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得得文学网 > 小说库 > 言情 > 特工王妃不好惹

更新时间:2019-03-14 10:48:41

特工王妃不好惹 已完结

特工王妃不好惹

来源:有书阁作者:小胖子分类:言情主角:楚俏澹台云瀚

《特工王妃不好惹》是小胖子倾心创作的一本古代言情类型的小说,这本小说的主角是楚俏澹台云瀚,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她,楚俏,乃骠骑大将军的嫡长女。自出生就加封宁安县主,与摄政王指腹为婚。可谓是贵女中的贵女,明珠中的明珠,却性子软糯。而同名同姓的她,不过是二十一世纪的王牌杀手,一朝穿越,成了摄政王妃,开启了王妃的逆...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次日天刚破晓,楚俏正睡的迷迷糊糊,忽然听见一声低笑。她睁开眼,瞧见澹台云瀚正支着脑袋,好整以暇的望着她。

他笑什么?楚俏觉得十分莫名其妙,不由皱起眉头。

澹台云瀚好心的指了指她嘴角。

楚俏大惊,连忙提起袖子抹去唇角晶莹的口水印子。天知道她旁的都好,独独睡相奇差且爱流口水,完了,这下丢人丢大了。

澹台云瀚起身下了榻,边摇头边道:“多大的人了,还流口水,啧啧啧……”

“王爷这么大的人了,还踢被子呢。”楚俏扯了扯身上的第二床被子,强装冷漠回敬一句,但脸上可疑的绯红却彰显了主人的羞恼。

澹台云瀚脚下一个趔趄,仿佛一只炸了毛的狮子,回头死死盯住楚俏:“本王那是听你一直喊冷,好心给你添一床被子。”

喊楚俏冷嗤一声。冷?拜托,这大夏天的她喊什么冷啊,澹台云瀚扯理由也扯个像样点的吧。

等等……她昨夜似乎梦到穿越前的事了,她口中喊的冷……正是那个杀了她的男人——秦冷。

澹台云瀚懒得与她争辩,张开双臂,好整以暇的道:“还不替本王更衣?”

楚俏正被前世的事情搅的心烦意乱,无力再与澹台云瀚争锋,竟乖巧的拾起蟒服替澹台云瀚穿上。

他生的八尺有余,足足比楚俏高出一个头,楚俏需踮着脚才勉强替他整理好衣襟。

澹台云瀚虽对楚俏突如其来的乖顺感到奇怪,却也乐得享受,遂往凳子上坐下道:“束发。”

楚俏回过神来,摇摇头道:“不会。”

这是句大实话,上辈子的她一头短发干净利落,从不留长发,自然不会梳头束发了。

“你到底是不是女人啊,束发都不会?”澹台云瀚眉头又皱了起来,他发现他这几日皱眉头的次数愈发多了,而这一切都是因为她——楚俏。

等等,她又不是丫鬟,为什么要替他束发啊?楚俏好容易脑筋转过弯来,面色平静的道:“我去替王爷唤丫鬟来。”说罢起身就走。

“罢了。”澹台云瀚一边叫住了楚俏,一边麻利的将头发束好,戴正玉冠,斜插上一根黑柳簪以固定。

楚俏回头,看的一愣。这男子束发虽不如女子这般繁琐复杂,但澹台云瀚贵为王爷,养尊处优惯了,按理说不应该会这些啊。

澹台云瀚将楚俏的惊讶之色尽收眼底,得意的微微勾起唇角。

楚俏犹豫片晌,仍是耐不住好奇,问道:“你……怎么会这些?”

“本王生母位卑且早亡,所以我自小便独立的很,不似你们这帮子大家千金,娇生惯养。”澹台云瀚说这番话时面色十分平静,但楚俏却看见了他紧紧握住的拳头和锐利的眼神。

从一个庶出的不受宠的皇子,到现在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摄政王,其中艰辛非是旁人可感同身受。楚俏忽而对他升起一丝怜惜,微垂眼睑道:“抱歉。”

“本王还没沦落到要你可怜的地步。”澹台云瀚别扭的轻哼一声,语气恶劣,拂袖而去。

好心当成驴肝肺。楚俏冲着他的背影翻了个白眼。

澹台云瀚前脚刚出去,青萝后脚便捧着木盆入内,一边替楚俏梳洗一边眉飞色舞的道:“我家王妃终于扬眉吐气了,再也不用受那群李夫人、郑夫人的窝囊气了!看以后谁还敢来栖鸾殿造次!”

