得得文学网—热门的小说推荐平台!

你的位置: 首页 > 小说库 > 灵异 > 惊魂劫
惊魂劫金拾赵欣欣全文在线免费阅读

惊魂劫桃木生

主角:金拾赵欣欣
《惊魂劫》是桃木生创作的灵异悬疑小说,人物真实生动,情节描写细腻,快来阅读吧。《惊魂劫》精彩节选:眼瞎,不一定看不见东西。 世上存在着人眼看不见的东西。 事物没有绝对的隐秘,只要实际上存在着,总能被发现。...
状态:已完结 时间:2020-05-21 17:24:59
在线阅读 放入书架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 章节预览

“你激动个毛线!算了,我不伺候了!以后你家有啥事儿也别再叫我了。爱咋咋吧!我都后悔没听我娘的话,非过来干啥,犯贱呢!”金大海气呼呼的转过身走了。

待他出了院门,母亲才翻个了白眼,嘟囔出一句:“牛逼哄哄的干啥!连个瓦盆都摔不破!一张脸长得像黄马腚似的!跟我家金拾比脸蛋,你差八个等级!”

大舅也是气愤地说:“咱金拾这张脸蛋拿出去,讲真的,连明星都比得过。我在外面混这么多年,啥样的人没见过!还真就没见过有哪张脸比得过咱金拾这张脸!”

二舅看了看我,叹息一声,也说:“要是咱家金拾能有个正常身材!那可是顶尖的绝世美男子喽!才不怕他潘安再生!”

其他几人也纷纷说我的脸长得好看。

我被夸得心里感动却又不是滋味,热了眼眶,忍不住垂泪道:“舅,别说了!反正我都这样了。说啥也没用!天注定的苦命!”仰头望着苍茫茫的天,我心中涌起无尽恨意。

往墙上竖了根梯子,大舅爬着上去,够着了阴阳盆,骂了一声晦气,扔到了地上。然后不知咋回事,他顺着梯子往下下时,梯子突然歪了。他人跌落下来。幸亏下面的人眼疾手快把他给接着了。

二舅严肃地喝斥他:“大哥,嘴巴噙紧点儿,别出声了你!”大舅点了点头,一张脸上带着些恐慌。

气氛变得有些诡异起来。

母亲建议道:“要不找来一只大锤,将阴阳盆砸碎吧!”

二舅说:“只能这样了!”

不一会儿,母亲找来了大铁锤,问:“让谁砸呢!”

二舅说:“还能让谁砸,当然是让金拾砸喽!”

我从母亲手中接过大铁锤,沉甸甸的,抡起来比较吃力。就让人把垫在藤椅下面的砖卸了,身子坐得低了,抡锤往下砸方便。母亲将阴阳盆摆好位置,我深吸一口气憋住,双手攥着把柄,将大锤抡起来,砰一声砸在了阴阳盆上。

大锤压住了阴阳盆,没让它弹飞出去。可只砸出一个枣大的豁子。它仍然没有破开。我气得大叫:“真他娘的邪门了,这盆子是毁不掉的!”

再看其他人,一张脸都是阴沉着,谁也不吭声。

此时现场的气氛更加诡异了。天气好像一下子变冷起来。我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时间在压抑中过去了良久。二舅才发话了:“要不,把胡世珍请过来看看吧!那瞎老太太可不简单!她可能知道咋回事!”

母亲显得作难,说:“我咋去请她啊!昨天我说了她难听话。三疙瘩回去肯定学舌头了!兴许她现在正恼着我呢!我一去肯定少不掉挨骂,人也请不过来!”

说曹操曹操到。

高祖奶奶胡世珍拄着拐杖,由爷爷在旁边搀扶着,颤颤巍巍地走进了我家的院子。一边走一边嘴上说:“曾村媳妇,你也太小看我了。我是那种为了点儿鸡毛蒜皮之事而不顾全大局的人吗!”

母亲羞红了脸,讪讪地笑着,迎上去从另一旁搀扶住了胡世珍,说:“曾祖奶奶,真是劳烦您老人家亲自过来一趟了,这么大的岁数多不方便!”

胡世珍将拐杖往地上一顿,停住了身子,带有烧伤疤痕的苍老脸上带着一种若有所思,又像是向往的神情,说:“一百一十五岁才算多大岁数啊!在这个世界上,有的人活得可远不止我这个岁数!”

母亲惊讶不已,说:“难不成还有人能活到二百岁?”

胡世珍呵呵一笑,对此避而不谈了,说:“大老猪压根不想走,想赖在这个家里。所以他的阴阳盆,你们才摔不烂!”

母亲问:“大老猪他赖在这个家里干啥?”

胡世珍说:“那还用说,他要作乱!”

母亲急了,带着哭腔说:“曾祖奶奶,那可咋办啊?”

胡世珍说:“你莫急,我这趟子来,就是让他走的!”

