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得得文学网 > 小说库 > 言情 > 侯门锦绣

更新时间:2019-04-14 15:49:12

侯门锦绣 连载中

侯门锦绣

来源:微小宝作者:景秀分类:言情主角:韩景恒芮若瑶

韩景恒芮若瑶是《侯门锦绣》这本小说的主角,它的作者是景秀,接下来就请各位一起来阅读小说的精彩内容:她,是宰相嫡女。因为好奇混入青楼之中,不巧碰到了风流浪荡的韩景恒。作为朝中重臣,韩景恒对芮若瑶一见倾心,直接求娶。但她喜欢的人却是青梅竹马的裴雨寒。可因为一场谋杀,两人反目成仇。他一心复仇,欲置她全家...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芮若瑶和顾林烟随便找了一个席位便坐了下来。

“这位公子可是有些眼生,从前可是没见过的。”坐在芮若瑶旁边的一个公子哥搭话道。

芮若瑶反应极快,立马做辑行礼道:“在下陈南笙,敢问阁下姓名?”

顾林烟放心地看了一眼芮若瑶,心里笑道:没想到芮若瑶这个丫头这么上道。

“陈兄安好,在下欧阳月白。”白衫男子回礼道:“陈兄可是第一次来?”

“正是。”芮若瑶回答道。

“哈,”欧阳月白笑道:“我来给你介绍一下。”说着指向了天台中间:“你看那个弹琵琶的姑娘,我们都叫她彩月,她是东城最好的琵琶女,连皇宫里的乐坊都比不上她。”

接着指向天台右边:“你看那个弹古筝的,我们叫她李小烟,她是这里年龄最小的艺伎,但是她的古筝,可谓是天籁,最重要的是,她有一双纤纤玉手,漂亮得很。”

……

接着芮若瑶听欧阳月白把在座演奏的所有艺伎都介绍了一遍。

“欧阳兄可是常客?既然能将这些人的名字全都记下,在下佩服、佩服。”芮若瑶夸赞道。

“陈兄谬赞了,”欧阳月白举起面前的酒盏,一饮而尽,“我只是,解闷儿时常来这里听她们演奏罢了。”

“倒是许久未见王兄来了……”说着,欧阳月白转向了顾林烟,想来二人皆是旧识……

“哈哈,这不来了吗?”顾林烟敬酒道:“我带了朋友来,一起来听彩月姑娘悦耳的琵琶曲。”

“原来是王兄的朋友,我一看就觉得气度不凡……”欧阳月白赞美道。

正说着,琴瑟声戛然而止……

“那么接下来,奴婢有一事相求。”名叫李小烟的姑娘突然开口,她的声音如同黄鹂鸟般悦耳,引得芮若瑶目不转睛地看着她。

“今天是彩月姐姐的生日,我想请在座的各位文人大家都为姐姐写一首生日贺词。”李小烟笑语盈盈。

“烟儿,”彩月姑娘见状娇嗔道:“你这惊喜姐姐可担待不起啊。真是的,各位客官莫要见怪,妹妹尚且年幼,不懂事。”

“无妨……”一个浑厚的男音响起,离芮若瑶很远的地方,一名身着墨色长衫的男子起身,“哗……”的一声打开了自己的扇子,挑眉道:“既然今日是彩月的生辰,那我刘某便先吟诗一首,在下才学疏浅,还望彩月姑娘莫要嫌弃。”

“那就有劳刘公子了……”彩月笑道。

“天津桥下阳春水,天津桥上繁华子。马声回合青云外,人影动摇绿波里。绿波荡漾玉为砂,青云离披锦作霞。可怜杨柳伤心树,可怜桃李断肠花。此日遨游邀美女,此时歌舞入娼家。”

“娼家美女郁金香,飞来飞去公子傍。的的珠帘白日映,娥娥玉颜红粉妆。花际徘徊双蛱蝶,池边顾步两鸳鸯。”

“倾国倾城汉武帝,为云为雨楚襄王。古来容光人所羡,况复今日遥相见。愿作轻罗著细腰,愿为明镜分娇面。与君相向转相亲,与君双栖共一身。”

“愿作贞松千岁古,谁论芳槿一朝新。百年同谢西山日,千秋万古北邙尘。”

刘公子出口竟成章,在座皆哗然!

“在下也有首诗,想要送给姑娘。”芮若瑶正沉浸在刚才那首诗词的美妙之中,她不曾想到原来这种地方竟然有着这般人才。突然又被一个声音转移了视线。

芮若瑶不禁打量起这个男人来,他穿了一件蓝褐色的长袍,腰间挂了一枚用翡翠雕刻而成的吉祥扣,可见此人的身份一定不简单。

“呐……”顾林烟小声地对芮若瑶说:“这个韩公子,可是用的真实名姓,而且啊,这可是朝里的一员宰相!……”

芮若瑶一听顾林烟的说辞,便更加注意起了韩景恒来,若是宰相,那想必是和爹爹同在朝野为公的吧,可是为什么从来没有听父亲提起过呢?

