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得得文学网 > 小说库 > 重生 > 抗日之陆战狂花

更新时间:2018-07-25 17:45:30

抗日之陆战狂花 已完结

抗日之陆战狂花

来源:落初文学作者:掠过树梢的熊分类:重生主角:常凌风

完整版小说《抗日之陆战狂花》由掠过树梢的熊所编写的军事风格的小说,主角常凌风,书中主要讲述了:战争是一面镜子,能够让人更好认识和平的珍贵。昔日侦察兵穿越成羸弱小少爷,为了生存,更为了彻底粉碎日本军国主义殖民奴役中国的图谋,洗刷近代以来中国抗击外来侵略屡战屡败的民族耻辱,带领小伙伴儿踏上铁血抗战...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站在小山包上可以将整个工区周边的地形一览无余。常凌风让小吴注意观察着伪军的动静,自己则抓紧时间迅速观察周围的地形。只见工区的南面是一片开阔地,因为现在正是冬季,整个大地光秃秃的,显得毫无生气,看样子原来是一片庄稼地,不过现在根本看不出原来种过什么作物。整片开阔地宽2公里、纵深约3公里的范围内几乎没有什么遮挡物,如果从这里逃出去势必会暴露在鬼子的枪口之下成为活靶子。工区西面30米处则是一条河,自北向南蜿蜒而过,河面宽近20米,现在已经上冻,在阳光的照射下泛着晃眼的白光,听小吴说这是洋河的一条支流。河对岸近50米就是一片白杨树林,这片树林从平坦河谷一直延伸到东面的山里,虽然树叶已经掉光了,但树木之间的间距比较小,显得林子很密,离远了从外面看几乎看不清林子里面的情况。

这个地方倒是可以试试,常凌风暗想。

“从那片林子里再往里走就是野狐峪了,据老辈的人讲以前里面还有过黑瞎子呢!”小吴顺着常凌风的目光看去,随口说了一句。

东面地势也非常的开阔,一条近500米的土路上,车老板们一个个甩着长长的大鞭子赶着马车往返于工区和工棚之间。常凌风粗略算了一下,竟然有30余辆马车。这些马车上拉得都是从工区里开采出的大块条石以及挖出的沙土,搞得整条路上尘土飞扬。由于工区到工棚的路非常窄,加之路况太差,鬼子的汽车根本开不进来,只能停在工棚处等着马车将石块和沙土运过来再统一装车运到县城去,这些材料都是用来加固县城的城墙和修筑周边炮楼用的。小山包的北面也就是整个工区,工区背靠着一座小山,从山脚下到半山腰已经被开采出一条长长的沟,整座小山像被硬生生砍了一刀似的,条石都是从这里开采出来的。山顶和半山腰都有鬼子的固定哨,看样子配备了歪把子机枪,在哨位上可以监视整个开采作业带和一大半的工区情况。工区大门处有一个班的鬼子和两个班的伪军把守,戒备森严,进出工区的人员车辆都要严格盘查。整个工区内还有3组流动巡逻队沿着主要道路不间断地进行巡逻,每个巡逻队大概10人左右,鬼子和伪军各一半,配一条狼狗。

常凌风将眼前看到的情形一一都记在脑子里,作为一名合格的侦察兵,勘察地形是一项基本功,在军校考试的时候他的军事地形学向来都是满分,在毕业到部队任职后也是把这项本领练得炉火纯青。

“唉,我说,你们俩***没完了是不是,还不赶紧给老子滚回来!”正当常凌风还想进一步观察的时候,山包下远远传来小胡子伪军愤怒的叫骂声。

“小吴,走吧!”常凌风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道。

“哎。”刚才看到常凌风不住地打量四周的地形,小吴心里明白了个七八分。

两人下了小山包走到伪军的跟前,向小胡子伪军笑着点了点头,小吴抢先说道:“老总,给您添麻烦了,给您添麻烦了。”

小吴的谦卑并没有换来小胡子伪军的好脸色:“***,两个人解个手这么磨叽,赶紧滚回去干活去。”小胡子伪军显然气还不顺。

常凌风和小吴赶紧一溜小跑回到了吃饭的地方。这时,劳工们基本上已经吃完了。一些劳工趁着现在的时间在喝水,日本人是不提供热水给劳工们的,即使是在寒冬腊月里劳工们喝的也都是凉水,有的是从河里直接打来的,有时候干脆就是雪水,不少人因为这个生病甚至死去。还有一些劳工趁着现在这个难得的机会休息一下。

“凌风,你们怎么去了那么久?”守富问。

“没什么,肚子不舒服,多耽搁了一会儿。”

老徐略有深意地看了常凌风和小吴一眼,并没有在这个话题上过多纠缠,道:“下午我们有机会再多帮你干点,你自己照顾好自己。”

“嗯。”

