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得得文学网 > 小说库 > 言情 > 惊觉相思不露,原来只因入骨

更新时间:2019-08-13 15:30:47

惊觉相思不露,原来只因入骨 连载中

惊觉相思不露,原来只因入骨

来源:七悦文学作者:一夜盛夏分类:言情主角:盛夏裔夜

主角叫盛夏裔夜的小说叫《惊觉相思不露,原来只因入骨》,它的作者是一夜盛夏写的一本现代言情小说,内容主要讲述:为了一个人,她第一次用了最见不得人的手段,换来了不过五年凉薄心冷。你是我年少时的春秋大梦,终于在吹满北风的酒里醒了……...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第19章:究竟是我疯了,还是你疯了?!

萧霁风:“是。”

盛媛雪不甘的望着他:“她已经结婚了。”

“她过得不幸福。”萧霁风说:“她跟裔夜的婚姻走不长。”

盛媛雪:“我们两家要联姻的事情,整个四方城都已经传开,你现在打退堂鼓,你让我怎么办?”

“萧家会传出消息,取消订婚是因为我的原因。”萧霁风说道。

盛媛雪放在膝盖上的手,慢慢的攥紧,“……这不是一件小事,我需要时间跟家里商量一下。”

萧霁风点头。

当晚,盛媛雪喝了很多酒,萧霁风试图劝过她,但是无济于事。

喝的醉醺醺的盛媛雪,踉跄的倒在他的怀里,萧霁风扶住她,以防她摔倒:“我送你回去。”

盛媛雪手臂挥舞着,“我不回去……送我,送我去酒店……我这样回去,爸妈会担心的……”

对于两人取消订婚的事情,萧霁风对她是有些愧疚存在的,所以对于她的这个小要求,就没有拒绝。

“霁风,帮我,去买双运动鞋……出来的太着急,这双鞋不合脚……”酒店里,盛媛雪倒在床上,低声恳求道。

萧霁风幼年一直待在英国,所经受的都是绅士教育,对于女士合理的要求,他通常不会拒绝。

只是,萧霁风不知道的是,在他离开房间后不久,原本醉醺醺连路都走不稳的盛媛雪慢慢的从床上坐了起来,拿过他随手放在桌上的手机,编辑了一条短信出去。

收件人是——盛夏。

走到附近的鞋店,在店员询问的时候,萧霁风才猛然想起,自己并不知道盛媛雪穿多大号的鞋,于是下意识的就报出了盛夏的尺码。

盛媛雪一向是穿37码的运动鞋,而盛夏比她要高几厘米,穿的鞋也大上一号。

“……服务员送来的果汁,尝尝。”盛媛雪将杯子递给他。

萧霁风看了她一眼,“酒醒了?”

盛媛雪按压了下额头,不好意思的笑笑:“让你看笑话了,我刚才洗了个脸,已经好多了。”

萧霁风点了点头,这一来一回他也有些口渴,就喝了两口果汁。

“这家酒店的果汁很不错……”盛媛雪慢慢的朝他走了过来,然后伸手抱住了他,轻声喊了句:“霁风。”

萧霁风一怔,下意识的就想要扯开她,但是刚刚抬手,就觉得大脑变得很沉,“你做了什么?”

盛媛雪一边亲吻着他的面颊,一边低低的说道:“盛夏当年就是这样嫁给的裔夜……我现在不过是效仿她罢了……”

她说,“霁风,我们两家的联姻是多年前就定下来的,从我懂事以来,我就一直把自己当成是你未来的妻子……我不会让任何人夺走你。”

萧霁风试图将她从自己的怀里扯开,一贯温和的面容带上了几分厉色:“你疯了是不是?”

“究竟是我疯了,还是你疯了?!”盛媛雪面上带了抹狰狞之色,“你连盛夏那种女人都能看的上,为什么就不能跟我订婚?我哪里比不上她?”

她是盛家的独女,是从小就受人赞叹的名媛,盛夏算是个什么东西?

一只注定就该生活在下水道里的老鼠。

可就是这只老鼠,两年前抢走了眼里只有她一个人的裔夜,现在竟然连她的未婚夫也要抢走,她凭什么?

她有什么资格这样做!

眼前的女人,眼中狰狞,面上是不顾一切的狠厉,让萧霁风有种很深的陌生感,也让他觉得危险。

他不想要再跟她争执什么,他现在只想要走,离开这里。

但是药劲儿已经上来,他没走两步,就踉跄着站不稳起来,意识也随之很快的消失。

……

盛夏握着手机急匆匆的赶到酒店,萧霁风有哮喘病,这一点很少有人知道,而她恰巧就是知情者之一。

所以盛夏在接到他求救的短信后,没有任何的迟疑,便赶了过来。

房间的门半开着,盛夏踏进来的时候,有一瞬间的狐疑,但是这种疑虑在看到倒在地上的萧霁风后,都消失了。

她蹲在地上,试图唤醒他,“霁风?”

“萧霁风……你醒醒。”

她连喊了几声,都没有任何的反应,便手忙脚乱的准备拨打120。

在第一个数字按下去后,盛夏不知道是想到了什么,心中猛然一泠。

她慌忙准备站起身,只是她才刚有了这个动作,下一秒后脑勺就受到了重击,一阵尖锐的刺痛闪过,她倒在了地上。

在昏死过去的那一刻,她明白了自己进门时,心中升起的那份怪异是怎么回事。

萧霁风如果真的哮喘发作,为什么不直接给120打电话求救,而是要发定位向她求救?

眼睛闭上的那一瞬,盛夏隐约的看到了一道女人的身影,模糊不清。

而此时一辆迈巴赫停在了酒店的下面,从车上下来一西装熨帖的男人,外面罩着一件深蓝色大衣,五官深邃而冰寒。

盛夏是被一阵踹门声惊醒的,醒来的那一刻,脑袋疼的好像不是自己的,她狠狠的皱着眉头,脑子还没有完全清醒过来,就被一双冰冷的好像裹着坚冰的厉眸给骇住。

“裔……裔夜?”盛夏茫然的眨了下眼睛。

她声音的尾调还没有完全的落定,就看到他的长臂一伸,下一秒她身上的被子就被全部掀开,空气亲密的接触肌肤,盛夏反射性的打了个寒颤。

手指抱住手臂的一瞬,没有接触到任何的衣物,余光却看到自己旁边躺着的萧霁风。

盛夏心下一寒,猛然低头,却发现自己身上不着寸缕。

怎么会,这样?

“裔夜,我……”她张嘴想要解释些什么,却在他锐利漆黑的注视下哑然无声。

他削薄的唇一张一合,“做了?”

他简短的两个字,让盛夏莫名的有种羞耻感,因为他此刻的态度完全不像是一个丈夫的质问,更像是以一种自己的所有物被人碰了后的厌恶。

“怎么不回答我,嗯?”他弯下身,骨骼分明的手指狠狠的捏着她的下颌,好像要将她的骨头捏碎。

“没、有。”她紧紧的抿了下唇后,嗓音干涸的回答。

他锐利的眉眼眯了眯,居高临下的睨着她,似乎是在审视她话里面的真伪,半晌将手伸向了她的纤细的腿间……

猜你喜欢

  1. 虐恋小说
  2. 武侠小说
  3. 穿越小说
  4. 仙侠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