富贵谢兰兰

主人公叫张富贵谢兰兰的小说叫做《娇色》,它的作者是野龙倾心创作的一本都市类型的小说,内容主要讲述:常言道,傻人有傻福,张富贵这个“傻子”就有福,生在一个美女如云的晓林村,他左拥右抱,还当上了村官,左右逢源,步步高升……...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第4章渴望觉醒第4章渴望觉醒兰兰摸着自己嫩滑的脸,慢慢到脖颈……这让她原始的渴望有一丝的觉醒,她多么希望王二庆立马出现在她面前,两人相拥着,在床上打着滚……

可是王二庆一回来,她的“女王”的日子就要宣告结束了,又回到了她的“丫鬟”和“工具”的日子,这也是她不愿意再过的日子。

她甚至开始幻想,若是把张富贵的体贴细心给王二庆,或是把王二庆的帅气和甜言蜜语赋予张富贵,那她只要其中一人即可,可偏偏这对非亲兄弟,却如天壤之别、南北两极,形象好的只会说不会做,会做不会说的形象又很普通。

老天似乎有意在戏弄兰兰,让她在这两个男人之间徘徊不定。

张富贵把所有的好吃的都留了她,把赚来的钱给她买吃的穿的,而自己依然穿着那厚重的又热又破的土布衣服,身边又没个女人,她没个一儿半女的,真可怜,想到这些,兰兰不禁淌下泪来。

不一会儿,张富贵拿着他自制的弓箭准备出去的时候,兰兰不知自己怎么回事,她叫住了他,似乎这么快就忘了他所犯的错“大哥,你受伤了,就不要出去了。”

这么简单而平实的一句话,对着这个光棍说,那在张富贵的心里可就不那么简单而平实了,而是在他的心里犹如一个石子丢进了河面,泛起了涟渏,不断向四周扩散。

张富贵顿觉一阵心暖,没想到兰兰她也开始关心自己了。

他转过身来,用他的招牌微笑——傻呵呵的笑,对着兰兰,但他笑而不语,他还是走了。因为他不会说,也不知道怎么说,所以他只能把兰兰对他的这份关心深埋在心底,回报以对她更细微不致的照顾。

这不,兰兰吃那些鱼都吃腻了,他就想去上山给她弄点野味。

兰兰让他暖心的那句话,没有让他停留下来,而是更激发了他上山找野味的决心。

晓林村后面那一片茫茫的山,可能会有毒蛇,也可能会有猛兽,但这傻呵呵的汉子就是有一股傻劲,为了给他不该爱的女人改善一下生活,他便要冒着生命危险去山里,凭着那自制的竹制玩意去上山逮野兔,他真是傻得可爱,村里人可没人会做这样的事。

兰兰没想到的是那傻大伯竟会真拿着那破玩具弓箭上山打猎,她后悔没有拦住她。

可当她抱着孩子追出来的时候,面对着一片茫茫的大山,她望而却步,她只有为他祈祷了。

兰兰没有回家,而是抱着孩子走进了社公庙。

她点上香,在社公公面前为他大伯祈祷,祝他平安回来。

要不是他大伯几次三番,偷看她的身子惹她生气,她一定要拦着他做这样的傻事。

兰兰的心里,打开了话茬,吃什么野兔,谁要吃野兔,你问过我吗?你要是有个三长两短,我怎么向你弟弟王二庆交待,谁又来像你一样照顾我们娘俩一样照顾我们……

想到这,兰兰泪如雨下。

一个人当你天天看到他的时候,你会觉得没什么,甚至会烦他老是眯眯地看着自己,可是当他身处险境的时候,你就会为他担惊受怕。

此时在兰兰的心里,她已经分不清,是把张富贵当成了大哥,还是当成了爱人,总之,她怕他有事,怕他从此一去不回。

兰兰左等右等,不见张富贵回来,以往都是张富贵在地里做完活又洗掉泥巴开始做菜做饭,而衣服也被张富贵以“你在……做……月……子”为由全抢了去,他一个男人把所有的衣服拿到井边去洗了,就连兰兰的内衣,他大伯也不放过,每每弄得兰兰又羞又感激。

可是今天的午饭,要兰兰自己做了,因为他大伯上山还没回来,生死未卜。她不是懒不想做,而是她做了也只不过是她一个人吃而已,做这种饭有什么意思?

兰兰胡乱了洗了几下菜,又把菜胡乱地扔进了大锅里,在灶前胡乱地添了几把柴火。

灶里面冒出的浓烟把她的眼睛熏得难受,泪水直流,她走出厨房,外面已经没有了烟雾,但她的泪水却如决了堤一般,一发不可收拾,她这是在为谁而流泪?

兰兰随便吃了点午饭,她也不知道自己吃了点什么,只觉得这么长时间没下过厨,自己炒的菜已经不叫菜了,糊的糊,生的生,咸的太咸,淡的太淡。

这跟张富贵每天精心烹饪的饭菜相比,那真是天壤之别,想他的菜,便自然而然地想到了他这个人。他的衣服没有一件好的,不是旧的发黄,就是破的补了一块又一块,可怜啊,他身边没有一个女人,也没有一儿半女,而他这么年轻就可能已葬身山中……想到这,兰兰不禁泪水再次泛滥,模糊了她的视线。

“这炒的是什么菜”兰兰说着,把碗和筷子扔在桌上,走了。

但马上又回过头来,哦,碗和筷子还没洗呢……不用了,不是有他大伯吗?……可是他大伯还没回来。

该死,又想到了他大伯,兰兰拍了拍她有点晕的头,怎么一整天脑子里都是他大伯?

可不是?看到院子中的柴,就想起他大伯在那挥汗如雨地劈柴,看到那井,就仿佛他大伯在埋头洗她的衣服,看到那墙上挂的那黄鼠狼的皮,就仿佛看到他大伯在傻笑着,在那宰黄鼠儿狼。

到处都是张富贵的影子,让兰兰头痛不已,她不明白她这是怎么了。

他只是一个傻子,一个色狼而已,有什么值得她如此怀念的?

她跑进了她自己的屋里,企图在脑海中将张富贵的形象抹去。

她看着这屋门,又仿佛看见了他大伯傻呵呵地端着饭菜朝她走来。

于是把屋门也关了,这样总看不到你了吧。

但床头上的摇鼓,又让她想起他那躲在窗户下偷看了她的身体之后,把这个塞给了她。

她一气之下,把摇鼓也扔到了床底下。

但当她低头看一下自己的时候,却发现自己身上穿着的衣服竟也是他大伯给买的。

她头痛得历害,赶紧将自己的衣服全脱掉。

猜你喜欢

  1. 未来小说
  2. 腹黑小说
  3. 民国小说
  4. 神仙妖精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