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得得文学网 > 小说库 > 官场 > 金牌痞子

更新时间:2019-05-09 10:12:33

金牌痞子 已完结

金牌痞子

来源:快阅联盟作者:官场痞子分类:官场主角:姚泽唐敏

主角叫姚泽唐敏的小说叫做《金牌痞子》,它的作者是官场痞子所编写的官场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他性格嚣张狂妄,为达目的不折手段。他痞气十足,各种美女为他痴狂。在这繁华的都市,他上演了一场激情四射的热血人生。...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姚泽到现在才体会到什么叫做官威,什么叫做不怒而威,沈江铭就那么简简单单朝那里一坐,那强大的气场都能让姚泽不安的心咚咚直跳,偶尔瞥向自己的一个眼神都会让自己内心一颤。

姚泽心中暗想,难道刚才他是在给自己一个下马威?!

姚泽的脸色阴晴不定,脸上忽红忽白,宋楚楚坐他旁边,见他满脸汗珠不禁疑惑的问道:“姚先生你很热吗?”

姚泽用手掌擦了把额头的汗珠,尴尬的笑道:“是有点热,我这人天生的怕热。”

“噢。”宋楚楚心里疑惑起来,这房间空调的温度打的已经够低了,怎么还会大汗淋漓的,真是奇怪呢,“要不我去把空调再调低点吧。”

“不用,不用,沈夫人不用麻烦了。”姚泽阻止了将要站起来的宋楚楚,笑着说道:“坐会就凉快了。”

此时沈江铭已经分别为姚泽和他自己斟满了一杯酒,宋楚楚不会喝酒就给自己倒上了果汁,沈江铭举起杯子站了起来正心诚意的对着姚泽说道:“姚先生这次真的是非常感激你,这杯酒我敬你,感谢你的救命之恩,我把它干了,你随意就好。”

姚泽见状不敢托大,也随身站了起来,有些拘束的说道:“沈先生您太客气了,这杯酒我随你干了吧。”

两人轻轻碰杯,同时一饮而尽。

宋楚楚又笑着给他们斟满,然后小声提醒沈江铭,道:“江铭你刚刚出院身体还没恢复,喝酒别那么急。”

姚泽的酒量本来也不怎么好,刚才喝急了,酒气直向喉咙涌,这时就跟着宋楚楚劝道:“是啊,身体要紧,沈先生咱们不急,慢慢喝就是。”

沈江铭笑着点头,自己低头轻轻抿了口酒,然后抬头目光闪烁的盯了姚泽片刻后,颇有意味的说道:“姚先生应该是知道我的身份吧?”

姚泽听了心里咯噔一跳,心想该来的始终是逃不掉的,反正瞒着也没什么用,还不如照直了说,最坏也就是在市委干不下去了,他还可以去投奔他父亲不是,想通后的摇着,苦笑着说道:“是的,那天送沈市长您去医院的时候就知道了。不过您放心,这件事打死我也不会说出去的。”

既然事情挑明了,姚泽也不在向刚才那样称他沈先生直接给改成沈市长,因为在官场上那些当官的还是喜欢听别人称呼他的官职,这样显的更有面子,而姚泽也还是太过年轻,对于为人处世把握得不太好,见沈江铭将事情给挑开了说,他便急着表明自己的态度。

沈江铭在官场上摸爬滚打这么多年,接触的都是些官场的老油子,说些话也总是拐弯抹角,绕来绕去,让别人去才他的心思,可是今天自己话都还没怎么说,这姚泽就马上给表了态,顿时让他诧异了一下,他惊讶的看了姚泽一眼,然后马上微笑的释然了,看着姚泽眉清目秀略带青涩的脸,想起他才二十出头,不是那些官场的老油子,所以也就没必要用官场的那一套了,这时,他的心基本上安稳下来。

这么多年来,不管是做什么事情沈江铭总是官场上的老一套,今天换了这种平常的方式与姚泽交流心里竟是说不出的轻松与开怀。

“呵呵,姚先生说的严重了,谁要是敢打死你,我第一个饶不了他。”宋楚楚见姚泽如此好说话,忐忑不安的心也稍微平静下来,笑嘻嘻的给姚泽夹了个鸡腿,然后端起自己手中的果汁,柔声说道:“姚先生我以果汁代酒敬你一杯,咱们随意就好。”说完她性感柔软的香唇轻轻贴在高脚杯杯口,秀气的抿了一口。

姚泽见状也站了起来,豪气的说道:“谢谢沈夫人抬爱,这杯酒**了。”

沈江铭见姚泽一口气将那杯白酒给抽了,笑着点了点头,有些羡慕的说道:“年轻真是好啊,我想你这么大的时候,那白酒也是一杯一杯的抽,呵呵,现在不行了,跟你这样喝肯定死的快。”转即他又笑着问道:“我有些很费解,你怎么会认出我来呢?”

