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得得文学网 > 小说库 > 穿越 > 笑红尘之穿越东西晋

更新时间:2019-08-21 17:04:15

笑红尘之穿越东西晋 已完结

笑红尘之穿越东西晋

来源:幻想书院作者:漠漠轻寒分类:穿越主角:水涟漪林啸风

完结小说《笑红尘之穿越东西晋》由漠漠轻寒倾心创作的一本穿越架空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水涟漪林啸风,内容主要讲述:她可是洛阳第一美女,可是偏偏有人有眼无珠——我要远离红尘!本想到历史的角落里舔舐伤口,可是——穿越就穿越呗,偏偏和法场结了缘,先是身不由己撞倒了刑场上的刽子手,被当成了劫法场的“歹人”,后来又糊里糊涂...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水涟漪本想在建康城好好的玩几天,但是林啸风一刻也没有停留,急匆匆的出城向南而去。水涟漪忍不住问道:“喂,干什么这么着急?又没有追兵!”

林啸风解释道:“谢朗可不是君子,说不定我们出来后他便要去告发我们,所以我们得走为上计,千万不能被桓温的人捉到!特别是你呀,若是被谢朗或桓温给抓到了,能有什么下场知道吗?”

“谢朗有那么差劲吗?你们两个怎么既是故人又像是敌人?”水涟漪十分好奇,因为看起来林家和谢家应该是通家之好,但是看林啸风和谢朗的关系却又实在不怎么样。

“哦?你倒是不太笨啊!这都看得出来!”林啸风笑了一笑,不等水涟漪反驳,马上接着解释道:“那家伙是个酒色之徒,从小就不学无术,以大欺小,可是我从不买他的帐,小时候即使被他揍得鼻青脸肿,我也从不讨饶,后来我长大了一些,他打不过我了,经常被我狠狠的揍一顿,便跑去向他爹告状,他爹斥责他不中用,反过来还要夸奖我,所以,我俩从小就是冤家。”

“就为这?你们俩能结怨?也太小题大作了吧!”水涟漪嗤之以鼻。

“当然不是,后来雪儿到我家来了,谢朗隔三差五就往我家跑,有一次喝醉了,竟然要非礼雪儿,正好被我撞上,让我痛打一顿,后来他爹知道了,差点把他打死,所以他就更恨我了,我也更瞧不起他了!”林啸风见水涟漪打破沙锅问到底,只好全盘托出。

“原来是这样!这样说来,他确实不算好人啦!”水涟漪点点头。

“所以,以后如果再见到他一定要避而远之,这样的人可千万不能招惹!”林啸风知道这个丫头可是胆大包天,大概什么人都不怕,所以为了安全起见,再一次嘱咐水涟漪。

“我才不怕他呢!”水涟漪很不以为然,“他还能把我卖掉不成?”

“恐怕不止是卖掉!”林啸风并非危言耸听,不过下面的话不知道怎样说好,只希望水涟漪能明白。

“那他还敢怎么样?把我剥皮挖心吗?”水涟漪真是笨的可以,带着一脸的不服气向林啸风追问。

你也太笨了吧?这都不明白?林啸风心里好笑,但是没敢这样说出来,恐怕城门失火,殃及池鱼,因此小心的提示道:“你是个姑娘家,如果被色狼抓到会怎么样?”

“会怎么样?啊他敢!”水涟漪终于听明白了,顿时火冒三丈,“他要是敢非礼我,看我不剥了他的狼皮!”

“好了,我知道你厉害,可是干嘛自找麻烦呢?还是离他远一点吧!”林啸风真可谓是苦口婆心,自小到大,还从没跟人这样有耐心过,特别是跟女人!

“哦!好吧!”水涟漪终于知难而退了,“可是我们现在去哪呢?”水涟漪又问道。

“会稽!你不是一直想游山玩水吗?会稽的水可是一流的!”