“彩月谢过韩公子……”琵琶女彩月起身行礼道:“公子的吟诵功底十分了得,彩月听了自愧不如……”

“那他这样出入青楼,不会有闲言碎语吗?”芮若瑶小心翼翼地问顾林烟。

“自然是会的啊,”顾林烟轻轻伏在她耳边说:“可是他自然是毫不在乎的啊……就连皇上都知道他常常出入青楼楚馆,但从来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

“这是为何?”芮若瑶问道。

“因为他的旷世之才啊,”顾林烟说道:“你可知,在朝野中,他是反动派中的中立者,反动派之所以这样长久的屹立不倒,就是因为他这样的骨干人物存在。”

“姑娘不必言谢,我韩某今日也是有愁,如千丝结般难解,”韩景恒说道,面露无奈之色:“哎,能听得彩月姑娘的琵琶,我韩某心满意足啊,区区吟诵算的了什么?”

“来人啊……”说着,韩景恒唤道:“给我现在抬十两黄金,赠给彩月姑娘!”

芮若瑶一听,愣在了原地,这人竟然这样大方的吗?若是自己的爹爹能有他半点大方,那也不会被盖一个“铁公鸡”的名号了……

正想着,又听韩景恒一和:“再抬五十两黄金过来,给我分给在座的宾客!来者有份,一个都不许给我落下!”

这二连击把芮若瑶搞得一脸懵逼,“这……这……这……这这……”

“咳,”见芮若瑶震惊的可爱模样,早已司空见惯的顾林烟悄悄对她说:“你不必惊讶,这位可是出了名‘散财童子’,上次他给每个人,一人送了一枚东海产的夜明珠,那可是珍品!但在场的,人手一枚……”

“我的天呀……”实在想不出什么词汇可以描绘出芮若瑶的惊讶,她几乎像是见到了财神爷一样,愣愣地对顾林烟说:“他怎么这样有钱呢?”

“毕竟是皇上喜欢的宰相,自然是捧在在手上的宝贝,”顾林烟用有些嘲讽的语气说:“平日里有什么宝贝,自然是先赏给他的……”

“哦对了,”顾林烟突然想到了什么,坏笑道:“除了他啊,在皇上身边最得宠的年轻人,也就你家那位‘雨寒哥哥’了……”不知是不是故意的,顾林烟专门加重了“雨寒哥哥”这四个字。

芮若瑶倒是没有被顾林烟的不怀好意吸引过去,只是急切地追问着:“原来雨寒哥哥在皇上那里很得宠啊!”

正说着,韩景恒却突然走到了二人面前,手里是一提的黄金……

“二位公子,这是在下的一点薄礼……”韩景恒张口,正巧芮若瑶将目光转向了他,一瞬间,仿佛静止……

一眼万年是什么……?

韩景恒在一瞬间觉得,一眼万年不过如此……一时间,他注视着芮若瑶,竟是看愣了……

“敢问……敢问,阁下姓名?在下……在下为何从未见过阁下?”愣了半天,韩景恒结结巴巴地问道。

芮若瑶也有那么一瞬间的错愕,她突然有种“犹似故人归”的莫名感,心底涌上的温暖让她一下子慌了神儿……

“在下……在下芮若……啊!不不不……”芮若瑶竟然在一时间脱口而出自己的真实名姓……

在一旁的顾林烟竟是紧张地捏了一把汗……爆出真实名姓倒是不怎么要紧,要紧的是,芮若瑶的父亲芮继峰可是韩景恒的敌对党派啊!

“在下、在下……在下陈南笙……”芮若瑶一时慌了,结结巴巴地站起来,毕恭毕敬地拱手做辑道。

韩景恒听到“芮”这个字眼,一下子回过神儿来,细细打量着眼前的这位“兄台”,问:“阁下可是刚才吐露着什么‘芮’字?”

“刚才我们正在谈论柳宗元的《江雪》,”顾林烟在一旁赶紧解围道:“我与陈兄聊着古人写雪的诗文,正好说道‘瑞雪纷纷降丰年’这一典故,韩兄这样打断了过来,想必是陈兄还沉浸在‘瑞雪’的字眼里吧。”

芮若瑶快要哭出来了,她简直太感谢顾林烟的解围了……

“哦?”韩景恒一见顾林烟,便稍微放松了些警惕,笑道:“那是在下的不是,在下在这里给二位道歉了,喏,这点薄礼,当做赔罪……还望二位不要见怪……”

说着将两提黄金递给了芮若瑶和顾林烟。

“见怪倒是谈不上,我们还得感谢韩公子的慷慨之赠啊……”顾林烟接过黄金,因为她知道,拒绝这赠礼,可是会得罪韩景恒的,这位“散财童子”,总是记不收赠礼的人的仇。

“那下次王公子和陈公子谈诗之时,一定记得唤上我这个门外汉啊,在下好和阁下多多学习些……”韩景恒笑着说。

“那定是可以的……”顾林烟说道:“我想陈公子也是乐意至极的……”说着给芮若瑶使了个眼色。

“呃……啊?是是是……乐意至极、荣幸至极……”芮若瑶慌乱地接话道。

也许是见到了父亲和裴雨寒的敌对党派的骨干人物,芮若瑶多少有些紧张,即使她努力克制,但还是力不从心……

不过还好韩景恒还在似醉非醉的状态,并未起什么疑心。他招呼玩这两个人便又转向了旁边的人。

只不过……

他微醺的脸颊,似乎比上一秒更加红润了……

猜你喜欢

  1. 古装小说
  2. 婚姻爱情小说
  3. 欢喜冤家小说
  4. 冤家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