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得得文学网 > 小说库 > 武侠 > 乱世逍遥记

更新时间:2019-06-28 15:04:12

乱世逍遥记 连载中

乱世逍遥记

来源:落初文学作者:常居九分类:武侠主角:白慕华朱英

《乱世逍遥记》是作者常居九著作的武侠类型的小说,情节精妙绝伦,扣人心弦,值得一看。《乱世逍遥记》精彩节选:朝廷腐败,武林动荡,分争恨不休。儿女情长,爱恨痴缠,江湖任漂流。孰好孰坏,原本难分。沧桑患难,有情人虽成眷属,世事难全,尚有痴心人未归……...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这时柳珺偶然擒到杨天羽的孩儿,暗想不日便可解了穿心散之毒,心中自然喜极。但想到已让张全生逃了回去,不禁脸有忧色,见杨君拜别了她便要离去,喝了一声:“且慢!”

杨君听他呵斥,还道她反了悔,转身道:“前辈还有何事相告?”

柳珺自袖间取出一粒药丸,飘近杨君身前,迫了他吃进肚中,道:“这粒穿肠丸乃是我亲手研制而成,一月之内若不服食解药,便会穿肠破肚,全身腐烂而死。此药效果虽慢,但其厉害之处你自然清楚,如若你此去胆敢不来,世间除我之外再无此毒解药,或是你约了人来做帮手,也休想再要解药!”

杨君轻抚肚子,药效虽然未发,但心中害怕,隐感疼痛,当下说道:“晚辈既答应前辈一人前来,便是一人前来,你何以再来喂我毒药?”

柳珺喝道:“废话少说!”拉着他奔出洞去。杨君转过头来看看程青,待要说话,已被柳珺拉着走了。

程青见杨君离去,自己孤身再此,心下大是不舍,又想到柳珺性格古怪,自己在这里,不知要受尽多少苦楚,眼泪不禁簌簌滑落。

杨君被柳珺带了出来,见此时明月仍高挂天空,东方却已经破晓,想来已是卯末辰初。回想在洞穴之中虽只半日,此时重见天明,却恍如隔世。

其时正是七月初旬,天色明的极快。杨君辨别了方向,到市上买了马匹,径往东南方去了。他急于救程青出来,一路省吃省睡,倒也行的极快,不一日便来到江西上饶。

这日正在一家酒楼乘凉解暑,忽听得身后桌上那人叹了口气,随即吟道:“绢帕蘑菇及线香,本资民用反为殃。清风两袖朝天去,免得闾阎话短长。”

杨君一听之下,这首诗虽是随口而脱,品来却大有味道,乃是为官清廉者进京进谏,清风两袖之说。当下携了酒壶,走到那人桌旁,只见他穿了一件青绸长袍,年纪莫约四十出头,下巴黑须飘飘,目光炯炯有神,吟完那首诗后便摇头叹息起来。杨君心下欢喜,提起酒壶走将过去,笑道:“这位大人适才吟得一首好诗,小弟心中佩服,特来敬您一杯。”

那人见他模样清秀俊雅,作富家书生打扮,想来是为饱学之士,随即笑道:“我随口念来,哪算得什么好诗?小兄弟既有雅兴,可坐下来随我一同叙叙。”说着接过杨君手中酒壶,斟了两杯,道:“不知小兄弟是哪方人士?你说得一口官话,全无江西口音。”

杨君坐下与他同饮了一杯,道:“晚辈家住浙江,敢问大人尊姓大名?”

那男子道:“不敢,免贵姓于,单名一个谦字。”

杨君听他报了姓氏,顿了顿,叫道:“于谦?是了,你便是兵部右侍郎,河南及山西巡抚于大人于谦?哈哈,今日有幸得见尊容,实乃三生之幸,小弟再敬您一杯。”他喜不自胜,竟自笑了起来,又端起酒杯饮了一碗。

杨君自幼饱读经诗,于酒其实未沾过多少,这时见了于谦,不知如何,心中大喜。再加上这一月以来诸多麻烦事缠着身子,便信了“借酒浇愁”一词,因此乘着兴意喝了好几杯。

于谦见他如此,笑道:“小兄弟抬爱了,敢问贵姓?”

杨君谦道:“免贵姓杨,单名一个君字。”

于谦笑道:“好!杨贤弟名字中带了君字,行事也颇有君子之风,却不知你在笑什么?”

