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得得文学网 > 小说库 > 官场 > 至官无上

更新时间:2018-09-06 15:42:05

至官无上 连载中

至官无上

来源:掌中云作者:江南活水分类:官场主角:陆涛

《至官无上》是作者江南活水写的一本官场类型的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至官无上》精彩节选:小科员陆涛在接连遭受女友背叛、党纪处分、提拔受阻等厄运后,偶然挽救了一位重要领导的名声,并成为省委副 书记的乘龙快婿,开启了权力之门,从此鸿运当头、步步高升,直达仕途巅峰!...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陆涛虽然功夫比较厉害,但因为此刻赤手空拳,后脑勺刚刚又被狠狠地敲了一瓶子,流了不少血,所以在施展开拳脚接连打翻了两个混混后,已经有点头晕目眩、手脚乏力,动作也迟缓下来,又挨了几瓶子。幸好这些酒瓶都砸在肩膀和背部,虽然吃痛,却并不要紧。

就在陆涛感觉到自己快要支持不住的时候,不远处忽然传来一个女子的厉声呵斥声:“住手!我是警察!”

正在围攻陆涛的混混们吃了一惊,忙转头往东边一看,只见在明亮的路灯光下,一个身穿警服的女子站在距离打斗现场两三米左右的地方,双手叉腰,圆瞪杏眼看着他们。

一个混混头目赶紧低声对同伙说:“快跑,这女的是县公安局副政委何莹,号称‘何仙姑’,是公安局出了名的一个泼辣货、母夜叉,落在她手里就惨了!”

那些混混们听说这个身段袅娜、眉目如画的漂亮女警就是大名鼎鼎的“何仙姑”,个个吓得心惊胆寒,在那个混混头子的带头下,唿哨一声往西边落荒而逃,很快就消失在茫茫夜色之中。

何莹快步走到陆涛身边,定睛一瞧,有点惊讶地问:“小陆,怎么是你?你和那些二流子是怎么打起来的?”

原来,何莹跟陆涛租住的房间是一个单元,而且都在九楼,整个楼层就只有他们两户。因为都是穿制服的国家干部,所以两个人偶尔互相打个招呼,有时候何莹家里的灯泡坏了,或者要搬运什么重东西上楼,何莹都会请陆涛帮忙。

只不过,在陆涛心目中,何莹实在是太美了、太有气质了,美得令他经常产生“莫敢仰视”的自卑感,所以每次跟她说话或者帮她做事时,总是莫名其妙地脸红心跳。

在其他女人面前,陆涛历来是神采飞扬妙语连珠的,但不知怎么回事,只要一遇到何莹,他就有点笨嘴拙舌,连一句玩笑话都不敢说,肚子里满腹的才华和幽默细胞也不知跑到哪里去了,连他自己都感到非常诧异……

何莹见陆涛怔怔地不做声,又见他后脑勺在流血,以为他被打出了脑震荡,忙走到他身后,用柔滑的手掌托住他的脑袋,仔仔细细地察看了一下他的伤口,用惊怒的语气说:“这些王八蛋,怎么下手这么狠?我先打110报警,然后送你去医院吧!”

陆涛摇摇头说:“何政委,那些混混已经逃走了,打110也没有用,捉不到的,麻烦你送我去医院吧!”

何莹也知道那些混混们有备而来,陆涛又不认识他们,即使安排警力去搜捕也肯定是做无用功,于是点点头说:“行,我先送你去医院将伤口缝好,再到城关镇派出所去报个案录个口供,以后万一你遇到了那些暗算你的歹徒,就可以报警抓他们了。”

陆涛听话地点点头,让何莹送他到人民医院将后脑勺的伤口缝合,又在她的陪同下到城关派出所报案并录了口供,回到家时已经是凌晨两点多。

在进入房间前,陆涛再次向何莹道谢。何莹笑道:“这有什么好谢的?你不也经常帮我做事吗?快进屋去好好休息一下,别像个老婆子一样啰啰嗦嗦的。”

第二天早晨八点,陆涛头上缠着纱布,先来到肖元桥办公室,向他报告了昨晚自己遭暗算的事情,并一口咬定那些偷袭他的人是柳洪唆使的,原因就是因为他在奥尼尔酒店的问题上没有给他面子,也没有接受他的贿赂,令他恼羞成怒,于是便策划指挥了昨晚的偷袭行动……

肖元桥耐着性子听他说完,把脸一板说:“小陆,你有证据证明昨晚那些袭击你的人是柳总唆使的吗?如果这只是你想当然的猜测,我劝你不要到处乱说,万一传到了柳总耳朵里,他会追究你的毁谤责任的。”

陆涛见他作为一个领导,对自己无故遭受殴打的事情不闻不问,反而指责自己诽谤柳洪,不由气往上撞,急怒之下也顾不得什么忌讳了,圆瞪双眼说:“肖局长,你以为我像个三岁宝宝一样好欺哄是不是?你敢指着自己的良心说没有收受柳洪的好处吗?作为稽查局长,你不仅不替遭到打击报复的下属主持公道,反倒将**歪到违法嫌疑人那边,你不觉得问心有愧吗?”

肖元桥被他说中心病,不由恼羞成怒,忽然抬手在办公桌上猛拍一掌,涨红着脸厉声叱道:“陆涛,你今天是疯了还是吃错了什么药?你什么时候看到我得了柳洪的好处?今天你如果不拿出我收受好处的证据出来,我会报告局党组对你进行严厉处分!”

此时,李湘铭等三位副局长听到这边吵闹,都赶过来劝解,恰好听到肖元桥的话,都用看怪物一样的目光瞪视着陆涛,满脸都是愠怒鄙夷的神色。

李湘铭怒气冲冲地问:“陆涛,昨天我也跟着肖局长去赴宴了,你是不是认为我也收受了柳洪的好处?在你的眼里,我们都是贪官污吏,只有你是廉洁自律的好干部,对不对?你这样血口喷人,难道就不怕同事们寒心?不怕大家对你敬而远之?”

陆涛知道自己当众指责肖元桥收受好处,确实是犯了大忌,甚至可能会激起众怒,心里微微有点后悔,但嘴巴上却并不肯认输,把脖子一梗说:“我所说的收受好处,并不单单是指接受柳洪的红包礼金。你们接受他的宴请,就是一种违规行为,也是一种接受好处的行为,我并没有污蔑谁、诽谤谁!”

说到这里,他也不管肖元桥和那几位副局长恼恨的目光,转过身子扬长而去。

进入办公室后,陆涛摸摸自己脑袋上包裹的纱布,越想越恼火,心里暗暗下定决心:不管肖元桥他们怎么答应柳洪,自己一定要坚持那个偷税的初始结论,绝不让步!

下定这个决心后,陆涛俯下头想去开抽屉,却突然发现中间那个上锁的抽屉被撬开了,而且拉开了一半,心里不由“咯噔”一下,赶紧将整个抽屉拉出来,往里面一看,顿时傻了眼:放在抽屉里的奥尼尔酒店稽查底稿以及那个拷贝了酒店真实账目的u盘,已经被人偷走了!

猜你喜欢

  1. 鬼怪小说
  2. 言情小说
  3. 种田小说
  4. 校园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