得得文学网—热门的小说推荐平台!

你的位置: 首页 > 小说库 > 职场 > 贪欢成瘾:总裁,你轻点
《贪欢成瘾:总裁,你轻点》小说大结局在线试读 傅言风顾迩小说阅读

贪欢成瘾:总裁,你轻点白露为霜

主角:傅言风顾迩
小说主人公是傅言风顾迩的小说是《贪欢成瘾:总裁,你轻点》,这本小说的作者是白露为霜最新写的一本总裁豪门类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人人盛传,傅言风生性冷淡,性情不定,流连花丛,却在一夜之间,对一个女人死心塌地,那个女人叫顾迩,一个沉寂了一年的前当红女星,而她因为拒绝一次潜规则而惨遭封杀,而她如今,却不得不复出,只是因为,她年幼的...
状态:连载中 时间:2018-09-17 14:59:59
在线阅读 放入书架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 章节预览

傅言风语气一如既往的狂妄,一如既往的……刺耳。

这个男人真是不遗余力地提醒着她这个下等人和他的区别,像是巴掌狠狠打在脸上,刺痛感很清晰。

她就是傅言风的一个玩具,一个附庸,没有说不的权利……

“我知道了。”顾迩垂下眼睑,勉强扯开嘴角,轻轻地说道。

她的变化让傅言风有些不适,对着她低吼,“你知道什么了你知道?!”

“我会做好一个情人的本分的。”

顾迩看着傅言风,淡淡地回道,干净的脸上透着几分乖巧。

闻言,傅言风冷哼一声,松开了对她的禁锢,目光透着审视看着她,冷声问道,“怎么变得这么乖了?”

昨天还满身刺,今天变得这么乖巧,女人果真对自己第一个男人有不一样的感情?

傅言风的唇角微微勾起,从沙发旁的小桌子上拿过一个平板电脑丢到顾迩的手里,揶揄地道,“你的奖励。”

“什么?”顾迩疑惑地打开平板电脑,页面还停留在一个视频暂停界面上,还是一个看了一半的视频……

这算是什么奖励?

顾迩更加不解了,点开播放按钮,视频开始播放起来,过没有一会儿就出现她的脸,是昨天晚上他们两个人交欢的视频……

顾迩拿着平板电脑的手抖了一下,脸“噌”地一下就红了,红的可以滴血似的,手忙脚乱地关了视频,转过头怒瞪着傅言风,语气冷淡地道,“我以为你不是这种人!”

居然做出这种下作卑鄙的事情!

她以为傅言风这个人虽然喜怒无常又有暴力倾向,但至少不会无耻,看来还是她高估这个男人了!

“我当然不是你口中说的‘这种人’。”傅言风一字一字地说道,姿态依旧惬意,唇角勾着一抹弧度,似笑非笑,顾迩却清晰地感觉他的脸色也已经由晴转阴了。

喜怒无常的男人。

傅言风转头看向窗外,然后将目光放在顾迩的脸上,淡淡地道,“你错过今天的日出了,海边的日出是最好看的。”

这个地方,真是从早到晚都透着浪漫!

“……”

海边?

顾迩愣住了。

他们还在船上?

这个房间……

啊……记起来了,李浩曾经跟她说过,他特意精心准备了一个房间。

看来就是这个精心布置了摄像机的房间了!

顾迩直直地盯着傅言风,心里琢磨着坏男人果真都是相似的,李浩准备了摄像机,傅言风就顺势用上,他也不是什么好人!

她盯着他看,还以为在她的注视下能看见他的眼里出现哪怕一点的愧疚或者羞耻,然而并没有,他还是那副理所当然的狂妄模样,脸色倒是越来越阴沉。

算上这次,顾迩和傅言风也不过见了两次面,每次都看不透他的怒意是从哪里来,这次也不想去费脑细胞去思考这个喜怒无常的男人的怒意从哪里来。

四目相对许久,久到顾迩不知道该说些什么而在放空大脑的时候,傅言风终于开了口,“不解释一下?”