杨君忙道:“大人过奖了,小弟幼时便拜读过大人的一首《石灰吟》,听我张叔说来,那是大人七岁之时所作,从此小弟对大人便敬佩有加。如今大人不分年纪身份,肯与小弟共同喝酒,我自是喜不自胜了。”

原来杨君见了于谦有这等欢喜,却是因幼时曾拜读过他的诗,又深知于谦自小抱负深远,做官后仍是清廉正直,因此对他敬佩不已。

这于谦于永乐十九年登辛丑科进士,宣德初授御史,曾随宣宗镇压汉王朱高煦之叛。平叛后,身为御史的于谦因数落朱高煦有功,被宣宗升任巡按江西,颂声满道。宣德五年以兵部右侍郎巡抚河南、山西,直至今日更是受百姓爱戴,同道友人推崇。这时见杨君言语中颇有礼节,笑道:“杨贤弟,你我初次相识,却大有一见如故之感,你也不要叫我大人,管我叫大哥便好。来,我敬你一杯。”

杨君见他待人以诚,心中更喜,也不去理会年纪身份,举了酒杯,笑道:“来,于大哥。”

两人一连喝了几杯,杨君见于谦兀自脸色自然,自己却已隐有醉意,道:“于大哥真是好酒量,小弟比你不过。”

于谦笑道:“想必你少有沾酒罢?我平时与道友闲来无事便喝酒吟诗,因此有了些功底。”

杨君道:“原来如此。于大哥,却不知适才你何故叹气?”

于谦听他问起,停住酒杯,道:“贤弟不知,如今我大明朝中腐败,边境之地又常受鞑子侵扰。只怕不久之后,我大明江山便要送到鞑子手中了,那时我大明百姓定然家破人亡,为人俘虏,个中苦难,实不堪言啊。”

杨君顿了顿,心想:“于大哥叹气原来是为了国家着想,乃是一位大大的爱国之士。我杨君何德何能?却来与他称兄道弟。”说道:“于大哥,小弟平日虽好读诗词,但于国家安危却不曾挂念于心,今日见了大哥这等忧国忧民之心,小弟大感惭愧,身为大明百姓,竟然对家国存亡不萦于怀。”

于谦道:“杨贤弟不必愧疚,原也无怪我大明内忧外患,只因圣上用人不贤,朝廷奸臣当道,实是令人忧怒不堪。”说着自行斟了一杯酒来喝,道:“杨贤弟可知晓王振此人?”

杨君道:“小弟识浅,不曾听过此人。”

于谦道:“你道我大明江山为何摇摇欲坠?正是有王振这奸贼从中作乱。圣上自九岁登基之时,便一直同这奸贼念书写字,圣上对他自是尊敬有加,他持着圣上宠爱,在宫中肆无忌惮,私下勾结官党。初时朝中三位前朝旧臣主道之时,他倒猖獗不得,如今两位已随先帝去了,王振便始作威作福,更无顾忌。虽尚有一位杨浦先生,但他年老体衰,却也奈何王振不得。”

杨君听到此处,心中血气上涌,怒道:“天下竟有如此大奸大恶之人?”

于谦道:“杨贤弟不知,我此次便是来江西侯我朋友,一同进京觐见,朋友要我带些薄礼献与王振,说是若空手而去,势必引起他不满,必遭杀身之祸。我听他如此说来,心中气急,倒要空手而去,瞧瞧他有何能耐。因此适才在此饮酒时随口念了几句,不料被你给听见了。”

杨君见他如此刚正不阿,心中大喜,递增敬佩之意,不觉叫道:“好,于大哥如此做法正应了你七岁时所作的《石灰吟》,正是‘粉身碎骨全不怕,要留清白在人间’。只是那王振既有大权在手,于大哥万事小心为妙。”

于谦道:“这个自然。对了杨贤弟,你既家住浙江,不知来江西做什么?”

杨君听他说起,想起自己初次离家出走,却遭几次险些丧命之事,忽觉心中气闷,叹道:“此事道来话长,我有位朋友被人囚禁起来,那人当年中了我爹爹所下的毒,每逢阴雨天气便全身疼痛。她要我回去取来解药才肯放了我朋友,因此赶路回去,路经此地。”当下将阴阳谷中的事一一说给了于谦听,于自己所食穿肠丸一事却闭口不提。

于谦道:“杨贤弟不远千里从洛阳到浙江来取药救友,其大义之处令人佩服啊。”

杨君笑道:“于大哥说哪里话,做朋友本应祸福同当的,即便天涯海角去取解药那又如何?”

于谦连连点头称赞,道:“既是如此,少耽搁一日你那朋友便多安全一分,咱们酒毕言罢,我也要赶往京城了。”

杨君心想不错,自己身中“穿肠丸”,最多一月便要发作,如今已有了八九日,须得趁早才是,当下说道:“于大哥,不知何时还能见你?到时小弟还要陪你喝酒。”

于谦笑道:“我此去京城一月能回,到时杨贤弟的事若办妥了,径去河南府上寻我便是。”说着站起身来,道:“杨贤弟,咱们一见如故,今日暂且告辞。”说着转身走下阁楼,将杨君的饭钱连同付掉,出店牵了马匹踏尘去了。

杨君向他还了一礼,望着他远去的背影,叹道:“于大哥真是位大大的英雄,我得能与他相识,实是莫大的福分了,只是我游手好闲,有什么本事与他呼朋唤友?”当下又自行喝了一杯,这才下楼而去。

