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得得文学网 > 小说库 > 仙侠 > 仙魔同修

更新时间:2019-05-06 14:42:24

仙魔同修 连载中

仙魔同修

来源:微小宝作者:张小星星分类:仙侠主角:陈悟道赵清

甜宠新书《仙魔同修》由张小星星倾心创作的一本仙侠类小说,这本小说的主角是陈悟道赵清,内容主要讲述:西天取经,功德无量?错!西游是场错。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不是不报时候未到?错!佛果是种孽,好人不长命,坏人总能活千年。一世又一世,一年又一年,人们总是活在被前人编排好了的无聊的世界,并且为之束缚。看我跨...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老者拿起铁棍,想随便给他想上两招就得;手中棍子舞动起来却也行走如风,抡砸犀利,停则好似一柱冲天,当真气势惊天。

看得陈悟道兴奋不已。

“停!”陈悟道忽然一声大喝,老头动作戛然而止,惊愕的问道:“怎么?”

“你先等会再耍,等我拿纸笔记了下来啊。”陈悟道说完就掏出了记录着傲龙八诀第一诀的纸片,再掏兜找笔,却发现没带,便着急了起来。

“咳咳!你拿的是什么?让我来看看?”老者早探知这少年体内当是没有仙力凝聚,却感觉有一丝怪异的的波动,这波动时有时无,若隐若现,心里也是好奇非常。

老者一伸手,纸片便落在了他的手里;拿起一读。脸色却越来越是严肃。

这老者是何人?出自那最为神秘的神宗一脉。

六大门派中,说起嚣张跋扈,无人能敌过剑宗;而剑宗确也是人才济济,仙法高深,当然可以称得上实力雄厚;而剑宗巨孽,又各自皆心存畏惧:虽不愿承认,却也知道这长生一界,最为恐怖者却是那神龙见首不见尾的神宗一脉。所以万年来行事才始终不敢太过放肆。

然后神宗历来很少现世,宗中之事也鲜为人知。

可是每每妖魔来袭,神宗之人必然现世,往往一人便可擎定一界域天之安定。

更让人敬畏的是那神宗之人都非恪守成规之辈。

关于神宗最近的传说发生在两千年前,传言其中一名不知身份者与前剑宗宗主之女关系暧昧;还惹怒了那任宗主结果引起一场惊世之战。

世人只知那神宗之人仅凭一己之力,独闯中州剑宗飘渺山,生生将那女子从软禁中救了出来;那一行连折剑宗十大高手,想来真是令人咂舌。

当然此事至今还是那剑宗的禁忌话题。

出乎意料的是神宗此次居然会与其它宗门联手,还联名发下了真仙榜;于是明理者暗暗测度这次的妖魔来势,形势当是不妙。

而站在陈悟道面前的这名老者却正是那神宗巨孽;辈分之高连当代宗主都要尊敬三分。

好在陈悟道并不知情。

原来老者正在赶往九华州外的死亡之山的路上,歇息时却恰巧看到了陈悟道,心下感觉有些好笑,便对他产生了兴趣便驻足观看一番。

可是万万没想到他居然有如此逆天的仙法;然而以老者的生平阅历,自然也知道这绝非妖魔界的邪门歪道。

平心而论,感觉这仙法又实在高明,枯寂的心境居然也起了一丝波澜:

“筑基要借助外力?真是奇思妙想!不过这不是拿生命开玩笑吗?况且以自己如今的实力也不敢随便引外力入身啊;想起那绝世天劫,老者不免有了几分心悸。

老者缓缓摇摇头,又看了下去,看都最后一行,再一探陈悟道却更加惊异起来:“要按照此法所说,这小子已经过了凶险的第一关!?”

“此子,将来必定不凡!”老者忽然意识到。

良久,心里一动这才开口道:“哈哈,小子倒很细心,行!你先回去拿了纸笔,明日再来教你如何?”

老者说完便把铁棍和纸片还给了他。

陈悟道连忙拜谢,然后才乐颠颠的往回走去。

老者便留了下来。

话说那陈悟道回到客舍后,越想越是兴奋,真不知该如何感谢那老人,想来想去,还是买点东西吧。一打听却才知道,要在外边买东西得用玉元,银票根本没人人。原想寻找那林雪儿借点玉元,却又害怕再惹什么麻烦,灵机一动遂到饭堂,顺手包了一只烤鸭,又拎回了一坛烧酒。

第二日一大早陈悟道便向山里行来。

来到昨日碰头的地点,将酒肉摆好,又拿出纸笔耐心的等待起来。近午,老头才悄然出现:“呀,这是给我的?”

