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得得文学网 > 小说库 > 都市 > 情良为成觞

更新时间:2019-04-14 16:25:59

情良为成觞 已完结

情良为成觞

来源:青墨云作者:忆笙箫分类:都市主角:李意戚五月

精品小说《情良为成觞》是忆笙箫所编写的都市言情类小说,主角李意戚五月,内容主要讲述:他是世间难得一见的美男子,更是声名在外的李家大少,奈何男生女相,注定不详,他的命运坎坷,命途不安。是命中注定?他不信,他却偏要逆天而上,俯瞰人间百态。她不过是人世间渺小如尘的平凡女子,无才,无德,可他...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老祖宗,我错了,甚儿以后会改。三姨娘,我错了,你就大人不计小人过,原谅我吧。”李甚率先开口,起身。离开座位,众人还在好奇他要到哪儿,就见他端着眼前的酒杯诚恳的弯腰站在三姨娘的眼前。

三姨娘是又尴尬又气愤,她要是不接,人家就会说她为难个小孩子,她要是接了,人家又会觉得她一个做长辈的还要跟个小孩子一般见识。

这一招,用的真是贴切,打蛇打七寸。不愧是那个人的儿子。一击必中。

“怎么,觉得还不够,非要吵?要吵回家给我吵去。真不知到你是怎么教的小孩,还好离儿不是跟着你长大。”

三姨娘煞白了脸,知道老太太戳到了自己的痛处,自己的儿子轮不到自己来养,那样的痛比在自己身上戳了几个洞还要难过。

就在这个时候,大夫人朝自家的女儿使了个眼色。

李家二小姐款款起身,走到老太太的跟前,蹲下,抱住了老太太的膝盖额头顶在上面一阵摩挲。

“老祖宗哎,你老还是不要生气的好,你这一生气啊,就会气坏了身子,为一个不懂事的人气坏了身子,哪儿值得,你说是不是。依我看啊,你老还是专心看戏的好。”

李青菲。潇湘常在水边作,不敌景城清妃美。这清妃说的就是她。

“还是女儿好,你看多贴心啊。算了,也别理她了,什么样的主子带出什么样的人,过了这么多年还是一样。好了,陪奶奶看戏可好?”

这李家老太太拉起她的手,就往自己身边靠过去。

小厮见状,识相的搬了张凳子放在老太太的旁边,迎上李家二小姐。

这厢,老太太一派母慈子孝的场面,那边,三姨娘懊恼的接过李离递过来的茶。

这李家老太太都说了,还是看戏的好,既然三姨娘也把这赔罪的酒给喝了,这李家的笑话都完了,众人都觉得没有什么好看的,所幸都把视线转到了戏台上,好戏这不是就要开始。

四周的灯光暗了下去,紧接着戏台周围的灯光全亮了,整个的戏台在灯光的照耀下亮如白昼。穿着红色的衣服的戏子从幕布后面款款走来:

“看落絮飘零现况,生关死劫历遍城门穷巷,世显永伴长平合葬,江山劫转希望,唯求盛世胜天堂,丽影丧身永远莫回余情荡,泪光浸杯里月光,两心知慢咽葡萄酿……”

“丫头,你知道她在唱什么吗?她说……”段文韬探了个头上来,作势就要开口。

“……”

“要我说啊,就该给这个女人两个耳光,你说是不是啊,丫头。”见五月没有话说,段文韬又找了个借口,他就不信这个丫头还能够耐得住这个性子看下去,他段文韬可不是那些酸腐的秀才,有事没事老爱哀春觞秋,吟诗作对。

“段文韬,你好吵。”五月白了他一眼,继续看戏。

五月不是不喜欢听戏,只是后面一直有个絮絮叨叨个没玩的段文韬,再好的兴致也会被他给折磨的无影。

“哎,丫头,你看你看,那儿跑过去一只猫,唉唉哎,后面追过来一只老鼠。”

“段文韬,你做死啊,吵吵个没玩,你还让不让人家听下去。”

五月“啪”的一声踹开脚下的凳子,脑怒的看了一眼段文韬。

死段文韬,你不要看戏,还让不让别人看了。

“哟,丫头,你那么生气做什么,我这不是担心你听不懂再说给你听吗?”段文韬嬉皮笑脸的赔上去,又朝长安使了个眼色。

饶是五月不聪明也知道段文韬的歪歪肠子在打什么鬼主意。

“五月,你不要生文韬哥哥的气好不好。”

“才不管他呢。”

她才不会生气。

虽然是这样想,但是话还是说出了口。死段文韬,明明知道我不会和长安计较。

“那好啊,我们继续听戏吧。”

五月对着长安浅浅一笑,当是回答。却不知道这里的一切落到了有心人的眼里。

“大少爷,你看这……”黑衣男子拱手看向对面的男子,男子的身影隐在黑夜里,黑衣,黑帽,黑斗篷。整个身子都笼罩在黑色里,与夜色一般无二。看不见他的外貌,但从青翠的声音依稀可以猜测得到这是个少年。