“解释什么?”顾迩愕然,磁性的声音将她的思绪拉了回来,

“李浩。”傅言风冷冷地提醒道,不难听出他话里的咬牙切齿。

“……”

顾迩恍惚间就想起了昨天晚上傅言风说的那一句话:“我不要的东西,哪怕是垃圾,也没有人敢碰。”

这是在……兴师问罪?

“要解释什么?”顾迩不解地问道。

她是在是搞不懂傅言风是哪里来的这副兴师问罪的架势。

他又不是她的谁,那时候,李浩也没有用五千万将她卖给傅言风啊……

一个活生生的人,像是物品一样明码标价被卖了,真是可笑。

她顾迩的人生本身就是一个可笑的存在。

话音刚落,顾迩就看见傅言风唇角的弧度消失了,他突然将她压在身下,手紧紧掐住她的脖子,“顾迩,你他妈的跟我装傻?!”

……

他的行动实实在在地告诉她,不要和一个阴晴不定的男人讲所谓道理逻辑。

她只需要顺着暴君的心意乖乖认错就好。

所以顾迩认错认得很快,她扯开一抹假笑,轻声道,“对不起。”

反倒是傅言风愣住了,他死死地瞪着她,目光带着审视打量着她,想要从她眼里看出什么,可他竟然看不透这个女人。

昔日傲到上天的女人,现在在低头对他说对不起。

不可否认,他觉得很痛快,也觉得很反常。

“你不是要乖巧的情人吗?”顾迩反问道,伸出双手缠在他的脖子上,唇角勾起一抹讽刺的笑意。

她要做的,是一个乖巧的情人,拿钱办事,她知道分寸。

傅言风的脸色稍稍好看了一些,低下头颅吻住她的唇,一番扫虐才开口问道,“哪里错了?”

一副理所当然的模样。

顾迩抿了抿微微肿起的双唇,听见他的话之后笑容也随之僵住,她真的很想拿锤子将这个男人锤死,真是得寸进尺!

但显然她不能,一个乖巧的情人不能对自己的金主下手。

“我不该去找李浩。”

“……”

话落,顾迩就感觉自己的脖子被人握紧的感觉……

显然这不是标准答案。

“我不该去找别的男人!”顾迩连忙改口,扯出一抹假笑。

“你是演员,告诉我,这屋子有多少摄像机。”傅言风的脸色才算好看一些,他松开了对她的禁锢,起身坐回原位,冷冷地剜了她一眼。

那眼神像是恨不得要将她大卸八块似的。

顾迩顺从地起身,走进卧室,目光在房间各处扫荡着,一个,二个,三个,四个……

数到床边的摄像头的时候,顾迩的余光扫到大床上那抹鲜红,在大片的白色的衬托下格外显眼。

顾迩呆滞了片刻,仿佛时间静止在这一刻。

像是大脑里的某根弦突然崩断,下一秒,眼泪从眼眶里肆意溢出来,一发不可收拾。

她终于还是将自己卖出去了啊……

不该哭的,她没有资格哭。

顾迩伸手擦掉眼泪,深吸了一口气,继续数着摄像机,做一个合格的对金主唯命是从的……情人。

在房间里晃了一圈出来,顾迩站在傅言风面前,像是下属面对上司一样报告道,“六个。”

“嗤!”

傅言风似乎等的就是她的回答,他嗤笑了一声,狠狠地瞪着她,冷眼旁观地嘲讽道,“顾迩,你看看你这是什么眼光?”

“……”

刚刚心里的酸涩突然被傅言风的冷意嘲讽冲淡了不少,心里倒是有些……不是滋味?

顾迩很想回答,她第一个找上的人,叫傅言风。

又不是挑结婚对象,找个金主,无非看钱财权势,也要挑人么?

