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得得文学网 > 小说库 > 武侠 > 剑酒琴侠

更新时间:2018-09-14 10:18:07

剑酒琴侠 连载中

剑酒琴侠

来源:落初文学作者:牧小木分类:武侠主角:李贤

最近有很多小伙伴再找一本叫《剑酒琴侠》的小说,是作者牧小木写的武侠风格的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一段陈年旧事,三个笑看风云的侠客,行侠仗义间,无意中卷入了朝堂背后的阴谋。为了自己的亲人,他们行侠,扫清江湖的阴霾。...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清晨,萍欣早早的来到门口,家惊蛰和处暑瞧见萍欣笑着说“谷雨姐,在这'z还舒服吗。”萍欣知道他们打的是什么主意,她说:“没有你们在的时候,可舒服了。至少没有人烦我。”惊蛰说:“谷雨姐,门主给的任务是什么啊?”萍欣说:“很简单,盯着伏虎和魔影。”惊蛰吃惊的说:“他们也来了?喂我们可打不过啊。”处暑也说:“是啊。打不过啊。”萍欣说:“没叫你们去打架,主要是观察他们就好了。最新情报他们出手的概率几乎为零。对了我们二十四节气使要站队了。我们和太子一队。”“随便吧。那门主呢?”“他去找文先生了。”

文先生住宅。剑侠轻叩两下,一位小青年开门问到:“你找谁?”剑侠说:“找文先生。故人来访。”小青年说句稍等,就关了门,几秒后他看门说“请进。”剑侠看见,这个小屋,只有着几个简单的房间除了大厅和个小房间,其余的都堆满了异物。文先生坐在大厅的摇椅上看着天花板,呆呆的出神。剑侠,拍拍他的肩膀说:“我来拿东西了。”文先生说:“你来了。到密室里,细谈。”

密室内。文先生泡了一杯清茶端到剑侠面前说:“尝尝,这儿的绿茶。”剑侠说:“大漠里水源缺的厉害,你这儿竟然能喝到绿茶。”文先生说:“不过是略有些机缘罢了。剑侠,你这次来带了多少人啊。”剑侠说:“三个。谷雨,惊蛰,处暑。文先生,要是你当年不退出的话,你就是新一代的夏至。”文先生苦笑着说:”心气太高啊。否则的话我也就不会去皇宫里偷剑了。我从京都一直逃到这儿,每天都是有人在追杀我。只有这我算是个高手。“剑侠拍拍他的肩膀说:”今天你做好选择了吗?“文先生说:”我做好了。剑侠,无名剑就在你后面的匣子里。你可以把它拿走了,只是我好奇,你给这个无名剑的主人选的是谁?“剑侠说:”不是我选的。我就是个跑腿的,它的主人是酒侠选的,作为给华山派大弟子的定婚之物。“文先生愣了许久,才说:”怪啊。“

剑侠拿着无名剑看了一眼就把它放到了布袋里,文先生迟疑了一会,说:”你知道前朝宝藏在哪吗?“剑侠说:”我对于这个宝藏不关心。“文先生说:”我知道你不关心。可是酒侠关心,对于这些事他的好奇心最重。“剑侠盯着他的眼睛,看他的眼睛里没有闪烁的狡黠,才说到:”说。“文先生说:”我知道藏宝图就刻在无名剑上,而无名剑分为三柄。我不知道具体的地点,可是你手上的这把剑,刻的是昆仑山。“见剑侠没有反应,文先生又说:“剑侠。我绝对没有说谎。”剑侠回过神说:“我不是那个意思。我是好奇,你为什么不去看看?”文先生说:“雪山派,站队了。”剑侠默然。

这时,小五敲了敲密室的门,说:“先生不好了。他们攻进来了。”话音未必,一支箭射穿了小五的脖子,鲜血染满了密室的门。密室的门缓缓的推开,文先生出来看了看小五的惨状,一丝阴狠涌上心头,他看着院子里的黑压压的人说:“你们是天都帮的吧,叫你们的帮主出来说话。“前方的人墙让出了一丝缝隙,田萧挤出缝隙看着文先生说:”我的东西呢?文先生,你不会不知道吧。“文先生说:”田萧。你不是他的有缘人,我知道你不是主事的,叫那位黑衣人来说吧。“田萧没想到这位文先生的情报这么厉害,眼睛一眯抓起大刀就要会会文先生。这时一只手挡住了他,他不满的看了一眼是那位黑衣人,立马尊敬神情出现在脸上。