“张叔,李家今天这么大的动静,莫不是让他们发现了我的存在?”少年问,刻意忽略掉黑衣男子说的那一幕。

郎骑竹马来,竹马绕青梅。好生让人羡慕嫉妒。

“回禀少爷,属下并没有发现什么的动静,但是少爷,不要责怪属下多嘴,那个小孩子还是多加防范的好。”那个唤作张叔的男人说道,视线不禁意间看向了一个点。

而那个点赫然是刚才五月坐着的地方。

“张叔无须担心,要是真的那般,杀了她还不如直接利用,倒是便宜了我们,你说对吧,张叔。”

“可是,少爷,放她在你身边我不放心。”张叔担忧的说道,自己的职责就是誓死保护少爷,要是少爷出了事,如何对得起泉下的兄弟父老乡亲。

“张叔,我已不再是当年的那个什么都不会的小孩了。我这条命是用我娘的命换的,我怎么会让自己这么快就死去。”少年说完,警惕的看了一眼四周,没有发现异样,呼了一口气,转身看向张叔,使了个眼色,然后两人起跳,倏然间,什么都看不见。

只有晚风伴着明白的月光吹过,树枝吱呀的发出一声,仿佛刚才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切只是个梦。

作坊里还是只有长安贴心。哪里像李一,成天冷冰冰的,不笑也不怒,生气了就盯着你看,看的心里发毛去,也不像那个段文韬,每天都说着不讨人喜欢的话,还成天想着要做那个什么的盖世英雄,结果被人追着满院子跑。

虽然,长安是作坊工头的女儿。

五月果然没有再和段文韬计较,不过从开场到现在,五月还真是没有再理会过段文韬,不管他怎么哄怎么骗。

他长这么大,还没有遇见过这么倔的人,说不理人就不理人。

哎,无聊的转头四处观看,这时间还真是难熬,好不容易看了大半场的戏,看着架势是没有半个时辰还不一定唱的玩。

余光不小心看见了边角处的李一,微分刮起她的衣角,偏飞飘然,精美细致的无光在月光下仿佛是一个走入凡间的仙子,如果没有那眼神里面的冷意。

冷,莫名其妙的冷。段文韬吓得打了个冷颤,果断决定还是听戏的好,无聊总比被人盯着的感觉好。

不过他段大少爷向来不和女人计较。

“五月。”长安靠过来,“我们不要和李一玩好不好。”

长安话还没有说完,五月只觉得后背是一片的冰凉,不用猜,也知道是李一刻意为之,这样的冷的视线,整个作坊也只找得出她一个。

不过自己又没有做什么对不起她的事,自己担心什么。

“啊……为什么?为什么不和李一玩?”

虽然李一这个人平时冷冰冰的,对谁都是一副爱理不理的样子,虽然也有那么几个不怎么喜欢她的人老是说着什么的红颜祸水之类的话,但是,李一还算是一个好人,至少她不会随便的欺负人,不会嘲笑其他的人。如果说有的话,也就是自己一个,不过说到底他也没有嘲笑过自己,顶多算是不喜欢自己。

“五月,他们都说她是红颜祸水,和她玩会给自己带来噩运的。”长安拉着五月低下头用两人能够听的到的声音说道。

“别人说什么你都信。”五月白了她一样,恼怒她的不争气。

“五月,五月!这是大家都知道的事。”长安不死心,缠上来。

这话说的不假,作坊里面谁都知道,李一天生福薄,不是害人就是害己。

这样的的女子,若非家里面大富大贵,那么必定是心比天高命比纸薄,虽然没有沦落风尘,但确实是命不好,克死自己爹娘,委身到此。

戏台上的声音飘忽不定,传到李一这儿的时候听的到的也是模模糊糊的一片。

人生如戏,戏如人生。

台上的人卖力的唱,台下的人卖力的看。

李一背靠这椅子看向天空,不知何时,飘过来一片乌云在,遮住了月光,明白的月关在周围撒出一片好看点额月晕,映在黑色的云层上,渲染了一片。不多时,乌云散开。皎洁的月光倾泻一地,打在长满了草的地上,坐满了人的地方,绿柳,封了口的酒坛上。

微风轻轻的吹了过来,卷起李一的裙角。

台上咿呀不断的声音传来,模糊的听见她唱着:“帝女今配盛装,暂借新房做新房,且相看且相望。”

“一一,你还好吧。”

李一正了一下自己的脑袋,瞟了一眼身边的五月。

这个语气,莫非她在这里站了一段时间?

“戏完了。”李一问。

“诺,也快了吧,我见你一个人在这里,好像不开心的样子,你是怎么了。”五月蹲下来,视线刚好和李一的视线平级。

“哦。是吗?似乎这都与你无关。”李一一字一顿的说到,轻蔑的眼神透出与你无关四个大字。

“可是,你看起来好像很不开心。”

“你有时间在这里关心一个无关紧要的人,你还不如好好的关心一下你自己。”五月这才发现,整个过程中,李一的眼睛都没有看过自己,倒是一直盯着不远处的戏台。

沿着李一的视线看过去,原来戏不知道什么时候结束了,散场的人群拿着自己的凳子纷纷的往外走去。

“怎么,还不走?难道要我请你不成?”

自己还是太过多情,那样冷冰冰的人怎么会温柔的时刻?看来自己是真的不能自作多情。五月心里暗忖。

甩甩头,转身就走。

李一,我再也不要理你。

猜你喜欢

  1. 职场对决小说
  2. 幻想小说
  3. 种田小说
  4. 暖婚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