经过中午短暂的休息,常凌风的体力算是恢复了一部分,看来他前世的体质基础现在多少还有点痕迹,这让他感觉稍微有一丝窃喜。

终于,在晚上八点多,也就是即将收工前十来分钟的时候,常凌风在众人的帮助下总算是完成了今天的工作量。这里的鬼子不比要塞、煤矿里的鬼子,要塞是军事重地,对劳工异常的残酷,就算平时不被折磨死,等工程完工之后多半要被杀害,东条英机曾经就采用活埋、枪杀、毒杀等方式将3000余名休建北满军事要塞的中国劳工秘密处决。日本侵略者为了加紧掠夺中国的矿产资源,满足战争的需要,在各个矿山大搞“人肉开采”,以人换煤、以人换铁。在西安(今吉林省辽源市)煤矿,劳工竟然被列入开采消耗的原材料统计,在每生产一吨煤需要消耗的原材料统计表上的栏目里,除了填写消耗多少火药、雷管等项外,还有一项就是消耗了零点几个人。所谓“人肉开采”,即根本不顾劳工的生命安全,强迫他们在没有安全措施、没有动力设备的矿井下,以最原始的开采方式超时作业,完不成定额不给饭吃。劳工通常要在井下劳动12到16小时。鸡西市麻山煤矿连续开展“努力出碳日”,竟然强迫劳工24小时在井下挖煤,完成任务才能出井。而常凌风所在劳工营里的鬼子,肩上的压力远不如要塞和煤矿的,因此对劳工们也没有特别的苛刻。

收工之后,一群劳工又在鬼子和伪军的押送下回到了工棚。

晚饭是一个几乎已经馊了的拳头大小的红薯外加一碗可以照见人影的高粱米粥,尽管味道难以下咽,但常凌风还是风卷残云地吃完了,这个时候必须补充体力,好让身体尽快地恢复。

在点呼之后,劳工们就可以休息了。这个时候已经是晚上十点半了,工棚里很快就传来了阵阵鼾声,一天高强度的劳动已经让这些饥寒交迫的劳工们筋疲力尽了,晚上是难得的休息时间。常凌风躺在铺位上辗转难眠,旁边的老徐轻轻拍了拍他的肩膀,悄悄说道:“我知道你心里在想什么,我们刚进来的时候也这么想过,可是太难了,一着不慎满盘皆输,我们输不起啊!”

“徐大哥,这个道理我懂!”常凌风两世为人,有着领先当前时代近80多年的社会、历史知识和一身过硬的军事素质,怎么会甘心在这个劳工营里给鬼子做牛做马呢。在他接受了来到这个时代的事实之后,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从这里逃出去,他在心里发过誓。

老徐对于常凌风的神奇经历和真实想法自然是不得而知,但他凭借自己的经验和阅历判断,常凌风这小子一准儿正在酝酿着什么,不能任由其继续下去了,这样太危险了。这小子之前只不过是一个富家小少爷,虽说肚子里有点墨水,但手不能提篮、肩不能担担,一副弱不禁风的样子,这样的人是做不成事情的,何况还是那样的大事。只不过常凌风比较善良,虽然家境殷实,但从没干过仗势欺人、为富不仁的举动,所以自己对他也是格外的照顾。但自从这次常凌风受伤之后,老徐总觉得现在的常凌风跟之前的有些不大一样了,但要说具体区别在哪里他有说不出来。反正不能由着他胡来,不然害死他自己不说,还得把大家伙儿一起坑了,对,必须阻止常凌风这危险的举动。打定主意后,老徐又开口说道:“你可别胡来,不然大家都得跟你一起吃瓜落儿。”

常凌风心里明白,老徐向来谨慎,便说:“放心吧,我有分寸!”

老徐白了一眼常凌风,心说你有个屁的分寸,这里的事情哪有你想的那么简单,以后得时刻盯着你才行。

正在这时,小吴从老徐左边探出头来,对着常凌风悄声问道:“你是怎么打算的?”他是个闲不住的主儿,在劳工营这几个月的时间,虽然说没吃多少苦头,但这环境差点没把他憋死,要说逃出去他的愿望是最强烈的。早在白天的时候上小山包方便的时候,他看到常凌风东看西看的,大概就猜出了常凌风的意图。

“连你也跟着胡闹是不?”老徐没好气地瞪了小吴一眼。

“我说徐大哥,你怎么变得这么胆小怕事了呢,这跟你以前的气质可不相符啊!”小吴也不甘示弱。

“这是胆大胆小的事吗,这是赌博,赌输了命就没了!”

“你……”小吴被呛得说不出话来。

“好了,你们俩都别说了,我今天就是上去随便看看。”看到老徐和小吴快吵起来了,常凌风忙说话制止了两人,“以后有什么事情,我会和你们商量的。”

“好,都早点睡吧,明天还要干活儿呢,凌风你身子骨儿弱,还是要悠着点啊”。看来,老徐是真的关心常凌风,常凌风心里一暖。

“睡,睡,睡。”刚才被老徐“教训”了一番,小吴心里很是不爽。

对于当前的情景,常凌风无奈地笑了笑,他非常理解小吴的急躁以及老徐的小心谨慎,向右翻了个身,只见守富打着呼噜睡得正香,不时地吧嗒着嘴,像是在吃什么好东西,心道,这货还真是心大,该吃吃、该睡睡,起码不用像自己一样这么焦虑。

常凌风将白天看到的鬼子人员编配、火力配置和巡逻路线,还有周围的地形迅速地在脑海里过了几遍,在确认没有什么差错之后才放心下来。

这一天多来,无论是身体上的疲惫,还是精神上的紧张,都已经快要超出他的承受极限,常凌风眼皮越来越沉,不知不觉便睡着了。

猜你喜欢

  1. 青春小说
  2. 宫斗小说
  3. 民国小说
  4. 鬼怪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