陈悟道连忙起身对着老者又是几拜,遂后上前打开酒坛,请老者坐下。

“哈哈,老夫很久没食人间五味了。今日就过过瘾吧。”说完老者一口一口吃喝了起来,心里有种很特别的感觉,没想到经年枯井无波的心境居然又起了点点波澜。

盯着陈悟道越看感觉越是顺眼。

“嗯,你且等我一刻,我去去就来”老者忽然说道,原来感动处,老者决定认真的给他创出一套绝世棍法。话说完伸手一挥,顿时撕裂时空瞬间回到了“神宗”藏经楼。

“这小子啊,老朽万年不曾这么痛快了!”老者边翻阅玉简边自言自语。

玉简打开各种神奇的攻击仙术,一一在他面前浮现出来。

老者却始终不太满意。

“哎,瞧我这脑子,我为何不把我的杖法改成棍法?这么着那些老东西也就认出来了。哈哈!”想到便马上行动,一刻钟的精雕细拙,神棍成型。

老者感觉很是满意,这才又拿出一个玉简,催动仙法,将精炼的招式认真的刻录了进去。

再次回到山中,见陈悟道还在耐心的等着,感觉很是满意这才开口道:“把你那纸笔收了起来吧,给你这个玉简,再教你几句口诀,你只要一念,仙法就会显现出来了。何必那么费劲!”

老头儿马上就教给他一句口诀。然后又嘱咐道:“我给你创得这套棍法,起名叫幻影神棍,整套棍法有九招,每招九九八十一样变化;你就慢慢练习吧;记住,学会了每招的变化不算本事,要是有一天能再将棍法忘记,那才算大成!要切记!”

陈悟道一时还没想明白过来,却先跪地拜谢。

老者更加满意,点点头,手臂一挥,又嘱咐一番;这才继续往前行去,很是感觉这趟不虚此行。

陈悟道很是激动,待心情平复过来,才念起咒语,果然见那玉简白光泛起,浮现出一个人影,见他跳起手持一棍,一招一式,慢慢演练了起来。

陈悟道痴迷的看了一遍又一遍,然后才拿起棍子比猫画虎得练了起来,接连三天,却连第一招的一半都还没学会,可想此棍法的繁杂。

陈悟道想如此下去到了月底估计实力也无甚变化,低头看到眼前的木桩灵机一动,心想把棍法内含的步法和以前学到的步法结合起来,再在木桩上练了出来,那不就真正称得上“幻影”二字了?

想到便做,陈悟道还记得老者先前的话:要心身合一,步未出,意念先至;默念一会,马上飞身跃上木桩,一手提着木棍,来回跳了起来。

转眼已经过了七八日,就这么废寝忘食,片刻不停歇的练习着。

等那天色一黑,陈悟道就回去找赵清要些吃食回来,晚上也不休息。

而赵清忙着照顾武晨和海心,只知他是在练功,也便没多管,按照她的想法,抓紧治疗武晨;等他的伤好了就拉着陈悟道一起离开这个地方。

转眼时间,月底将近,众人已经议论纷纷,都在探讨着月底武试的种种可能。

“第一天是轰天雷李阳对战滚地龙段飞,哎,赌局是一赔三,依我看来,那滚地龙可要变成死龙了。”

“我呸,你懂个啥,那段飞出身武林世家,有什么手段你能猜到?我看咱们还是压他吧,一旦他赢了,可是一赔三啊。”小树下两个乡巴佬正在激烈的讨论着,准备小赚一笔。

“不行,还是保险点吧。小打小闹,也不会饿死。”

“行,行,第一局听你的,第二局,你可得听我的了。我要压那红衣剑女,听说那女人可阴毒了,一把软剑,一手毒针,死在她手下的人可不少了。”

“好吧,就压她,那第三局呢?”

另外一人疑惑的问道,看来他还不知道第三局的比赛人员。

“第三局是欧阳家大公子,和他对战的好似是个菜鸟,名字好似叫什么陈悟道。”

“那你他娘的还犹豫个啥!?压欧阳啊!”