接下来,胡世珍又迈步走了。一直走到棺材跟前,丢开拐棍,也不让我爷爷扶了,自己颤颤晃晃的蹲下来,伸手往地上摸,摸着了阴阳盆,嘴上说:“金大珠啊金大珠,有我在这儿,岂能容你作乱。快走吧!若遭到天打雷劈,让你魂散魄灭,连投胎转世的机会都没有了!”将阴阳盆翻了个滚,让它盆底朝上的扣着,伸出一只枯瘦如鸡爪的手,使劲往盆底上一拍。

听得啪一声伴随着哗啦。使大铁锤都砸不烂的阴阳盆,竟然被高祖奶奶胡世珍一巴掌给拍得碎了。

大家瞧得一阵目瞪口呆。再看胡世珍时,那眼神如同在看着一尊神祗,充满敬畏。

只是后来我才知道,那次胡世珍并非真正的向我过世的父亲请愿,而纯粹是靠自己的力气拍碎了阴阳盆。

“好了!把棺材抬了去地里埋掉吧!”胡世珍由爷爷搀扶着站起来,面色平静地说。母亲连连道谢,让她搁家里吃了饭再走。胡世珍拒绝了,只是笑道:“还得让你家那俩妮子照顾我泡澡呢!你没啥意见吧!”母亲连忙摇摇头,拍胸保证道:“让她俩每天都去伺候你!谁不去我拧谁!”

临走前,胡世珍突然问:“金拾呢?”母亲赶紧朝我一指,说:“他在那儿坐着呢!身上还疼,没法站!”胡世珍扭过头,一张脸朝对着我,上面两块大铜钱般的烫伤疤痕平滑得像是涂抹了油,在阳光的照耀下有些闪闪发光。

“玄孙!好好活着!人的生命就只有一次!真的,就只有一次!”她冲我说了这么一句莫名其妙的话。

等她离开后,我还在咀嚼着这句话。这句话的意思倒是好理解。可我不明白,她为什么要对我说这样的一句话。难道是怕我自杀?可我压根没有萌发过自杀的念头。人生虽多苦难,但我还没活够。

或许,将来我会选择自杀。

六个人将我父亲的棺材抬走了。其余两个人则抬起我坐着的藤椅,跟着一块去坟地里了。一路上我怀里捧着父亲的遗像,嚎啕大哭不止。都这个时候了,倒不是真有那么伤心,最大的伤心劲已经过去了,我哭得响是装样子给街坊邻居看。

但站街道上两旁看我们的村民,大多半脸上都挂着笑,像看小丑一样看我。甚至我听见有人说我:“这可是未来的人妖啊!当人妖是他唯一的出路。”另一个人说:“可拉倒吧,人妖还有蛋蛋和鸡.巴哩,他将来当变性人还差不多!”

到了坟地。墓穴于昨天上午已经被效劳的村民挖好了。在我奶奶的坟的正南。因为我父亲是她的长子。若是次子的话就要往偏南方向埋葬。在我们这儿还有个规矩,光棍是不能埋在祖坟上的。

墓穴是要活人来试的。由死者的长子来试。两个人将我从藤椅上抬出来,下了墓穴。小心翼翼的把我放下来,让我头朝南的躺在黄土地上。静待半分钟后,一人大声问我:“试得咋样啊?这坟好不好?”

我亦大声回应:“这坟好着呢!长眠于此,龙气泽尸身,永保不朽,福荫子孙旺万事,风水宝地,连阎王爷也羡慕!”

然后再把我从墓穴里抬出来,换父亲的棺材落入墓穴。再烧纸草,埋坟,最后在坟头上插好白纸糊的旗。

这场丧事总算办完了。

到了晚上。一家人都睡下了。有东西在撞门子。是撞院门。母亲起来看去了,大声喊着谁呀。门外却是空荡荡的。母亲怒骂道:“是哪个闲着没事儿的龟孙!”回屋里又睡去了。可过了一会儿,撞门子的声音又响了。

这回撞的不是院门。而是东屋的门子。大妹和小妹在东屋里住着。灯亮了,大妹金玉霞起床开门看了。外面空荡荡的啥也没有。吓得哭了,就喊给母亲。母亲也害怕了,就用锅盖子当一面锣,用捣蒜用的木槌狠狠敲起来,咣咣当当的震天价响。

她一边敲一边满院子转圈,聒得人睡不着。大概敲了半个小时才停止了。又回屋里睡去,让院子里的灯亮着。

过了好大一会儿,再听不见那撞门声了。

可半夜里,咣当咣当一阵动静将我吵醒了。又是那撞门子的声音。这回撞的是西屋的门。而我就正住在西屋里。把我给吓得直哆嗦。扯个嗓子喊娘。母亲一出来,那撞门声又不见了。

真正恐怖的灾难开始了。

明天继续。

小说《惊魂劫》 第16章 :作祟 试读结束。

最新小说

书友评价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