黑衣人说:”文先生,你的人马,我早就收拾完了。整个护水队,就只有你一个人了。要是你选择投降并选择献宝的话,我们还可以成为同僚。“文先生哈哈大笑,他拿过一旁的长枪说:”文某好久没有舞枪了,来你们要是打得过我,那么我自然成为你的同僚。否则的话,你们就去死吧。“说毕,他冲向黑衣人,黑衣人闪身躲开冲向密室,边冲边说:”田萧。帮忙挡一下,我去拿剑,事后庆王那必给厚赏。“田萧不满的看着黑袍人,无奈他是上司,一股气就撒向了文先生。此时的文先生持枪左拦右挡,围上来的天都帮的人挨着边的就是重伤,前面的人高呼后退,而后边的人还是挤了上来。文先生的枪,这一次终于再次出现在江湖上,曾经他的枪让人恐慌,现在依旧。天都帮的一众高手终于围住了文先生,田萧说:”文先生。没想到你的枪依旧强悍,可是你再厉害,你打得过我们联手的吗?“

文先生看看周围,笑着说:”哈哈。我的任务完成了,哈哈,我知道我是你们天都帮的眼中钉,来呀,杀我呀。“田萧发现此时的文先生和以前的不一样了,以前的他畏手畏脚的,现在他突然间,不畏惧似乎没有了负担,这样的他是个危险。田萧说:”动手杀了他。“他率先冲了出去,挥舞大刀,直取文先生,文先生,长枪架住田萧的大刀,双腿上蹬踢翻了田萧,翻身就出了田萧的攻击范围。左边一个持剑的大汉,右手舞剑,攻上了文先生的左腿,文先生左脚一抬重重的踩在了那把细剑上,他的右腿却被一条铁链拴住,蹬不开。他的后方,弓手早已锁定了他。“嗖嗖。“几只铁箭钉在了文先生的后背上,有一只直接穿透了他的胸膛,文先生喷出一口鲜血,他用自己的力气将那位舞剑的人重重的钉在了地上,说:”还有谁?“鲜血染满了他的衣服,一直滴在地上,像极了一个修罗。田萧竟然有了胆怯,他知道今天必须将他杀死,不然这是一身的噩梦。

就在他要动手的时候,三个身影从远处冲了过来。一个手里拿着峨嵋刺,眨眼间就将那位拿着铁链的家伙戳了十几个洞;一个手里惦着几块原石,探手间几块原石如流星般飞出,打飞了弓手;一人大斧飞出砸断了铁链,顺势接住了快要倒下的文先生。眨眼间,田萧就看见自己的手下都死于非命,他知道来的都是高手,他忍住了复仇的心,问道:”来者何人。“那位惦着石子的人说:”处暑。“扔大斧的说:”惊蛰。“舞着峨嵋刺的人揭开自己的面纱,说:”谷雨。“田萧大惊:”萍欣?你是谷雨?二十四节气使,你们,你们怎么会在这儿。“二十四节气使是个杀手组织,别人出钱发任务,他们就接任务,他们出手只有成功,没有失败,在江湖上也是有着很大名气。

原来,他们在外围看见大批的天都帮的帮众,兵分两路一个去找了护水队的基地,一个直捣文先生的住宅。初起他们不以为然,可是许久都没有见门主出来,此时空气中的血腥味越来越重,他们担心门主的安危,便冲了过去,正好看见文先生被围攻,这时他们才知道眼前的文先生就是当初无故退出二十四节气使的前任夏至,是他们的老大哥。田萧结巴的说:”你们,你们认识他。“萍欣说”他是前任夏至,是二十四节气使的老人。说,惹了节气使,我们该怎么做。“”杀。“惊蛰和处暑,怒气冲冲的说,他们的杀意,让田萧感到了害怕,他转身就跑。惊蛰低吼:”狗贼受死。“他提着大斧就冲了出去,田萧听见身后的破风声,跑的更快了,可是他跑的再快也没有惊蛰快,被惊蛰一斧子劈成了两半。

处暑扶着文先生,颤抖的说:”文哥。你忍住,我,我给你把,把这只剑拔了。“文先生虚弱的抬起一只手,说:”不用了。我的时间不多了,不要哭。你们,你们要好好的辅助剑侠。“

黑衣人,绕开文先生,直冲密室,他知道无名剑就在密室里。可是他不解的是文先生为什么不拦他?这个问题的答案,当他在密室门口的时候,就知道了,”剑侠。“黑衣人苦涩的说。剑侠看着黑衣人,来了句:”听闻庆王那个也有着四大高手,不知你排第几。“黑衣人说:”第四。叨饶了,我这就告辞。“说完,就要往外溜。剑侠拔出剑搭在黑衣人的肩膀上说:”原来是徐家老四,徐虎啊。你跑啥啊。“黑衣人说:”我无意招惹剑侠,还望剑侠高抬贵手。“剑侠说:“你们四人投靠了庆王我不管,可是这无名剑你拿不走。”要是有人看见这剑侠拿的剑一定会掉下巴的,因为他拿的是木剑,顾名思义就是用木头做的剑。可是江湖上没有人小瞧剑侠的木剑因为,在这柄木剑上有无数的人而重伤。徐虎想到了什么,他说:“剑侠。你投靠了太子?”剑侠淡笑道:“没有投靠。只不过是站队了而已。徐虎,你们有没有后手啊。”徐虎说:“没有。剑侠,恳请高抬贵手,我不会掺和沙城的事了。”剑侠随手敲晕了徐虎,看着院里的狼藉和血腥,他跨过一个又一个的尸体,走出了大门。