顾迩在心里腹诽了一阵,面上却已经熟稔地堆起了满满的假笑,这副面容像是演练过千百次,顾迩顺着傅言风的心意说道,“是,我不该去找他。”

从小到大,她总是知道该如何审时度势,总是知道该在什么时候做什么时候会让人满意,总是知道该如何做一个旁人眼中的乖巧女孩。

从小到大,她都没有资格任性。

傅言风冷眼看着顾迩满面笑容,忍不住又带着审视的目光打量她,许久才闷闷地开口说道,“你很聪明。”

一字一句,都知道顺着他的心意去说。

一字一句,都十分虚假。

“谢谢夸奖。”顾迩假笑着回道。

“……”

闻言,傅言风黑了脸,“说你胖你还喘上了?”

“……”

看来不是所有人都喜欢虚假,她也不喜欢。

可她从来不会允许自己暴露真实,那样太危险了。

“顾迩,我不准你在我面前装!”傅言风冷冷地说道,声音磁性性感,深邃的瞳仁却幽暗得骇人。

一层又一层的面具,这个女人换得还真的自如!

“……”

这个男人……

他的眼色还真是毒。

顾迩索性收了笑容,走上前在他的身侧坐下,淡淡地问道,“你还不准我做什么?都说出来吧。”

一个合格的情人,应该满足金主的所有要求不是么?

至少,在表面上应该如此。

“……”

傅言风这才看出,这个女人,是在自暴自弃了。

心里突然升起了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别扭感,傅言风皱着眉看她,声音磁性低沉,“我准你把我放在心上!”

像是帝王施舍一般的语气,狂妄十足。

“……”

“我该说谢谢么?”

第一次听见原来连喜欢一个人都要经过一个人的允许,傅言风可真不是一般的霸道。

像是听见了一个天大的笑话一般,顾迩免不了在心里冷笑,看来她是做不了一个合格的情人了。

把他放在心上?

呵,他是准了,可她不愿意。

她不会爱上这样的男人,永远不会。

小时候,她也曾经做过一些童话般的梦,梦想着长大之后离开父母的禁锢,找一个温润如玉的丈夫,有一个温馨美满的家庭,平淡地过完这一生。

她并不是生活在童话中的公主,尽管那时她的家境很不错,但从小父母对她的管教严格,每天数不清的训练让她疲惫不堪,她每月仅仅见父母一面,他们却用那一天对她的学习接连批评,她从来没有听过父母的赞美。他们事事追求完美,这样他们带她出去的时候就有面子了。

她就像是父母用来加筹的奢侈品,从来没有人在意她的感受。

从小,她就知道不能找像父亲那样的男人,不能成为像母亲那样的女人。

傅言风和她的父亲很像,骨子里的冷血,渗入骨血之中的目中无人。

傅言风一样不会在意她的感受,这世上向来都是交易,顾迩很理性,不会傻到去一味付出。

她用身体去交易金钱,她不想连心都卖了。

她不会爱上他,等到什么时候他腻了她,到时候,他们就是陌路人了。

顾迩很期待那一天。

“不客气。”

傅言风很是理所当然地接受了顾迩的“感谢”,唇角浮起张扬的笑意,他将她拉入怀中,指尖隔着浴袍抚摸着她的心口处,轻轻地说道,“顾迩,你的全部都是我的。”

……

顾迩只是笑,尽管没有镜子,她也知道自己现在肯定笑得很丑,笑得僵硬又虚假。

看来她的演技还算不上好,老师常常跟她说,演戏的时候代入角色,把自己变成角色。

她不知道一个合格的情人该是什么样,至少,不是她这样,连假意奉承都做的勉强。

傅言风自然也看出来了,他的笑容瞬间被敛了起来,目光阴鸷地盯着她,低下头颅对着她的嘴唇就是狠狠一咬……

嘴唇被咬破,鲜血丝丝渗出来,他伸出舌舔吻着,像是野兽舔血一般……

顾迩下意识想要闪躲,傅言风却早就快她一步扣住她的后脑勺,加深这个吻……

血腥味在两人口中蔓延开,傅言风眼里的欲望越发浓烈,直到一发不可收拾……

最新小说

书友评价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