“会稽是哪?”水涟漪在头脑里想不出会稽这个名字。

“会稽就是会稽!你不是什么都懂吗?怎么会稽这样出名的地方你都不知道?”林啸风故意调侃她。

“谁说我什么都懂?我自己说过吗?别给我扣帽子!”水涟漪愤愤不平的反驳。

林啸风见水涟漪皱起鼻子,伸手在她的鼻子上捏了一下,转了话题:“才女,你居然还会写诗,真是看不出来!你在谢府门前念的那首诗是什么?为什么说‘旧时王谢堂前燕,飞入寻常百姓家’?王谢两大家族盛极一时,怎么会成了旧时?”

水涟漪本想告诉他这是唐代的刘禹锡的诗句,但是转了转眼睛,想到根本解释不清,于是强词夺理的说道:“再盛大的家族也有衰落的时候,总有一天人去楼空,只剩一个名字罢了!”

“说的也是,不过我总觉得你好像看见了他们的结局一样,你呀!总是这样神秘,你到底是谁呢?”林啸风托起水涟漪的下巴,看着她的眼睛痴痴的问道。

“我是一个妖怪,唔,一个很凶的妖怪!你怕不怕?”水涟漪把尖尖的十指弯做爪形,向着林啸风煞有介事的挥舞着。林啸风握住她的嫩白的手指,温柔的摇头道:“我不怕,不管你是什么,你也逃不出我的手心!”

“哼,自大狂!”水涟漪听他如此自信,忍不住泼一盆冷水。不过林啸风并不在意,只是笑着看她,那神情水涟漪忽而面红耳赤起来,忙转过脸去望向车外,不敢再看他。

在林啸风的眼中升起无限的爱意,娇羞无比的水涟漪是这么可爱,她直率天真,见多识广,又是天生丽质,让人一见便要倾心,不行!以后一定要紧紧跟在她身边,严密注视她的行踪,否则不知有多少自认为风流潇洒的人物会找机会接近她,若是她被别人骗走了,那可不妙!想着想着,林啸风不由自主的把她揽到怀里,水涟漪吃了一惊,不满的低声嗔道:“你干什么?被人看见!”

林啸风把嘴凑到她的耳边,轻轻地说道:“我忽然害怕起来!”

“你怕什么?你不是什么都不怕么?”水涟漪当然不知道他怕什么。

“我怕你在半路上被别人骗走了,我可就看不见你了!”林啸风一脸认真的说着。

“说什么呢?你当我是小猫小狗啊,被人能用骨头骗走!再说,有你在我身边,凶神恶煞一般,有谁敢接近我,恐怕你一刀便把他给宰了,还能容他骗我?”水涟漪的语气不无夸张,但也不是信口胡说,一路上不管是在酒店还是茶楼,如果有人盯着水涟漪看来看去的话,林啸风一定会狠狠的瞪那人几眼,甚至抽出宝剑放到桌上,直到将那人吓走为止。

听她这样说,林啸风得意的笑了,这才是最好的结果,最好所有的人都识相,别来招惹水涟漪,否则,他一定会很后悔的!

在路上又奔波了几天,终于到了会稽。二人先找了客店休息整顿一下,然后悄悄地拜访了谢安。水涟漪本以为谢安应该是个非常威严的人物,一见面才知道,谢安只是个文弱的书生,和和气气,没有一点架子,他的说法和谢道韫一样,水涟漪不由从心里赞叹谢道韫的眼光敏锐,颇有政治头脑。只是可惜,没看见谢道韫长得什么样子。

在回客栈的途中,水涟漪不由叹了一口气。

“怎么了?你感叹什么?”林啸风忙问道。

“我是在可惜,没有见到谢道韫的模样,这么有名的人物,居然没看到她的相貌,实在可惜!”水涟漪又叹口气。

“谢姑娘虽然才华横溢,但是相貌不过中人之姿,你没见到谢朗吗?谢姑娘和他的相貌有些相像,当然比他好看一点!”

