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得得文学网 > 小说库 > 言情 > 夜蔷薇

更新时间:2018-09-14 13:42:05

夜蔷薇 连载中

夜蔷薇

来源:天天云作者:寂寞的蔷薇分类:言情主角:花云阿周

主角是花云阿周的小说是《夜蔷薇》,它的作者是寂寞的蔷薇创作的现代言情小说,内容主要讲述:我叫花云,今年17岁,一个普通的高二学生。每天最不喜欢的就是放学回家,因为每次回家我总是看到一些该看到的不该看到的。但是我又不得不回家,为了省钱,妈妈并没有给我办理住校,每天放学必须走半小时回去。...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她又是一笑,眼睛弯弯着看起来非常的祥和,和我以前想象中的妈妈形象一模一样,温柔可亲。

我点了点头,闻着香喷喷的面,我确实饿了。

狼吞虎咽的吃着,她笑着看着我也低着头吃着面,不过吃的很斯文很慢。

突然,她包里面的手机下响了一下,连忙去接,“恩、恩,好,我过会儿就回来了。”大致这么说了几句。

见我看她,她又解释道:“家里面打电话问我什么时候回去,早上出来办事也没有吃东西,比较担心我。”

是她的丈夫么?真关心她啊,她看起来一定过得非常好,我这样想着也朝着她笑了笑。

她把手机收了起来,准备继续吃面,不知道怎么的,也许是没有注意,筷子被她一下碰掉在地上,滚到了我这边。

我连忙低头去帮她捡筷子,然后也拿着餐巾纸仔细擦了干净才还给她。

“谢谢!”她把筷子接到手里,然后继续吃着面,不过也开始和我说着话。

“对了,还没问你叫什么呢?别人都叫我香姐,你也叫我香姐吧。”

“我叫顾云!别人……”别人都叫我小婊子,我的神情有点黯淡,落寞的回道,“别人都叫我阿云。”

“哦,阿云啊,你现在多大了?差不多17了吧?”她又问

我夹了一筷子面吸到嘴里,点了点头:“恩,应该17了。”我不知道我具体多少,但是我那个养母是这么说的。

“那倒是有点对的上,野哥有个女友17年前怀孕,然后回了乡下,不知道为什么却再也没有出现过!”

我心里说不出的滋味,有惊有喜有哀,这么说来这个野哥很可能就是我爸爸,那个女友有可能就是被我养母杀死的亲妈,至于为什么再也没有出现过,是因为死了呗。

“那他现在在哪里你知道么?就是那个野哥。”我声音有点发涩问道。

香姐沉思了一下,想了一会儿说道:“他前些年在华都混的很开,基本所有人都知道他,但是之后发生了一些事情就走了,连带着华都的老人知道些内情的都对他的是噤口不言。”

“那你知道内情么?”我又忍不住追问。

香姐按了按我的手臂:“你不要着急,我慢慢跟你说。”

我点了点头,她继续说着。

“我知道一点是知道一点,但是……”

蓦地,她的声音越来越模糊,我想凑近了听得更清楚些,却觉得头像是灌了铅一样,沉重的抬不起来。

香姐的嘴一张一合着,最后我在她的脸上看到了一丝狡黠的微笑,然后就眼前一黑,什么也看不见了。

-

再次有意识。

是我的耳边先有了对话的声音,我的眼皮依旧沉重着睁不开。

模模糊糊中,似乎是两男一女,而那个女人的声音就是香姐。

“这个丫头是个雏,收你们3000,你们不亏,不能再讲价了,我也废了好大劲的好吧!”

“你废好大劲?我们哥俩还不知道你?不就是两句话的功夫?3000块就到了账,后面我们还要慢慢调教。”

“那不也得废口舌么?你以为那么好骗?这多长时间我才能骗上一个啊!反正3000块一分不少,不然你们以后就别想在我这里讨到好处!”

“好,3000块就3000块!”

接着就是掏钱、数钱的声音,我就这么被卖了!

我没有立即睁开眼睛,静静的等着,香姐拿着钱就离开了。

两汉子开始商量着怎么处置我,其中一个人似乎已经等不及的样子,迫不及待的说道:“看看这丫头嫩的,

真水灵啊,不然我们哥俩先尝尝鲜怎么样?”

另一个霉了他一顿,“尝尝鲜?那怎么回本?不知道只有开苞才赚钱啊?”

“行了,你也别想了,等以后开了苞再尝也是一样的,我们先去吃饭!”

就听见‘啪’一声,应该是后面的那个人拍了前面那人的脑袋。后面那人摸着头喊着疼,两人‘哐当’一声关了门出去。

我睁开了眼睛,头还是很沉重,显然是刚才吃面我捡筷子的时候那个女人给我的面里下了手脚。

这个女人看起来一副良善的样子,竟然也不是个好东西,我暗恨自己怎么就这么好骗,怎么就看着一个人长得良善就相信了呢?

此时我恨不得伸手打自己几个巴掌。

可是我的手脚软弱无力,我转着脖子打量着整个房间,房间不大,两米宽四米长,除了我身下躺的一张床、零散的杂物,什么都没有。

光线昏黄,一面墙上方有一个不足50公分高的钉死的窗户,斜斜的透着光进来。

我挣扎着爬下了床,朝着门口走去,门被反锁了锁的死死的,用力拽没有一点点反应。

我又朝着那窗户走了过去,垫着脚尖,勉强够到了一点,有一个空的油漆桶,我倒扣了过来,爬了上去。

这才发现,这里是二楼,外面就是马路。

可惜窗户是钉死的,不然从这里跳下去,虽然会骨折,但是应该会获救。

我试着去扒了扒窗户上的木头,钉子很死,徒手扒不动,要用工具翘才行。

我又回头扫视了一下房间,没有什么工具,早就防着这一手了。

就在这个时候,外面突然传来了一阵脚步声,我连忙下来,将油漆桶摆好,重新躺到了床上。

门锁被打开的声音,门被轻轻的推开,一个猫着的脚步轻轻的靠近,他的呼吸声很重,很显然就是刚才那两个男人其中的一个。

我不敢睁开眼睛,呼吸尽量保持平缓,一双手就朝着的衣服里面探了进来,开始摸着我。

他咽了咽口水:“这皮肤真水灵啊,就是瘦了点。”

我一听,就知道是刚才后面说话的那个男人。

思索之间他的身子朝着我压了过来,没有脱衣服,就这样磨蹭着我,我心里一阵发麻,一股冲鼻的男人味儿钻进我的鼻子里,呛得我难受,差点没有忍住喊了出来。

我全身绷紧着,呼吸都乱了,咬着牙忍着、忍着……

我能明显感觉到他已经硬挺挺的了,顶着我特别难受,他的呼吸声越来越重,手拉开了我的裤子拉链,探了进去……

猜你喜欢

  1. 奇幻小说
  2. 空间小说
  3. 宫斗小说
  4. 轮回重生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