沈江铭是市委几个大佬里面最低调的一个,基本上很少上电视露脸,一般的百姓是根本不可能认识他的,所以他有些疑惑不解。

宋楚楚也是瞪着亮丽的大眼睛疑惑的望着姚泽,等待他的回答。

姚泽见两人都盯着他,于是放下手中的筷子,忙笑着说道:“我其实见过沈市长您很多次了,只是您没注意到我这个小人物罢了,我也在市政府工作呢,我是市委办公室一科的文员。”

“哦?”沈江铭惊讶的看了姚泽一眼,心里更加开心,然后笑着说道:“没想到我们还是同事啊,看来我们真是够有缘的,以后你也不要市长市长的称呼我了,以后直接管我叫叔叔得了。”

有这么好个攀高枝的机会,姚泽自然求之不得,这种事情他也就不客套了,兴奋的站起来举起杯子,说道:“既然沈叔叔抬爱,那我就敬沈叔叔和沈阿姨一杯。”

宋楚楚面带微笑,风情万种的站了起来,倪了姚泽一眼,柔声道:“叫什么沈阿姨啊,我有那么老嘛?你管他叫叔叔就得了,可千万别管我叫姨。”

沈江铭听了宋楚楚的话,肆无忌惮的开怀大笑,然后调笑的对着宋楚楚说道:“那行,以后干脆让姚泽喊你姐姐得了。”

宋楚楚被说的俏脸泛红,说不出的妩媚动人,幽幽的白了沈江铭一眼,嗔怪道:“说什么呢,看你喝多了酒就说胡话,在姚泽面前丢人。”

姚泽被他们夹在中间不知道说什么,只好尴尬的傻笑着敬两人的酒。

三人正聊的起劲,包厢的房门本轻轻敲响,沈江铭和宋楚楚对视一眼,然后沈江铭脸上回归肃然,一脸严肃的道,“进。”

房门被轻轻推开,一男一女从里面走了进来,男人身穿灰色西服,带着一副金丝眼镜,看上去文质彬彬的模样,女的打扮的妖艳**,身着暴露,一条紧身的连衣短裙将整个身材突显的丰满圆润凹凸有致,只是当她看到姚泽的瞬间面色红润的脸蛋一下子变的苍白起来,整个身体僵硬在那里,有些不知所措。

姚泽这个时候也看到了这对男女,笑着的脸一下子垮了下来,表情严肃的瞪着两人,桌子下的双手紧紧的捏在一起,怒火在心中燃烧。

看着如今的胡静,姚泽心里说不出是什么滋味,曾经和自己在一起的那个纯真清纯的女孩现在变成这副模样,不知道他该难过还是疼惜亦或者恨?!

男子走进来没注意到沈江铭旁边的姚泽,讨好似的端着酒杯笑着对沈江铭说道:“沈叔叔,刚才在大堂的时候就看到您去了楼上,以为你要接待什么重要的客人呢没敢过来打扰,直到现在才来敬酒真是对不住啊,晚辈连干三杯,您随意就好。”说着他仰头咕噜咕噜,连喝了三杯。

沈江铭微微颔首,轻轻小抿了一口,算是回敬,他可不会像对姚泽一样对眼前这个年轻人,毕竟身份不同待遇也就不同。

男子并没有因为沈江铭的表现而生气,他也没这个权利生气,这是才朝着沈江铭身边的姚泽望去,这一望不由得吓了一跳,他下意识的朝着胡静看去,发现胡静怔怔的站在那里看着姚泽,心里便来了气,却又不敢当着沈江铭的面发作。

于是他强压下心里的怒火,挤出一丝笑容来,对着姚泽说道:“姚先生咱们又见面了。”然后转身对着身后的胡静暧昧的说道:“小静快过来。”

胡静不情愿的走上前,他一把搂过胡静的柳腰,胡静皱着眉头挣扎,他脸色一沉,加重了手劲,胡静感觉自己纤柔的腰身仿佛要被折断了一般,痛的厉害,也就不敢再动了,男子这才笑眯眯的对姚泽说道:“原来你也认识沈市长啊,不知你与沈市长是什么关系啊?”

沈江铭人老如精,早就看出了里面的一些端倪,不待姚泽说话,他便沉声不高兴的说道:“姚泽是我侄子,怎么得,郭涛,你是查户口的么?要不要我等会回去拿户口薄给你看啊。”

男子名叫郭涛是兴兴向荣连锁超市的董事长,他父亲郭奕德是市委组织部部长,他就是那个抢走姚泽女朋友,在姚泽面前放狠话的男人。

郭涛听了沈江铭的话,心中更惊了,心想沈江铭什么时候多出姚泽这么个侄子来?他以前抢姚泽的女朋友时就调查过姚泽的底细,没见他有什么当官的亲戚啊。

不过震惊归震惊,郭涛表面工作还是要做好的,他抱歉一笑,向着沈江铭致歉后,不再提着茬,接着对姚泽说:“姚泽兄弟,咱们也算有缘了,今天我和我女朋友胡静敬你一杯酒,算是赔罪了,以前有什么小过节,喝了这杯酒咱们就这么算了。”