七月天气,太阳仍是**辣的,杨君牵来马匹,不惧炎热,疾驰而去。他一路上不敢多行逗留,回思与程青自酒馆相识,又历那生死之别。这程青机灵古怪,着实令人欢喜,在杨君心中早将她作亲生妹妹所待。如今她被那行事古怪无常的柳珺所擒,心中自然急切。

这般日夜兼行,不日便已抵至浙江舟山码头,算来自从柳珺哪出发来已有十三日行程,已近半月,须得两日内向父亲杨天羽要来“穿心散”解药,再行急赶而去。不然自己全身腐烂不说,程青自也难逃一死。心念及此,见此时海上无船,一艘货船便要载货离去,忙招呼道:“船家留步,相烦打艄,送我去花鸟岛。”

那船夫一听花鸟岛,头也不抬,道:“不顺路,不顺路,公子另寻他船罢。”

杨君这几月在江湖行走,倒也知晓世人百姓均喜欢财宝,于是自腰间掏出一绽白色元宝,抛到那船夫面前,道:“晚辈有急事要赶行程,此时别无他船,相烦船家行个方便,载我前去便是。”

那船夫见了白花花的银子,眼前一亮,抬起头来,笑道:“公子既有急事,该当载你一载,快些上船罢。”杨君一喜,便即跳上船头,又向那船夫道了声谢。

这货船上有七八名搬运货物的汉子,都使足了气力扳动船桨,那船夫叫道:“你们划快些,不要误了这位公子的行程。”这船夫不住地吆喝,只盼杨君望他卖力,能多给银两。

货船在海上行了个多时辰,已是傍晚时分,眼见前方便是花鸟岛了,杨君心中忽又不安起来,暗道:“我此番离家出走,爹爹妈妈定为我担心不少,妈妈倒不曾罚过我,只是爹爹向来严厉,如今可有得罪受了。”

正想间,货船已停泊岸边,那船夫道:“公子,到了。”杨君自知耽误了他们运送货物,心中极是过意不去,又拿了一绽银子给那船夫,这才登上岛去。那船夫见他果然又赏了银两,倒不枉了这个把时辰的吆喝,忙含笑道谢。

这个岛屿只是花鸟岛的附属小岛,便如同府邸的大门,天然的屏障一般,须从此岛进去,才得以进入花鸟岛。想那花鸟岛乃是天毒教所在之处,寻常船只自然进去不得,因此那船夫送了杨君至此便即离去。

杨君沿路径往前走,片刻便来到那小渡口,渡口处有几只小竹筏,杨君跳上竹筏朝前划去,越是离家近一点,他心中便多一分害怕。这时行至岸边,即扣住竹筏,登上岸去。几名巡查的教众听得异动,奔过来一看是杨君,心中一喜,躬身道:“少主可算归来,教主与夫人整日忧心冲冲,属下等人也自寝室难安,如今见你无恙,好不欢喜。”

他们说那“好不欢喜”倒确有其事,只因杨君性情柔和,为人好善,待人以诚,因此天毒教教众无一不是喜爱于他的。

杨君见他们言语中大是欢喜,道:“烦劳你们记挂了,只是不知爹爹可还发脾气?”一名巡查卫侍道:“教主总是日思夜想,早已派了许多人出岛寻你。初时还会发气骂你,如今只是想你,倒不曾再生过气。”

杨君闻言,登感心中一宽,与他们聊了几句便朝教殿行去。他不敢前去杨天羽的寝房,先蹑手蹑脚往自己寝房走去,沿路碰见几名婢女,那些婢女不敢与他多说话,只行了礼节便即走开。

来到屋中,悄掩房门,见并未被杨天羽发觉,心中暗暗叫险,道:“既然爹爹妈妈不再生气,我还是不要让他们知晓我回来的好,免得拿了解药,再要出去时徒增麻烦。”这十来日奔波不停,早已累得够呛,于是躺在床上要小憩片刻,忽又想道:“时间不多,先寻解药要紧。”心念及此,忙翻身起来,朝药房走去。

穿过几条廊道,到得药房外。其时已是戌时,杨君见药房中隐有烛光闪动,暗道:“此时爹爹妈妈当已就寝,这药房中竟没熄灯,莫非有人?”于是伏在门前,看谁在里面。

只听一女子说道:“这次教主发了脾气,咱们做奴婢的也要有的受了。”另一女子说道:“是了,如今张大使正受了刑法押在牢中,咱们若办错了什么事,岂不都得杀头?”那女子忙“嘘”了一声,悄声道:“噤声,莫要让人听了去,不然真要给杀头了。”另一女子叹道:“唉,咱们自小便失了父母,被带进这花鸟岛,这孤岛名儿倒是好听,却比皇宫中的奴婢还要难过。”那女子忙道:“你还说,真要……”

那女子正待说:“真要给杀了头你才闭嘴”,忽见房门打开,不由得吃了一惊,冷汗登时冒了出来。

小说《乱世逍遥记》 第二二章 清风两袖 试读结束。

猜你喜欢

  1. 现代小说
  2. 江湖恩怨小说
  3. 仙侠小说
  4. 耽美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