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得得文学网 > 小说库 > 短篇 > 有山有田有郎君

更新时间:2019-04-23 15:49:08

有山有田有郎君 连载中

有山有田有郎君

来源:微阅云作者:欢欢喜喜分类:短篇主角:郑珠顾长海

热门小说《有山有田有郎君》是欢欢喜喜倾心创作的一本短篇小说类小说,本小说的主角郑珠顾长海,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前世的郑珠误嫁渣男,悄无声息的死在了一个风雨交加的晚上。人生重来一次,她再也不会重蹈前世的覆辙。她种地,卖货,做生意,带着一帮人发家致富。但是……左边三姑,右边六婆,这些人能不能消停点!她真的不想嫁人...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郑秀右眼皮跳了两跳,立即扯着嗓子辩解开了。

“胡说!别尽往自己身上找理由!郑珠,我们一块出去,你好好的,我却什么都不知道倒在了地上,要不是有鬼,你怎么解释?!”

父母疑惑的眼神落到郑珠身上,她拉起裤腿,指着被砸的青肿的小腿,一字一句说道:“晚上要出门,是你提议的,一路走到小树林,也是你带的路,到了那儿,你说东西掉了,要我回头找找的也是你,郑秀,我应该给你什么解释?!”

坚毅的态度,郑守义和郝翠华毫不犹豫就相信了。

傍晚时候,确实是听见女儿间的对话,郑秀更是经常指使大女儿做事。

一切都合情合理,郑珠正是利用了这种合情合理,成功的钻了空子。

郑秀也愣了,她说的,好像都是对的,就连自己都忘了,到底是哪个环节出了错呢……

看着小女儿迷茫的样子,再看看大女儿受伤的眼神,郑守义心里满不是滋味。

自己三个女儿,真正靠得住的,恐怕只有老大,要是这时候寒了她的心,那自己以后……

心思一转,他抓起手边的烟筒冲着郑秀砸了过去,声嘶力竭吼道:“她是你亲姐姐!再有千般不是,你也不该随意的揣测她!看来是我们平时对你太放纵了!现在就给你姐姐认错,不然我打断你的腿!”

说着,站起身顺起柴火就冲着郑秀张牙舞爪打去。

场面混乱起来,一个追,一个躲,还有郝翠华在中间拉架,郑珠在一旁冷眼看着,不言不语。

父亲表面上为自己出头,可实际,还是偏疼了郑秀,要是前世的自己,只怕早就感动冲上去拉架了,可现在……

她拍拍手,顾自进了房间,蒙头大睡。

外面的人都愣了,这几天的人,还是家里以前那个唯唯诺诺的老大吗?

郑守义先回过神来,看来老大对自己也有意见了。他皱眉看着哭泣的郑秀,莫名就烦躁起来,索性理起棍子,发泄出来……

老郑家热闹了半晚上,左邻右舍都在传闲话,受到异样眼光的郑秀恼羞成怒之下,打起了歪主意……

包谷脱了粒,郝翠华带着郑珠赶到村头老磨坊磨面。

前面排了一长串人,推了一路车,郑珠坐在一旁休息,有长舌妇就议论开了。

“郑珠啊,陈立农那人怎么样啊?是不是家里特别有钱?”

“陈家村离这儿也不远,以后想回娘家了,也能随时回来,是挺好的,但村主任那边就难办了。”

……

诸如此类的话,一句接着一句,开始郑珠还耐着性子解释,后来烦了,就不再理睬。

还是郝翠华憋不住了,出声呵斥道:“天天闲的慌,有的没的瞎编乱造!谁再拿这事开玩笑,我撕了她的嘴!”

平日里和她不对付的李寡妇笑一声,搭腔了,“郑珠都跟陈立农睡了,谁不知道!”

郑珠气的脸通红,彻底憋不住了,正打算怼回去的时候,一道声音抢先说道:“随意污蔑别人,以至于造成他人身心受损的,可以着刑量判。”

郑珠回头看,顾长海穿了一身军装,正昂首挺胸走来。

看清楚是村主任的儿子,李寡妇慌了,主任大小是个官,在村里,他要拿捏你,那可没好果子吃!轻易得罪不得!

算清楚这笔账,李寡妇打了个哈哈,开开玩笑就借口有事,推着包谷离开。

其他人也憋着,不敢说话。

“我们桃花村的人,都应该遵循党的群众路线,跟着党走,随意污蔑别人,不是优秀群众该做的事。”看着女人脸上的急色,顾长海莫名其妙就出了头。

说完又觉得自己小心眼,没事掺和这些妇人干什么?

别扭的看了郑珠一眼,顾长海轻咳一声掩饰自己的尴尬,大步离开。

郑珠看着男人背影,感激的笑了笑,转过脸看着之前说话的妇女,满眼冰冷。

有人怕得罪村主任,主动交代了。

“郑珠啊,不是婶瞎起哄,你跟陈立农的事,可是你妹妹郑秀亲口说的!”

一人开口,其他人都附和着。

“是啊,不然我们怎么会冤枉你呢?”

……

郝翠华还在疑惑自家女儿什么时候跟主任儿子有了交情,还没回过神来,陡然听见这个消息,心肝都吓的砰砰跳,下意识的瞟了眼自己女儿,她却是一副平静的模样。

郝翠华张张嘴,却什么话都没说出口,都是自己的女儿,手心手背都是肉,老大是个懂事的,有什么事,回家再说。

郑秀捣的鬼,那是再正常不过的了,又拿到一个公然惩罚她的理由,真是太好了!

郑珠不做声,安静的排队磨了面,回到家把东西归置好,才一脚踹开郑秀的房门,进去就掐着她的脖子,咬牙切齿问道:“为什么诬赖我跟陈立农,你说!”

说着,手一点点用着力。

郑秀吓的不行,拼命挣扎着,想开口狡辩,却只发得出‘呜呜’的声音。

郝翠华吓的不行,慌忙上前拽住自家老大,劝道:“都是一家人,有什么事好好说不行吗?我跟你爹还没死,这不是让外人看笑话嘛!”

一番话,彻底伤了郑珠的心。

会哭的孩子有奶吃,虽说是一家人,可日子久了,心就偏的没边了。

要是郑秀编的瞎话传的人尽皆知,以郑守义的性格,那自己是不是还得嫁陈立农,上辈子的悲剧,难不成要重来一次?

光是想想,郑珠就觉得不寒而栗。

这辈子,怎么也得随了自己的心!

坚定了决心,郑珠松开手,咬着牙一字一句道:“算是我不孝,爹妈把我的户口分出去吧!我想做自己的主!”

一句话,镇住了两个人。

郝翠华的眼泪一下就下来了,手指着她,颤着声音骂道:“你说什么?!你是要往我心窝上捅刀子啊!我养你这么大,就是为了有一天你跟我说,要分出去过吗?!”

母亲的眼泪,让郑珠稍稍动容,可想到前世,她咬着牙齿跪下,一言不发。

猜你喜欢

  1. 轻松爽文小说
  2. 穿越小说
  3. 灵异小说
  4. 幻想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