郭涛说是给姚泽赔罪,可是哪有赔罪的意思,完全就是一脸的嚣张模样。

姚泽低头自斟自饮的喝着酒,根本看都不看他们两人。

宋楚楚这时候才注意到里面的细节,看姚泽一杯接一杯喝酒,微微皱眉,放在桌子下面的手,轻轻握住姚泽捏紧的拳头以示安慰。

感受到软若无骨的小手,姚泽心神一阵荡漾,他抬头感激的看了宋楚楚一眼,宋楚楚此时也正递给她安慰的眼神。

郭涛举了半天见姚泽都没有理会他的意思,双手气的发抖,只好强迫自己笑着将酒给喝了下去,心里却是怒骂道:“小杂种,给你脸你不要,咱们走着瞧。”然后他拉着胡静转身又去敬宋楚楚去了。

一番敬酒之后,郭涛和沈江铭告辞一声,拉着胡静就气势冲冲的朝外走,走到门口时,胡静微微转身,看了姚泽一眼,脸上露出了复杂的眼神来,姚泽只当是没看到那个眼神得。

见人走后,宋楚楚关心的问道:“和他有矛盾?”

姚泽苦笑着点了点头,没有打算说出详情,宋楚楚也不好再接着问下去。

沈江铭见姚泽心情不太好,便沉声说道:“他爸爸是市委组织部部长,为人心狠手辣,干了不少伤天害理的事情,这个郭涛也是和他一个德行,利用他爸爸的职权,为自己谋取了不少好处,不过你不用怕他,以后只要不做出太出格的事情,万事有我。”

这是给自己的暗示吗?

……

酒宴结束之后,沈江铭微微有些醉意,在宋楚楚的搀扶下走出宇豪酒店,临别之际,沈江铭神秘兮兮的凑近姚泽,低声说道:“你们一科是不是有个叫唐敏的小丫头?”

姚泽诧异的看着满嘴酒气的沈江铭,问道:“是啊,沈叔叔认识唐敏?”

沈江铭没有回答姚泽的话,只是笑眯眯的说道:“和她搞好关系,这个女孩可不得了。”

姚泽虽然疑惑沈江铭的意思,但既然他没解释,姚泽自然不会问,沈江铭握了握姚泽的手,说有时间去他家玩,然后钻进了市委的小车,宋楚楚也是和姚泽寒暄一番之又劝慰了姚泽几句才和她挥手作别。

……

……

深夜,一个豪华的房间中,胡静安静的站在窗边,身披一袭轻纱般的绸缎紫袍,玲珑丰韵的身子在睡袍中若隐若现,诱人之极,她手中握着一杯热水,出神的望着黑夜的月光,心情说不出的糟糕,本来她以为离开姚泽后会慢慢的将姚泽遗忘,可是今天偶然的一次相见后才发现,自己的心依然爱着他,而且爱的那么深,可是谁也不知道她的苦衷。

这时郭涛穿着白色睡袍从浴室出来,见胡静望着窗外出神,便板着脸走了过去,满带怒意的骂道:“怎么?想那个小白脸了,这么想他你到是去找她啊,刚才见到他怎么不跟他走啊,你这个**。”

胡静气愤的怒视郭涛,大声嚷道:“郭涛,你嘴巴干净点,当初如果不是你用那种卑鄙**手段鬼才会跟你,你这该死的王八蛋。”

“啪~~”一声清脆的巴掌声响起。

郭涛被说到痛处,顿时气的一巴掌扇在胡静漂亮的脸蛋上,那**的脸蛋瞬间映出一个清晰的掌印来,胡静捂着脸恨恨的看着郭涛,然后惨然一笑,“你不得好死,你可以明确的告诉你,你永远不及姚泽的万分之一。”

“我不及他的万分之一?你是指哪里?是性能力嘛?那么我就让你见识一下老子的厉害。”郭涛被激怒,像疯狗一般扑向胡静,嘴里骂道:“你这个小**,这么想让男人日,老子今天就成全你,日的你满地开花。”

“滚开!”

胡静惊恐的怒骂一声,想推开郭涛的身子,没想到迎来的却是更疯狂的打骂与撕扯。

郭涛想将胡静的浴巾扯掉却被胡静死命的拽住。

“老子的忍耐有限,你松手,老子不会再忍让了,今天晚上必须得到你。”郭涛将胡静拽着浴巾的手指一根一根的掰开,不由分说的就想去掀她的浴巾。

“你只要敢拽掉我的浴巾,我敢向你保证,立马死在你面前。”胡静脸上平静下来,一字一句掷地有声。

“你敢威胁我?”郭涛暂时停下手上的动作,怒视着胡静。

胡静脸色冷的出奇,没有任何语气的说道:“不是威胁,而是事实,只要你敢对我怎么样,你们全家就等着登上江平市报刊明天的头版头条,我说道做到。”

“你这该死的疯女人!”郭涛咬牙切齿,却无可奈何,因为她知道胡静的脾气,如果自己强行把她上了,她一定会死在自己家里!

想到这里郭谈没有了一丝欲.火,更多的只是对姚泽的恨意。

因为她曾经也喜欢过胡静,可是在胡静的心里满满的全是姚泽。

猜你喜欢

  1. 鬼怪小说
  2. 神仙妖精小说
  3. 腹黑小说
  4. 逆袭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