“对了,她为什么要蒙着青巾?就因为她不是很美吗?”水涟漪忽而想到这个问题。

“咱们东晋的不成文的规矩,大家的妇女若是见男客,一定要用青巾蒙面,否则会被人耻笑!你不会没听说吧?”林啸风耐心的解释着,同时也奇怪水涟漪怎么这样众所周知的问题也不知道。

“我当然没听说过,我又不是什么大家的小姐!什么破规矩!害得我没见到真人之面!”水涟漪仍然心存遗憾,愤愤不平的抱怨着。

“哦!不过没关系,以后也许还有机会,说不定等谢姑娘出嫁之时,我们还能来喝她的一杯喜酒呢!只是不知道有谁这样好运气,能成为谢家的入幕之宾。”

“我看你们倒是很相配的,你喜欢过谢姑娘吗?”水涟漪向来爱顺嘴胡说,此刻也是如此。

林啸风不满的白她一眼,“在建康时,我和她一直是好朋友,那时大家还小,哪里说得上什么喜欢?”

“喜欢也是白喜欢,谢姑娘是要嫁给王羲之的二儿子的,不会嫁给你!王谢两家联姻,是东晋的一件大事,谢安可是为侄女千挑万选才决定的!”水涟漪想到了历史中写到的这件事,顺嘴说出来。

“什么?你怎么知道?”林啸风当然奇怪。

“历史书中写着的啊!”此话说完,水涟漪才发觉失言,忙用手捂住嘴。

“什么历史书?哪一本书?”林啸风更是不知她所云。

“好啦好啦!我乱说的啦,你别当真行不行?”水涟漪怕他再问,一边摇手,一边跑到一旁的酒楼上去。

这座酒楼生意兴隆,虽不在饭口,但是也有不少人在里面喝酒饮茶,三个一群五个一伙的“清谈”,水涟漪知道东晋流行“清谈”之风,而且都是谈些自以为清高的题目,因此也不感兴趣,想找个僻静的地方坐下。四外观望,只见西南角处有两张空桌,旁边不远有一个人正在自斟自饮,毫不理会众人海阔天空的高谈阔论。

水涟漪走过去,在一张临窗的桌前坐下,林啸风跟过来,坐在她对面。一个服饰洁净的伙计走过来,问道:“二位客官,要茶还是要酒?”

水涟漪一面四下张望,一面说道:“要茶,要好茶,要最好的茶!”楼上众人听得这声清脆的语音,都不禁转头来看,见是一个眉清目秀的书生,又都微笑着扭回头去,继续自己的谈话。

此刻,那正在自斟自饮的人也在叫伙计:“再来一壶酒!”

那名伙计跑过来,十分为难地说道:“陶先生,你已经欠了好多酒钱了,就少喝一杯吧!”

“酒钱过几天我就还,你先拿一壶酒来!”那人带着三分醉意讪讪的说道。

伙计无奈,只得再去拿酒。

不远处一张桌旁的一个三十岁上下的书生打扮的人扭过头来,十分不屑的说道:“糊口都难,还要每日饮酒,真是痴人!放着官不做,非要回家种地,自命清高,偏偏囊中羞涩,这笔账看你何时能还清?”

那自斟自饮的人并不回话,只是长叹一声,依然自斟自饮。

水涟漪心中一动,莫非这就是“不为五斗米折腰”的东晋大诗人陶渊明?对了,一定是他!这可是个大腕儿啊!看到周围人向陶渊明抛去的不屑的目光,水涟漪很为他不平,不由想起了苏轼评论陶渊明的一句话,为了记这句话,当初还被姐姐罚站了呢!想不到今天能用上!

水涟漪一脸严肃的神情,朗声说道:“欲仕则仕,不以求为之嫌;欲隐则隐,不以去为之高。饥则叩门而乞食,饱则鸡黍以迎客。古今贤之,贵其真也!”此言一出,只见屋内数十人的视线均投过来,包括自斟自饮的陶渊明。

小说《笑红尘之穿越东西晋》 第015章:居然遇见一个大腕儿 试读结束。

猜你喜欢

  1. 穿越种田小说
  2. 宫斗小说
  3. 历史小说
  4. 校园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