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得得文学网 > 小说库 > 灵异 > 老袁讲鬼故事

更新时间:2019-04-23 15:42:01

老袁讲鬼故事 已完结

老袁讲鬼故事

作者:倾城日光薇娜分类:灵异主角:孙有福

主角是孙有福的小说叫《老袁讲鬼故事》,这本小说的作者是倾城日光薇娜所编写的恐怖悬疑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神秘、诡异、猜疑、惊魂……这一系列恐怖的词汇都与鬼故事相关联,老袁来给你一一讲述。...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小姐!我想剪个头发可以吗?”

这次小妹没有很直接了当地回绝,她转头看了一下小波。

只见他微微扬起那对毫无情感的眼睛,慢条斯理地说:“好吧!请她先坐一下。”

和前次一样,整个店里又走得只利下小波和一名女子。

小波照例关了大灯,拉了一半铁门,放了首轻柔的曲子,似乎在各方面的条件配合下,才会勺起他“玩人头”的念头。

“安姐好久没来了,最近忙些什么?”

“去国外度假啊!这次回来是参加好朋友的婚礼,所以要麻烦你帮我设计一个吸引人的发型。”

小波总是不忘**一下女客人的颈部,使客人在飘飘然的气氛下,毫无预警地奉上“项上人头”。

“你决定要剪掉这头长发?”

“嗯!”

锋利银白的利剪,由小波操控起来,像个训练有素的小宠物,任由主人摆布。

“你真的不心疼?”特意放低了音调,似乎在朗读着一首讣文。

“一--------点------都--------不------心----疼。”这女子也很斩钉截铁地回答。

话一说完,剪刀已分别在颈部戳出四个洞,刀头刺穿颈部由左边穿出,刀柄部则卡在颈部的右边,一把剪刀牢牢实实地固定在安姐的脖子上。

滴滴的血珠,潺潺自刀尖处渗出,湿透了披挂在安姐肩部的毛巾,一双呆滞的无辜眼神,宜盯着小波看。

“臭女人,看什么看?再臭屁!再嚣张看看!”

小波抽出利剪后,一道血柱如消防栓的水劲一般,喷在工作台前的镜子上,溅得四周如同涂上红色彩漆,即腥臭又恶心。

小波轻轻将头依偎在那女子的脑袋瓜旁,轻吻着被血染红的脖子,并用舌尖轻舐着颈项,享受那温热血味。

窗外皎洁的月光,安详的宁静夜色,而窗内腥红的血景也透露出这杀人魔王满足的脸色。

之后的日子里,有客人在晚上十点打烊时,才突然说要做头发的,都是由小波一人包办。他就住在发廊楼上,同时本身又是老板,自然不会引起员工的怀疑。但,这群不甘心这么平白无故就冤死的幽魂,却陆陆续续颢灵出笼,使美容院从此鬼影幢幢、万“头”钻动。

七月下旬,美容院白天的生意差了很多,很多小妹整天站店里,也不见半个人影来捧场。

小枫和素琴是两名刚来上班的子妹,今天百般无聊地在门口“站只哨”等着客人上门。

小枫的眼神虽然是没有什么元气,但眼珠子仍是在店内四处游移,随时恭候设计师老爷们的差遣。

突然,她两颗眼珠子像通了电一般,定格在置布箱上﹝放置毛巾的箱子﹞,她隐隐约约地感觉到箱子在左右晃动着,里头似乎有什么东西要冲出来似的。

“素琴!你看,那箱子在动耶!”小枫一把抓住素琴的手,示意她看。

素琴并不以为意,只认为这是小枫站太久,头晕脑胀的错觉。

九点三十分时,全部的员工早将店内打扫干净。幸好,今晚也没什么客人,大伙也落得轻松。小波所住的三楼,除了外头的公共楼梯可相通外,在美容院内自有一个小楼梯,直达小波的房间。

十点钟不到,整个美容院一片漆黑,反倒是三楼的房间里欢乐生日派对正开始。

“小枫,到楼下拿几个杯子上来,还差两个。”

小枫皱了皱眉头,一副不情愿的苦瓜脸。一想到下什那个诡异的置布箱,使得原本就没什么胆子的小枫,更是坚决不去。

“黄哥,你….你叫别人下去好不好,下面那么黑,我不敢。”

“你少发神经了嘛!那这样好了,素琴,你陪她下去。”

越往二楼光线越暗,尤其是小枫,一想到下午的那一幕,就心悸不已,汗流浃背。

两人几乎是在黑暗中感凭印象摸索前进,而这两名菜鸟竟然害怕到连电灯开关都不晓得在哪里。

“素….素琴啊!杯子放在哪边?”

“就在咖啡壶的下面。”

“没有啦!你自己来…..来拿。”

“喂!你很麻烦耶!再摸摸看啦!”

两人就在这拉拉扯扯之间,拖出了一大堆的东西。

“素琴,我怎么摸到圆圆的东西?好像安全帽,又好像……”

两人不约而同的打了一个冷颤,小枫的手仍停留在似是人的脸型五官上,整个手像被磁铁吸住一样,怎么收也收不回来。

素琴找到了电灯开关,屋内立刻灯光大作!

