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得得文学网 > 小说库 > 仙侠 > 仙姬为后:傲娇帝君别太狂

更新时间:2019-04-11 09:48:13

仙姬为后:傲娇帝君别太狂 连载中

仙姬为后:傲娇帝君别太狂

来源:微小宝作者:帝君万安分类:仙侠主角:姜姽婳白龙帝君

小说主人公是姜姽婳白龙帝君的小说叫《仙姬为后:傲娇帝君别太狂》,本小说的作者是帝君万安所编写的仙侠类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一次灵族大战,让姜姽婳和她的族人们一夜之间成为稀有动物。白龙帝君继位,一道帝旨,让她这只底层麻雀抖身一跃,变身四品娘娘!帝君倾身邪笑道:“不止呢......”终于翻身农奴把歌唱,姜姽婳白天上朝为君上辛...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大嬷嬷转而递给姜姽婳一件浴袍(古代浴袍),指着旁边盛水的脸盆对姜姽婳道:“灵秀女,将你的妆卸掉。”

姜姽婳并没有马上卸妆,而是询问着大嬷嬷,“嬷嬷,请问,奴婢可以将奴婢的卸妆水和洗漱用品拿出来吗?”

“自然可以。”

姜姽婳穿好浴袍,环视一周,找到自己的行李箱,拿出自己的洗漱用品,又毫不迟疑的走回来,开始卸妆。

“净面。”

姜姽婳又开始洗脸,刷牙。

待姜姽婳将一切都做完后,大嬷嬷又紧接着道:“抬头,转过来。”

卸妆后的姜姽婳,和画妆的样子并没有差多少,只是落尾眉短了些,脸色(呃。。我该怎么形容呢?象牙白?词穷中。。。)唇色有些苍白。

两位嬷嬷对视着点点头,“可以。”便要姜姽婳进浴桶里洗漱身子了。

姜姽婳发誓,她这辈子都没有洗这么仔细过,那个地方被洗了几遍不说,二十个指甲缝也愣是给仔仔细细的掏了个遍,耳朵洞和鼻孔也用小棉签给洗了好几遍!灵秀女想,估计就差没把她掰开好好用肥皂搓搓她的内脏了!

临近亥时(晚上十点),姜姽婳这才被“洗涮”完毕。

不对,怎么有种母猪待宰的赶脚。。。不会是她们觉得我不通过,准备把我带下去杀了放血吧。。。

姜姽婳胡思乱想中。。。

两个嬷嬷拿着一件宽大的水绿色寝袍直接给姜姽婳罩上,在胸前打了个结。姜姽婳看着嬷嬷的动作,不住的在心里嘀咕:这寝袍可以改名遮羞布了哦,确定不给内衣穿吗,我有带内衣唉,不给穿吗?不穿吗????

一切准备好,大嬷嬷从屏风外叫来一位侍者,让姜姽婳趴在侍者背后,侍者直接背起姜姽婳将她送到了君上的寝殿。

侍者将姜姽婳背到君上的寝殿,放在帝床上就离开了。此时,寝殿里只有姜姽婳一个人,她全身上下只着了一件寝袍,连鞋子也没有,所以姜姽婳并不敢下地,只是坐在帝床上打量着整个屋子,屋子里烧了暖炉,只穿寝袍并不会觉得冷。殿里除了桌椅,衣架一些日常起居用的以外,还有一个书柜,书柜上琳琅满目全是书,只是距离太远,姜姽婳看不清具体是哪些书。不过这并不阻碍君上在姜姽婳心中留下勤政爱民的好印象。

姜姽婳又回头看看帝床,这帝床和一般的古床还不太一样。只有床顶,四面都没有床壁。因为到了冬天,床的四周都挂上了比较厚重的月白色绣金丝盘龙帐,君上还没有就寝,所以除了靠墙的床头,其他三面的围帐都别在床柱上。

帝床非常大,姜姽婳目测应该是宽三米,长不到四米。只可惜床不够软,不然姜姽婳真的很想站上去蹦两下。。。不过她也只敢想想了(′??`?)

但是哦,不可以蹦,走两下应该没问题吧?想着,姜姽婳就站起来,非常仔细的看了看四周。嗯,没有人!

于是姜姽婳就大胆的在帝床上走了起来,一圈。两圈。。三圈。。。这床,够大!走起来,真方便!估计就算是穿着曳地一米的长裙子,裙尾也卷不到一块去。唉~要是我能有一张这么大的床就好了。在软一点,更好!想罢,姜姽婳又在床上蹦了两下。。。

寝殿门口,君上自从姜姽婳转第二圈的时候就已经在了,却并没有进去,也没有出声,就站在门口看着姜姽婳在他的床上闹腾。大管侍感受到这微妙的气氛,不敢出声。一直到姜姽婳在帝床上开始肆无忌惮的蹦哒,君上才开了口,“好玩吗?”

姜姽婳下意识的嗯了一声,才反应过来,有人来了。于是转过身来,看见来人身上霜色龙袍的一瞬间里,不停的思考着,完了完了,玩过火了,,怎么办?行礼还是求饶?

下一秒,姜姽婳已经因为腿软跪在了帝床上,“君君君君上。。。”

姜姽婳终于反应了过来,忙向君上行了个大礼,恭敬道“奴。奴婢。见过君上。”

君上并没有叫起,向后一扬手,大管侍便拘着礼下去了。君上慢慢踱步至帝床边,姜姽婳吓得不敢乱动。

其实君上并没有要怪罪姜姽婳的意思,只是觉得她挺大胆,便随意问了句。现在看着面前受惊兔子般的人儿,突然起了逗弄的心思,“孤在问你,好玩吗?”

床上跪着的姜姽婳已经快要哭出来了,君上,你这么问我,确定不是想玩死我吗?

“好……玩?”姜姽婳试着回答……

“嗯?”

“呃不好玩不好玩。”

“怎么,不满意?”君上阴恻恻的问道。

姜姽婳简直欲哭无泪,看吧,我就说嘛,怎么回答都不对!

“君上,奴婢知错了。”姜姽婳颇有种誓死如归的赶脚。

“哦?知错了,哪里错了。”君上挑挑眉,他的声音很好听,可能是见了姜姽婳这样,心情有些愉悦,语气也跟着轻松了一些。

但这在心情异常紧张的姜姽婳听来,就有兴师问罪的意思了。姜姽婳此时已经快要生无可恋了,反正要死,就死的痛快点。

“奴婢不应该。。。”不应该什么,词穷啊。总不可能说不能再你床上蹦哒吧!

“奴婢,不应该亵渎帝床。”还是命重要一点。。。请死什么的都是浮云。

君上差点没笑出声来,亵渎帝床,亏她想的出来。

“君上,奴婢知错了,君上。。”姜姽婳壮起胆子抬头瞄了一眼,又赶快低下头去,“君上饶了奴婢这次吧”越往后说,姜姽婳声音越小。

君上觉得逗弄的不能太过火,小心吓坏了刚来的小老婆。于是扶着姜姽婳的胳膊,将她扶起来,“无妨。”

姜姽婳因为跪的久了,脸部有些充血,君上瞧见她这副模样,颇有些好笑。本想歇下的逗弄心思,又浮了起来。这时两位侍女进来,将帝床两侧的围帐放了下来

君上也没有再说什么,站在帝床前,当着姜姽婳的面开始宽衣。姜姽婳见君上这番动作,动又不敢动,又羞得无地自容,只好悄悄抬起手,遮住自己的眼睛,非礼勿视非礼勿视。。。

猜你喜欢

  1. 现代小说
  2. 暖婚小说
  3. 欢喜冤家小说
  4. 职场对决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