楚俏被她吵的头疼不已,扶额道:“行了,别吵了。”

青萝瘪瘪嘴,一脸无辜的嘟囔道:“奴婢是替王妃开心嘛……这是王爷临走时赠与王妃的金钗——”她一边说着,一边取出双蝶戏花鎏金钗替楚俏插上,笑嘻嘻的道,“王妃真好看,比王府里其它夫人好看多了,王爷见了一定欢喜。”

楚俏不屑一顾的道:“这有什么值得开心的?不过这金钗嘛……”她取下发间金钗把玩于指尖,回首望着青萝道,“值多少银子?”

“少说也值三百两吧……”青萝歪着小脑袋陷入沉思,猛然间面色煞白,“这可是王爷赐下来的东西,王妃就莫再打它的主意了!王妃好不容易才讨得王爷欢心,若是典卖了这金钗让王爷知晓可就遭殃了!”

“行了行了,我自有分寸!”楚俏经不住青萝不住的叨叨,不耐烦的一摆手,将金钗插回发间。

见楚俏暂时打消了这个念头,青萝便乖乖闭上了嘴,还了楚俏一片宁静。

好景不长,一个小丫鬟入内道:“王妃,侧妃娘娘和李夫人求见。”

楚俏头也不抬的道:“不见。”

小丫鬟面露为难之色,期期艾艾的道:“可是……”

青萝瞪了那小丫鬟一眼叉着腰道:“可是什么可是,王妃说不见就是不见。今时不同往日,如今这栖鸾殿王妃说什么便是什么,流萤,你怎愈发糊涂了!”

流萤连忙一福身道:“奴婢知错。”眼见楚俏微颔首,流萤这才舒了一口气,福身告退。

殿内又恢复安宁。

不过盏茶功夫,殿外却传来一阵嘈杂之声。

楚俏步伐轻盈的,悄无声息的便走出内殿,隔着帘子立足门内,遥遥望着楚娇和李沉香。

有戏看。楚俏勾起一抹笑,冲青萝比了个噤声的手势。

李沉香脸上仍带着面纱,一双杏仁眼瞪得老大,指着守门的小丫鬟破口大骂:“一群贱婢,吃了雄心豹子胆了,竟敢拦侧妃娘娘和本妃!”

李沉香素来骄横泼辣,仗着娘家权势得了王爷几分垂怜,又将楚娇巴结的很好,故而在府中横行惯了,下人们见了她都要退避三分。

从前因楚俏这个王妃不争气,栖鸾殿的小丫鬟也连带着颇受冷眼与挤兑,如何敢与李沉香争锋?但今时不同往日,楚俏刚得了王爷宠幸,若是此时还被人硬闯了栖鸾殿岂不是叫人笑话?

青萝见状恼怒不已,正欲站出来说两句话,却被楚俏一把拉住。

楚俏摇摇头,示意青萝不要轻举妄动。借着这个机会,她恰好考究考究这栖鸾殿究竟有几个明白人。

流萤被李沉香指着鼻子骂,却丝毫不敢反驳,怯怯的道:“可……可是王妃娘娘说了不见………”

李沉香冷嗤一声,生怕楚俏听不见似的张大了嗓门:“她说不见就不见,她还真以为得了一夜宠幸便……”

“沉香!”楚娇及时的温斥一声打断了李沉香的话,她微微蹙着眉头,似是很不赞同李沉香的做法,“我二人本是来拜会王妃的,莫要别生事端。”

这便是楚娇的高明之处了,流萤感激的望向楚娇,不由得对她这个侧妃愈发敬重。

猜你喜欢

  1. 贵族小说
  2. 架空小说
  3. 娱乐圈小说
  4. 仙侠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