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得得文学网 > 小说库 > 言情 > 落难的尤物

更新时间:2019-01-11 11:42:07

落难的尤物 已完结

落难的尤物

来源:暴走看书作者:白茶分类:言情主角:白如斯苏慕安

主角叫白如斯苏慕安的小说是《落难的尤物》,它的作者是白茶所编写的婚恋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她是在高在云端的公主,父亲疼爱,丈夫宠爱,还怀着对未来宝宝的期待。但谁都没有想到,敦厚体贴的丈夫竟然是卧于榻侧的蛇蝎,残忍地将她推入深渊。原以为自己会永远沉沦泥淖,关键的时候却又出现了一个人,亲手将她...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你怎么会这么傻?”

眼睛刚刚睁开,我就听到了一个哭得正凄惨的声音,稍稍分辨一下,才发现原来可曼已经回国了,此时正坐在病床前拉着我的手哭诉。

我缓缓睁开眼,从她手中抽出手来,声音微弱:“可曼,你怎么回来了?”

她的眼角犹有泪光:“我要是再不回来,恐怕你死在这里了都没有人知道。”

知道她是在为我鸣不平,我掉过头去没再说话。

当初我和易东扬结婚,我们家没有一个人支持这一段婚姻,就连爸爸都常说易家家底太小,上不得台面,和我不合适。是我自己瞎了眼义无反顾往火坑里面跳,怨不得别人。

见我不说话,可曼又说道:“如斯,跟我走吧,我们去国外,不要再搭理易东扬那一家子了。”

“不行。”我想都没想就拒绝了她,紧紧地拽着被子,犹如扼住易东扬的脖子,咬牙切齿道:“江祁是爸爸一生的心血,我不能让它断送在我的手里。”

“可是……”

微微掀了掀眼皮子,我下了逐客令:“可曼,我知道你是为了我好,可是现在我不能走,如果我走了,就相当于将江祁拱手让给易东扬。”

想到这点,波涛汹涌的心又很快变得冰冷、死寂。

“你这是说的什么话?”病房的门忽然就被踹开,许世兰一张怒气勃勃的脸便出现在了病房之中,她朝我冷笑了一声:“你们家那短命的老爷子死了之后,什么事情不都是我们家东扬在打理,你现在哪来的脸说拱手让人这样的话?”

“……”我淡淡一笑:“我有脸没脸,你们自己知道。”

“白如斯。”易东扬忽然凑近我,双眼漆黑如冰,甚至带着一丝难掩的厌恶:“这是离婚协议书,签了字,我们一别两宽。”

一别两宽?

我看也未看他递过来的离婚协议书,抬手一下将它掀翻在地,慢悠悠说道:“易东扬,咱们俩还没有你跟我提离婚的份。”

我双眼直视着他,一字一句道:“除非你净身出户,将我们白家的东西都留下。”

我太清楚他了,他当然舍不得留下什么,易东扬渴望成功,一直想要功成名就,绝不会对唾手可得的江祁罢手。

果不其然,他冷冷的眸光只是淡淡地瞥了我两眼:“你现在不签,以后早晚都得签,拖得越晚你受的罪也就越多。”

“易东扬!”可曼怒不可遏,站起来指着他的鼻子骂道:“你还是不是男人,如斯她怀了你的孩子,你居然这样子逼她。”

“孩子?”易东扬的嘴角扯出一抹冷笑:“你问问她,她怀的是谁的野种?”

“你什么意思?”我从床上撑着身子坐起来,凉意从头顶灌到了脚尖。

他嘲讽冷笑:“你明明就是一个人尽可夫的婊.子,还装什么纯洁。为了三千万的贷款,连利小海那糟老头子的床都能爬。”

只感觉太阳穴突突直跳,我控制不住地发出了一声厉喝:“易东扬,你别血口喷人。”

“血口喷人?白如斯,我是不是血口喷人你自己清楚。离婚协议书我放这里了,三天之内你要是肯签的话,我就按协议上的条件和你离婚,三天之后就难保我不会改变主意了。”

说完,他没有再多看我一眼,起身大步离开。

全盛利总?为什么易东扬口口声声说我和他有不正当的事情?

我想了一个下午都没有想明白,可曼劝我:“你别多想了,也许是易东扬千方百计找的借口呢。”

除此之外,好像真的没有什么理由能来解释了,可是只要一想到相爱过六年的人转眼间成了算计过自己的人,我就觉得心里一阵发凉。

一直迷迷糊糊躺在病床上,晚上的时候可曼出去办事,刚走不久,病房的门又被打开。

“没关系,你走吧,可曼。”我以为是她不放心我,又回来了。

结果她没有回答我,反而是走到病床前,拉开椅子,坐了下来。

我太累了,没有睁眼。迷迷糊糊间听到纸页翻飞的声音:“在你老公眼里,你现在还值八百万。”

这个声音让我陡然间清醒过来。

“你来干什么?”

我抬眸,看见他那双墨染的黑眸,凌厉中还带着几分讽刺。眼前的男人如同阎王般的气场,迫得我呼吸都不敢用力,但偏偏还要和他共处一室。

有些意外,他没有回答我,反倒是欺身上来,轻佻地抬起我的下巴,拿出一张照片来放到我的眼前。

我看到那张照片上是一条珍珠的项链,珠子粒粒饱满圆润,成色极好。更重要的是,这条链子似乎是我的,刚上高中的时候爸爸给我送过同样一条项链,但是后来不翼而飞了。

在我怔愣的片刻,男人的眼眸突然变深,就像沉寂千年的古潭,神秘得令人向往。

“这条项链是你的?”

他蹙了蹙眉,声音中又平添了几分冷意。

“你在哪里找到它的?”我靠回床头,轻抚了一下被他捏得有些生疼的下巴。

他眯着一张促狭的冷眸淡睨着我,手指轻轻划过照片上润泽的珍珠,声线极度玩味:“白小姐,回答我的问题你只需要用是或者不是就可以了。”

“是又怎么样?不是又怎么样?”

我僵硬地伸出手,忐忑不安地抚摸上自己的肚子。

他沉声道:“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短短两天之内,我救了白小姐两次。白小姐就不打算报恩吗?”

他顿了顿,看向我:“还是白小姐一向都是这样恩将仇报的?”

“你……”

“是,或者不是?”他再一次问道。

我也不知道他为什么会对这件事情这么执着,明明就是毫不相干的一根项链罢了。

“好像是。”

“好像?”

“很久以前我似乎有一根一模一样的,不过后来不见了。我也不确定这张照片是不是我的那一条。”

“好。”

他嘴角扯出了一抹淡笑,微微欠身起来,转身离开。

走到门口,似乎想起了什么,忽然掉头对我说:“白小姐,你放心,很快我们就能再见面了。”

神经病,谁想见你!

猜你喜欢

  1. 暖婚小说
  2. 言情小说
  3. 轻松爽文小说
  4. 未来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