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得得文学网 > 小说库 > 奇幻 > 傲娇徒弟太凶残

更新时间:2018-09-25 16:47:53

傲娇徒弟太凶残 已完结

傲娇徒弟太凶残

来源:有书阁作者:姜茶不甜分类:奇幻主角:浅陌曲魂

主角是浅陌曲魂的小说是《傲娇徒弟太凶残》,本小说的作者是姜茶不甜倾心创作的一本异能风格的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下山历练,她有她的目的,他亦有他的野心。有人前来闹事?不怕,师徒联手,不要命的就来!画风很正常,可,无形之中,徒弟却盯上了师父!“师父,你很好!”某徒弟板着张脸一本正经道,耳尖却悄悄红了。“嗯,为师知...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当初她这个徒弟收的就不明不白,虽说当时她是喝了酒,可一个尘世的凡人,还是一个孩童怎么就偏偏跟着她,追着要做她的徒弟?

有些事情不是没有察觉,只是没有必要深究,若是深究……不知还会扯出多少不知深浅的的东西。

浅陌欠了欠身,转过身,平静地看着正站在门前,皱着眉头的谦哥。

过了这么些年,当初那个会脸红的孩童现如今已经成了翩翩公子,若是随她一起入了世,不知道会不会惹一些不必要的麻烦?听说,女妖都是喜欢一些俊俏的。

可若是让他呆在这矶山上,他怕是要不愿了。更何况,她浅陌的徒弟一定不能是个窝囊废!这次入世,正好可以让谦歌好好历练历练。

浅陌想得正入神,落入谦歌眼中却变了样。

只见红纱从对面那人白~嫩如霜的皓腕滑下,露出了雪白的玉~臂,单手支起下颌,望不见底的眼眸紧紧盯着他。

红与白的视觉冲击让谦歌立即撇过了头,不愿再看。

“谦歌,你来这矶山上有几年了?”

“回师父,八年!”

躺在竹椅上的人听了,好似惋惜又好似自言自语道:“原来才来了八年!”

谦歌不知浅陌为何会突然这么问?难道是想赶他下山么?当初,她就不愿意收他为徒,还是自己死皮厚脸撒了谎才被留下来了。现在,终于要把当初没有做完的事情,做完了么?

他发现好似自从这次出关后,自己的心就一直处在水火之中,百般煎熬,不得一丝一毫的放松。

前师父不久前才给他下达了命令,如果这次被赶下了矶山,昆仑巅恐怕也是回不了了。以他现在的修为,算得了什么?上不上,下不下,只会沦为一个笑话。

浅陌不知他所想,八年时间对于一个凡人来说,或许长久,但对于一个修仙的凡人,只能说,不算什么。本该让谦歌继续熟悉心法,可等了三万年的她等不了了。

看了眼表情痛苦的谦歌,浅陌从竹椅上坐起,迟疑道:“若是让你入世?你可愿否?”

真……真是如他所想吗?一瞬间,谦歌仿若置身于千年寒冰之中。

双眼悲痛地望着浅陌,竟是连话也说不出来,只对着浅陌麻木地摇了摇头。

竟是不愿?浅陌内心讶然,在山上的这几年,谦歌可是夜以继日的修炼,有时,她还担心谦歌急于求成,入了魔。入世历练,可是修炼的绝佳机会,她没想到谦歌竟然会拒绝。

“既如此,你以后就留在矶山上吧!此次,为师要入世一趟,完成一个未了的心愿,本想带你入世历练历练,没想到你竟会不同意,呵!”浅陌轻笑一声,“记住,在山上的这些日子万不可出了为师的结界!”

这样的结果,谦歌是万万没想到的。溺水久了,魂都丢了,突然有人把你拉了上来,还告诉你,你还活着。

“师……师父,您是说要带谦歌入世历练?”谦歌生怕刚刚是自己的幻听,发颤的的声音杂夹着疑虑与惊喜。

浅陌不知他发了什么疯,刚刚还一副不想入世的表情,现在怎么好像快要飞仙了般,这样欣喜?上下打量了谦歌几眼,浅陌暗中得出了一个结论:谦歌修身不足,以前是自己看走了眼。

“嗯!”浅陌不轻不痒地应了一声,既然已经交代清楚了,便不再浪费时间,起身往竹门外走。

愣在竹门前的谦歌就这样,直直地看着浅陌向他走近。待浅陌离他还有几步之遥时,他突然上前,一把抱住了浅陌,欢喜叫道:“太好了,师父!”

此时的谦歌完全像一个得了糖的小孩,高兴的不得了。

可被抱的浅陌感觉此时此刻头顶上天雷滚滚,她竟然……竟然被一个小毛孩抱了?这六界之中,凡是遇见她的,不是躲就是逃,就连曲魂那小儿来了她的竹屋,都要离她三步之遥。

这混小子,他知道自己现在在做什么么?

回过神来,浅陌冷了脸,冷声道:“放肆!”

这冰冷的声音令谦歌立马回了魂,烫手山芋般放开了浅陌,后退了到了竹门外,做老成状,恭敬道:“徒儿知错,刚刚只是听师父说要带徒儿下山历练,高兴坏了,做出了有失体统的事情,还请师父责罚。”他这番话说得一本正经,可耳尖却悄悄红了。

“哦,你刚才不是不愿下山么?”浅陌转了一个身,来到了竹桌旁,倒了一杯翠叶竹,拿在手中晃了晃,却迟迟没有入口,那样子,好似在等待谦歌的答复。

不知什么时候垂下了头的谦歌支支吾吾来了一句:“刚才以为没有师父陪伴……”

他就知道师父会问他,以后,对于师父的话,一定要问清楚了再回答。不然,自己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浅陌只当谦歌还是孩子心性,出了家门还要大人陪着,摇了摇头,喝了一口茶,淡淡道:“去收拾一下,收拾完了立马来见我。”

“是!”谦歌应了一声,匆忙出了竹屋,向他的小屋子走去。

半盏茶的功夫不到,谦歌便背着一个灰色包袱出现在了浅陌面前。

浅陌把茶往桌上一搁,起身出了竹屋,谦歌按捺着心中的激动,紧跟其后。

“师父,我们要去什么地方历练啊?”

“人界墨城——白~虎岭。”

下了山,师徒二人走在街道上格外的显眼,在山上呆了几年,突然被这么多双眼睛盯着,谦歌有点不自在。

偷偷看了一眼身旁的浅陌,发现对方好像没有发觉般,旁若无人,自顾自地走着。没办法,他也只能硬着头皮走了。

师父都不在意,他在意个什么?

当走到街道的尽头,出了矶城,浅陌望着前面错综复杂的小道,突然停了下来:要是就这样走到墨城,要走到何年何月?

转身看了一眼身边的谦歌,犹豫了半晌,“把手拿过来!”谦歌不知师父的嗓音为何要比平常冷了几分,却还是乖乖地把手伸向了浅陌。

浅陌搭上谦歌的手,消失在了原地。

在两手相碰的那一刻,谦歌脑海中只有一句话:师父终于主动亲近他了!

尽管,只是不得已。

猜你喜欢

  1. 历史小说
  2. 重生小说
  3. 豪门小说
  4. 轮回重生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