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得得文学网 > 小说库 > 总裁 > 时光与他正逢时

更新时间:2019-06-12 14:06:23

时光与他正逢时 已完结

时光与他正逢时

来源:微小宝作者:苏褒姒分类:总裁主角:薛唯一厉彻

独家完整版小说《时光与他正逢时》由苏褒姒所编写的总裁豪门类小说,这本小说的主角是薛唯一厉彻,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她在精神病院受着非人折磨生不如死,而未婚夫却和别的女人在外面逍遥快活。她以为,她的人生,只剩黑暗和无尽的折磨,直到遇上他……他说:“以后,你就叫化茧。”然后,江城轰轰烈烈的出现了一个名角。听说她美貌无...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咚咚!”

就在她寻思间,敲门的声音渐渐变强。

“是——”

当薛唯一开门的时候,眼眸骤然紧缩,显得惊异万分,就连口中的话都没有问完。

她瞪大眼望着面前妆容精致的女人——火红色的包臀裙显露出她完美的身材,而裙下那双均匀修长的双腿……

“没想到我的双腿还能站起来吧?”站在门口的女人双手环胸,凭着高跟鞋傲人的高度做出居高临下的模样。

薛唯一确实没想到。

三年前狂风暴雨中的婚礼,那场车祸……被撞断双腿的楚成衣。

“你居然……”

“你以为我真的会蠢到为了一个男人,牺牲自己双腿的地步吗?”女人挑眉失笑:“薛唯一,我可没有你这样圣母白莲花。面对一个把自己送进精神病院的男人,还愿意再次爬上他的床。”

薛唯一扯了扯嘴角,“你消息还蛮灵通的。”

“当然要灵通,不然怎么对付你?”

“楚成衣……”薛唯一咬牙切齿的喊出了她的名字,眼底升起一股深沉的恨意。

“诶,要怪,也只能怪当年你知道得太多,出手又那么小气,如果你当初答应把薛家百分之三十的股份直接给我,后面也不会出这么事了。”

薛唯一攥紧了手心。

没有谁能比她更明白楚成衣话里的意思了。

当她还是薛家千金的时候,楚成衣只是一名孤苦人家的农家女,一场车祸意外促使她与陈易安相遇,之后便以“义女”的身份留在了陈家。

她当初也是真傻,还一心把她心计当单纯,诚心照顾,结果呢?义妹花着自己的钱,上了丈夫的床。

“你费尽周折的陷害我,就是因为我知道你是骗子的事?”

“错了,也没错。”楚成衣四下望着老楼里这栋简陋不堪的房子,嗤之一笑,“你要是不离开陈易安,大概我现在的居处,就跟你所住的条件差不多。”

“我不是给了你很多钱吗!?”薛唯一怒不可遏,“当年为了让你离开陈易安,我不是给了你很多吗!连你那个诈骗犯哥哥都……”

“当然不够,我要的可是你整个薛家。”楚成衣笑的得意,“不论如何,我的目的已经达到一半了,现在大局将成,不能让你这个又突然重新冒出来的女人搅合,啊——”

话还没有说完,楚成衣便发出一声惨叫。

这样的画面也着实把薛唯一吓了一惊,只见不知何时醒来的父亲手里紧握着一根木扫帚,扬起就往楚成衣身上砸!

“你有病吧!?老不死的!”楚成衣下意识的伸手去挡脸,丝毫不顾及形象的大骂,“你他妈的是不是疯了!?”

“你还有脸来欺负我女儿!”

薛正天这三年来衰老得很快,脸庞被细纹密布,黑眼圈也十分浓重。此刻,他就这样纯粹的站在一个父亲的角度,为自己的女儿打抱不平。

从前的薛正天是庄重而严厉的,讲究更多的是礼义廉耻,不论如何都不会丢了气节形象,而今……

薛唯一的心尖抽疼了一下。

“老不死的!薛唯一可是被陈易安亲口拒婚的!”楚成衣嘶吼,“薛正天怎么变成现在这副鬼模样了?薛唯一,你一家都疯了!?还不赶紧把他拉开!”

薛正天手里用力砸她的举动并没有停下,口里还不断的念着:“我就是死了,也要拽着你们下地狱!”

“谁要和你们这穷鬼一起死!”

“对,我们穷。”薛唯一随手摸起桌上水果刀,刀锋指着楚成衣:“请你出去。”

“好,算你狠……薛唯一,趁我现在肯好好劝你,你赶紧给我滚,不然后果有你好受!三年前我有办法逼你离开江城,三年后的今天我也有!”楚成衣嘴上耍狠,脚步却不得不往外挪,确定薛唯一不会追出来,她在门外顿时化身脱缰的野马,毫不关心自己外表,放声嚎叫着。

“你不是有脸卖吗?我就让全江城的男人去买!!”

“咔——”

薛唯一直接将门落锁,她重重的靠在了门上,瘫坐在地。

“为什么要把她放走?!”

“爸,你以前不是说坏人自有天谴吗?”薛唯一抬头看着父亲,挤出一丝微笑:“您放心,这事不会就此了了的。”

“你有什么办法?现在薛家都没了,她又牢牢攥陈易安……”

“对,她不就是仗着陈易安吗。”

薛唯一眸色微沉:“以眼还眼,以牙还牙。”

一切,都要从长计议。

……

夜色浓郁如泼墨。

江城商业街中央大楼,32层,男人倚着沙发摇晃杯中红酒,室内没开灯,满是昏暗。

片刻有助理从外赶来,送上一沓文件。

“爷,您来江城这三个月风头太盛,现在四面八方都在买消息探底细,这是最新的名单。”

“不用管,吩咐你的事都做了吗?”

“放心,都办妥了,只是……”

“说。”

“陈易安那一份,真的要这样吗?我们一边打着酒吧老板的幌子,一边露真料让他起疑,会不会太冒险?”

“不是冒不冒险,而是值不值得。”杯中酒被他一饮而尽,高脚杯“哒”一声放到桌面,厉彻抬眼看向助理左冷:“我把棋压在了一个人身上。”

“她?”

“一个身处低谷,面对仇人都能赔笑忍气吞声,找准机会力争上游的人,那才是最终武器。”

左冷不大理解的拧眉。

“放心,很快就能见到效果了。”

……

时间逼近凌晨,江城反而越发繁华热闹。

陈氏,西装革履的陈易安正从办公会议室里出来,英挺的身影往总裁办公室里走去,刚坐到沙发上,他身旁的助理就把手里资料,如履薄冰的放在了办公桌中间。

“这是薛小姐出院后的详细资料,以及背后捞她的人。”

陈易安接过薄薄的几张文件,先翻了一边叫“厉彻”的男人,表面看着做酒吧生意,实际背景盘根错节颇为复杂,连地产都要插上一脚。

再看薛唯一,出院入了不夜城后,简直忙得不可开交。

7月13日,被鼎盛厉总点名,晚12点被明宇和王经理预约。

7月14日参加陪酒聚会。

7月15日……

一行行看下来,行程满满当当,连接下来半个月时间都满了。

陈易安的眸子里渐渐结了一层冰。

想到她在不夜城里满身风尘陪笑的样子,再到她勾腰捡起被丢下楼的钱……

小说《时光与他正逢时》 第6章 以眼还眼,以牙还牙 试读结束。

猜你喜欢

  1. 言情小说
  2. 搞笑小说
  3. 空间小说
  4. 悬疑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