“哦哦,赔率可是一比八百啊!”

“啊!?可是那陈悟道是个什么菜鸟,居然也有如此机会上台。”

两人一番商议有了决定。众人议论时,赵清刚好在旁,心里更加着急:决定晚上便拉着几人偷偷溜了出去。依旧是那个山谷,夜风吹来,草木婆娑;一盏风灯挂在树上摇曳不定。

地上树桩列阵摆开,光闪影动中,一个黑影正在桩上跳来跳去,形似鬼魅。口中还轻声吟唱:“小呀么小伙子,映着那月色练棍棒,不怕那野鬼叫呀,也不怕那豺狼喊;嘿嘿,棍棒成呀,将那恶人碾得喊爹娘…………”

唱着唱着,手中长棍一竖,闪电般向地面击打而去,却见一个石块瞬间便被击了个粉碎。

“嗯嗯,厉害呀厉害,我很满意啊”

黑影自言自语中还在飞快的跳跃不停。

半晌动静,终于还是引出了一只深夜出来觅食的野猪。

野猪走到近前匍伏一会儿,马上飞身一跃,迅捷的扑了上来。

黑影很快惊醒,不急不忙,也纵身一跃,跳起老高,双手持棍一挥随即打下。

“噗”一声,野猪都没来得及惨叫一声便倒在了地上,四肢一蹬顿时没了动静。

月光下的黑影正是那陈悟道,眼见将要临试,而他的棍法却刚刚学了不到一半,而且还很有些生疏。

不过加上步法的配合,威力倒还算是可观了。

又练了一夜,陈悟道这才匆匆清理山谷,准备停止了练功,第二日出去探探风声。

第二日一早来到了武晨的客舍,见他居然能起来走动了,正坐在门口悠闲的捉虱子呢。

“陈老哥,你那聚气仙法练得怎么样了啊,我这儿他娘的一点反应没有啊!?”武晨看到陈悟道后连忙大喊了起来。

“我也没什么反应,也不知这仙法是不是给人修炼的,哎,不知道谁能练成呢?”

“哎,难道跨界后咱们注定要当那任人踩踏的面人吗?也不知此刻我爷爷怎么样了啊。”武晨说话时神情颓废无比。

陈悟道一看,心有不忍,偷偷附耳上来:“老弟,别担心,我得到了一本仙法,估计是很厉害的那种。还给你留了一套刀法,唤作“裂神!”我已经抄好了,以后给你哦。”

“什么!?”武晨一激动便想要站起来,却忽忽悠悠又摔倒了,陈悟道连忙扶他坐好。

“别着急,你还是先把身体养好;这是仙法,到达不了一定的境界,胡乱练习,说不定反而被其所害。”陈悟道劝道。

“那你先拿过来呗,我先研究着啊。”武晨眼神灼热的看着他。

无奈,陈悟道胸口摸索了一会儿,将那刀法给他递了过去。并嘱咐道:“千万别人他人发现了啊,预防引来杀身之祸。”

武晨早就听不进了,正拿起那刀法认真看了起来:“欲练此刀,必先凝神,凝神护体,方不伤自身;若达凝神之境,不必汇元,专修一身阳脉,苦修大成,努力勾动天地阳火,方可略显此刀法威力…………老夫纵横一生,自视甚高,能上眼着寥寥无几,谁侥幸得老夫刀法,若是懦弱阴险之辈,万请不要修习,一定要自重,千万不要玷污了老夫的刀法;若然不听,老夫一念之下,阴风聚刀斩灭你十八辈儿祖孙!”

“啊啊,我可不懦弱阴险啊。老哥,你说我不是那懦弱阴险之辈吧!?”武晨完连忙可怜巴巴的看向他的陈哥。

“你要是不再有这颓废之态,勉强还算可以吧。”陈悟道认真的说道,心里偷偷一乐。

“嗯嗯,我颓废吗?我可能颓废吗?不能啊!”武晨做出一副激愤之色,好似要吃人。

“咳咳,你可把秘籍收好了啊。江姐姐和海心呢?”陈悟道四周望望。

“又去蝴蝶谷采药去了呗。”

陈悟道倒是听说过那蝴蝶谷,也就没多心。正要扭头回去,突然发现墙角两人偷偷盯着这里看。

“难道又是欧阳那一伙的人!?”顿时起了疑惑。

“小子,小子!”惊讶得扭头一看,却见又是那林雪儿走了过来。

“啊!”看到林雪儿两人心里一动,“近一个月没见她了,怎么又露面了!?”