不开则已,一开之下,两人几乎吓得魂飞魄散,因为眼前的一幕足以令人当场口吐白沫,七窍流血的。

每个工作台前的镜子,都浮着一颗颗的人头,像钟摆似的左右摇晃,人头与人头间还彼此交谈着,脸上的神情颢出十分悲戚的样子,流出的尽是源源不绝的“血”泪?

素琴的脚边也扯列着一行如西瓜般的人头,其中有一颗正被小枫给捧在手掌心。

两名弱女子在看到这幅景像时,不消五秒钟,早就晕死过去了,哪有喊叫的力量。

楼上的一票人开始疑心她们怎么去了这么久小波神色不定地决定下去瞧睢。

也许是自己冥冥之中也猜得东窗事发,铁定是小枫和素琴碰到了不该碰的东西,不然怎么会搁那么久的时间呢?

楼上的一票人开始疑心她们怎么去了这么久,小波神色不定地决定下去瞧睢。

小波越接近二楼时,越感到梯口处的温度急速地骤寒,同时,有细如蚊蚋的微音,似乎在低耳交谈着。

小波一路走到工作厅中,并顺势地朝着玻璃窗向外一看,竟然从玻璃窗中反映出惊心动魄的画面。

全部的幽灵人头如同伺机已久的猎豹见到猎物一样,全都集中目标向前扑去,把jacky的头当成一顿丰盛美味的晚宴,大口地啖咬着。

等到小波要大声喊叫时,喉咙已被无情的利齿狠狠撕咬下来,五官上的皮肤也被扯剥下来,就连头皮也被这些恶魂咬住,像剥橘子似地硬抓开来。

此刻的小波下半身是完好如初,颈部以上简直活像个骷髅头,除了两颗眼珠还嵌在窟窿里外,其余只见头骨外露,惨不忍睹。不消三分钟,气若游丝的小波被“冤死鬼”活活地剥皮至死。

楼上的人尽情地享受着热门音乐、美味佳肴,以及香醇美酒;而楼下却成为鬼怪横行、腥风血雨的人间炼狱。

第二天凌晨,这家美容院的门口挤满了警车及警调人员,现埸场一片零乱,从一楼楼梯口处一直到三楼入口处全被警察封锁。

刘景所在的大学可是出了名的好,因为每堂课都能保持百分之百的出勤率。这个出勤率的保持当然是因为有着十分严谨的考勤制度,那就是指纹考勤机。指纹考勤机的出现让所有打算逃课的同学大失所望,只能有课必到。刘景也是一样,每天忙着出勤公共课和专业课,还有晚修。

辅导员把鼓励出勤工作下分到每个寝室,归寝室长负责。刘景寝室的寝室长刘洪志多次强调过,谁要是不能出勤,就是给他找麻烦。

这天晚上,微风入室,何其凉爽。刘景的室友莫磊收拾好书本后,发现门被锁住了。莫磊开始找钥匙,可是翻遍所有可能有钥匙的地方,都没能找到。

情急之下,莫磊掏出手机准备联系室友,让他们回来帮忙开门。然而意外不止一次地发生——莫磊的手机没电了。

“该死的宁浩波,要不是你玩我手机,它也不会没电的。”莫磊咒骂道。

晚修八点开始,十一点结束,所有学生必须出勤满两个小时,到场时刷机一次,退场时刷机一次。这样,指纹机才能证明晚修的同学修满了两个小时。

充电器!莫磊想到了充电器,于是找了一圈,结果仍然是毫无发现;之后莫磊又想到了上网发信息,却发现寝室内断电;莫磊开始叫喊,希望有人来救他,然而同学都去上课了,自然没人理会他。

想到如果不能出勤就会承受很多指责,莫磊恐惧至极,看了看窗户。

莫磊住的是三楼,从三楼跳下去应该死不了,但受伤是肯定的。莫磊看了看时间,已经到了八点,如果一个小时内不能出去,出勤的事就完蛋了。

就在这时,莫磊听到了嗡嗡嗡的响声,那是闹钟的声音……

第一个发现莫磊尸体的人是刘景。当时的时间是八点半,刘景回寝室打算拿书去上晚修,结果打开门时,看到一个黑影躺在地上一动不动。

刘景按下电灯开关,灯没亮。等走近那个黑影时,他才闻到血腥味,并且看到了地上那片已经快要凝固的血迹。

刘景这才发现这个人竟然是莫磊。莫磊已经死亡,胸口处有一个三角形的伤口。

事发之后,校警在第一时间赶到。这个时候,宁浩波和寝室长刘洪志都回到了寝室。

现场被保护得很好,校方人员和一干学生都堵在寝室门口等待着。

寝室已来电了,校警肖以默初步检查尸体后得出结论:“死者莫磊是被三棱刮刀刺中心脏失血过多而死。

猜你喜欢

  1. 种田小说
  2. 武侠小说
  3. 惊悚悬疑小说
  4. 宠婚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