前方处暑抱着文先生大哭,萍欣瞧见剑侠,急忙过来说:“门主。文先生他……”剑侠拜拜手说:“我知道。但是你知道吗,文先生必须死。”萍欣不理解,她问到“门主为什么这么说?”剑侠说:“他知道的太多了。”剑侠蹲着身看着文先生,文先生说了句:“门主。”这是他多少年来第一次叫剑侠门主,也是最后的一次。他的生命气息一丝一丝的从眼睛里流走,剑侠闭上了他的眼睛,轻声说:“你做的很好了。处暑按照二十四使的规矩办吧。”二十四使的规矩,就是一旦有人死去,那么他会就地火化,他的骨灰会带到总部埋葬。

近千人的天都帮如今只有四五百人,他们缺少了首领,失去了指挥,在那乱哄哄的抢夺护水队宝藏。一位手持镰刀的女子站在街道另个出口,看着乱哄哄的场面。她一身黑色劲装,头发扎的很高,眼里杀气腾腾,和她的头发高度相比只高不低。她动了,街道上的只要有一个活口都会死在她的镰刀下。她每一次挥舞都有一个人头落地,每次挥舞都有一个生命被带走。那些帮众看见眼前的这位活修罗,一个一个的往后退去,他们才从文先生的枪下逃走,结果就遇到了这位杀神。她的身上,不知被那些鲜血染了多少次,她的镰刀一直在滴血,一直在收割生命,她的镰刀似乎在吸收鲜血,每一次被鲜血侵染后,它的颜色都会加深,变的越发的漆黑,恐怖。剩下的人中,不知谁说了句“魔鬼啊。”无数的兵器扔到地上,向着城中心跑去,那些帮众脸色苍白,眼里透着惊恐。剑侠他们看着这奇怪的一幕,好奇又有谁来了。

镰刀女子走到文先生的院内,看着倒地的徐虎,过去一脚把他踹醒,然后打量着大厅。徐虎醒来看着眼前的女子恭敬的说:“林小姐。”“嗯。废物。”镰刀女子骂了一声,才说到:“剑侠呢。”徐虎说:“应该到城中心了。”

城中心,剑侠看着眼前走来的女子,说:“没想到。你也来了。”女子说:“我不能来吗?”一旁的铁匠铺,伏虎和魔影透过窗户看着眼前对峙的双方,说:“没想到她来,看来它站队了。魔影,你不站队吗?”魔影说:“没兴趣。你说他们谁会赢?”伏虎说:“不知道。他们见面无数,每次都要动手,可是剑侠只躲不攻。”惊蛰和处暑,看着眼前女子发出的惊人的杀气,打了寒战说:“怎么又是个高手,谷雨她是谁啊。”谷雨说:“她是秋叶的大小姐,林音。”

林音说:“我这次来有两个目的一,无名剑我要拿走;二,我猜酒侠知道我哥的消息,告诉我酒侠在哪?”原来她还不知道她父亲和她哥的协定。剑侠说:“这两点,我都做不到。林音,没想到你们秋叶也站队了。”林音说:“不用你操心,既然你给我那我就自己抢来。”她拖着镰刀,冲向了剑侠,站在后面的徐虎见状赶紧溜,他知道林音要发火了,她发火可是很可怕的。谷雨他们看见逃跑的徐虎也追了过去,徐虎的功夫对上谷雨或许可以,可是对上三人可就只有挨揍的份,最终他被处暑一石子打趴在地上,半天都没有起来。此时场上只有剑侠和林音。

林音挥舞着镰刀,一直攻击着他的下三路,剑侠背着手一直躲闪着镰刀的攻击。镰刀狠扫他的腰间,木剑朝下挡住镰刀攻势,镰刀上挑,刀刃戳向胸间,木剑轻拨,将刀刃拨到一边,镰刀回抽翻身攻击他的头部,木剑上架死死的挡住了她的攻势。镰刀前推,刀锋指向他的肩膀,木剑横挡,他顺势下趟从镰刀的下方划过,瞬间该挡为点,剑尖戳在她的小腹。剑侠说:“你输了。”多年交锋,这是他第一次进攻。林音知道这是木剑,要是铁剑,自己早就重伤了,况且他并没有出全力,顶多就是玩玩基础剑法,可是自己已经出了七分力,周围遭到破坏的地面和被一分为二旗杆,就是证明。她抱着杀意,可是他却只是切磋的心态。剑侠抽回木剑,林音也拿回了镰刀。

林音注视着剑侠,剑侠则是注视着铁匠铺。一轮结束,尸横遍野只是第一步,该第二轮了。

猜你喜欢

  1. 百合小说
  2. 穿越种田小说
  3. 民国小说
  4. 虐恋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