“何事啊?很长时间没见到你了啊。”陈悟道看看墙角又故作大方的说道。

“喂喂,美女,还认识我吗?”武晨也连忙探出脑袋热情的打招呼。头上还缠着白布,样子却很难看。

“啊,啊认识。”林雪儿自然知道武晨的伤是怎么来的,如今心里还有几分愧疚。

“走,走屋里跟你们说两句话。”林雪儿严肃的说道。

“啊啊,且慢。”武晨顿时急了起来。连忙给陈悟道使起了眼色让他低头来听话:“让她去你屋啊,我这里太脏了,”说完后脸色一红。

“林妹妹,走去我那屋说吧。”说到此,陈悟道又往远处瞥了一眼。然后才往那边走去。

“喂喂,让我也进去啊!”无名急忙喊道。

陈悟道回头又把他扶起,一块来到了屋中。

“小子啊,月前的事真是对不起啊,不过马上就比试了,希望你们能听我几句劝啊。”两人示意她继续说下去。

“我那欧阳表哥背景复杂,希望你们能退避一番,就说这次比试,也就是个上位的机会,我已经给你求情了,只要比试的时候,你们做做样子,却要尽早败下阵来,应该不会有生命危险的,最好败阵的时候,能够……"

林雪儿一扭头,见明圣脸色很是难看,遂住了口。

“能够什么啊!你倒是说?”

“能够,能够下跪认个错。”林雪儿低声的说道。

“放他娘的什么狗屁呢!?陈老哥别去了,让他们砍死咱们算了。”武晨顿时火冒三丈。又见陈哥面色也不好看,心里很不是滋味,接着说道:“老哥,让我出面,我就豁出这条命了。林雪儿,说,你那表哥在哪里,我现在就找他去。”

“你俩别去啦,就听我的,这事是因为我才起的,我给你们足够多的玉元,你们赶紧离开这里也行啊,”林雪儿闻言有些着急了。

“走!?到别的地方还能参加仙考吗?”陈悟道听了很久,认真的问道。

林雪儿犹豫一会儿:“那不能了,因为这里已经记录在案了。但是那,那也比丢了小命强啊。”

“你走吧!”武晨忽然开口,冷峻而坚决。

林雪儿一听,怔了下来,喃喃开口道:“我都是为你们好啊。"

“我说让你赶紧滚!”武晨突然神情激愤,大吼了起来。

林雪儿一直不怎么注意这小子,此刻听他一吼,顿时心里怪怪的,却也诺诺的开始往外走去。

“林雪妹妹,不要替我们担心了,告诉你那表哥,不要留情,到了那日,我也不会下跪的。你回去告诉他,武试那天我必到"陈悟道淡然说道。

林雪儿表情复杂,又犹豫一会终还是离开了屋子,一出门却见那丁二站在门口。

“林雪儿,你赶紧回去!屋里的,他娘的给我滚出来,还计划着要跑啊,真是废物加特大窝囊。”丁二听到了他们的谈话,这次在喊了起来。

武晨听出这声音顿时很压不住火,挣扎着就要出去。

"老弟,切慢。让我来,你先好好养伤。”

武晨看看陈悟道,也见过他受伤,知道他也不是他们的对手。无奈得叹了口气。

陈悟道慢步出了门,看见那丁二又在吐痰,很鄙夷的样子,遂也不说话突然飞身上前,一把抓起他就往后跑去。

丁二只觉一道黑影眼前掠过,便感觉有人抓住了自己的脖领,力道奇大;还没作何反应,很快便被拽到空中,飞速往后离地而起。

陈悟道拽着丁二,中途玉石碉楼上一接力,手臂一甩,顿时将那丁二甩出去了十多丈远。

丁二摔在了一个花坛前,疼得直咬牙,后头看清是那以前的窝囊废小子收拾得自己,顿时大怒:“你大爷的!”

挣扎着还没起来,却见那小子,一腿前曲又飞快掠了过来。

猜你喜欢

  1. 仙侠小说
  2. 古代小说
  3. 穿越小说
  4. 幻想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