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得得文学网 > 小说库 > 职场 > 总裁的罪爱小虐妻

更新时间:2018-08-09 11:48:40

总裁的罪爱小虐妻 已完结

总裁的罪爱小虐妻

来源:麦子阅读作者:清尘分类:职场主角:夏毓霖栾颀宋彦寒

主角是夏毓霖栾颀宋彦寒的小说叫《总裁的罪爱小虐妻》,这本小说的作者是清尘创作的总裁虐恋类型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婚前与好友结伴同游夜店,本是为了放松,却目睹了一场欺凌。 正义感爆棚的栾颀以嫖娼的名义报警,举报了那一伙人,没成想,却阴差阳错冤枉了宋彦寒。 婚礼当天被人大闹教堂,新郎受伤,新娘被掳,栾颀骂他是个疯...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跟夏毓霖谈了四年恋爱,她依旧维持着处子之身。夏毓霖是怜惜她,而她,则想把最美好的留到新婚那一夜。这样亲密的姿势,就连和夏毓霖都不曾有过,栾颀心中的耻辱感几乎要将她溺毕,她疯狂地推打着宋彦寒,“放开我,你这个变态!”

宋彦寒皱了皱眉,沉声恐吓:“别动!”

栾颀怎么可能不动?这样的情况下再不挣扎,除非她是傻子!

宋彦寒的头脑一阵清醒一阵迷糊,时而觉得眼前的人是吕珊珊,时而又想起了那些不愉快的事。但毫无疑问的是,自己这会难受得厉害,急于找个宣泄的出口。

这双手实在碍事,他索性用一手抓住了,另一手扯下自己的领带,动作灵活地将她的手绑在了床头。

栾颀的眼中渐渐流露出绝望的神色,眼泪不可抑制地流了出来,什么骄傲,什么自尊,她统统不要了,在悬殊的力量面前,什么都没有用。“宋彦寒,你不要这样,我求求你放过我,你这样,珊珊在天之灵看到了也会恨你的。”

“珊珊……恨我?”他有些迷茫地喃喃说着,低头却看见了栾颀眼角的泪。

他伸出手温柔地想要擦掉那眼泪,可是不知怎么了,那眼泪却越流越多。他烦了,脑子乱成一团,想也不想地,低头吻上了那双眼。

不想看见这眼泪,不想让她哭。

“珊珊……别恨我……”

紧接着,就是狂风暴雨一般的动作。

栾颀喊得嗓子都哑了,双手被绑,双脚也被牢牢压着,全身动弹不得,她绝望地看着衣服都被撕成了碎片,而面前这个人,眼中的光似乎更热切了。

“啊!”伴随着一声凄厉的叫声,灵魂都被撕裂一般的痛楚顷刻将她席卷。栾颀整个人都痛得蜷缩起来,刚才的挣扎已经用尽了全身所有力气,她张着嘴,如同一尾濒死的鱼一般停在那里,眼泪再也克制不住。

没有了,什么都没有了。

为夏毓霖好好保留着的所有美好,被眼前这个畜生全毁了。

真脏啊……前所未有的自我厌弃感,她歪着头,双眼无神地看着没有拉窗帘的窗户,黑洞洞的一片,就如同她此刻的心情。

痛楚夹杂着些说不清道不明的滋味,栾颀紧紧抓着床头的栏杆,声音渐渐嘶哑,神智也随之一同湮灭在了这寂静的夜里。

半夜不知什么时候下起了大雨,豆大的雨滴搭在玻璃窗上,声音格外大。

夏毓霖从梦中惊醒,猛然间的动作牵动了身上的伤口,疼得他“嘶”了一声。夏妈妈睡在床边,听到声音打开了等,急急忙忙地凑过来,“怎么了?哪里不舒服吗?我去叫医生。”

夏毓霖忙制止了她,“妈,我没事。只是做了个噩梦。”

夏妈妈这才放心下来,转身给他倒了杯热水,一脸心疼。

刚才那个梦实在太糟心了……栾颀的眼泪,几乎要把他的心都击穿。夏毓霖喝了口水润了润嗓子,问道:“妈,小颀有消息了吗?”

夏妈妈一愣,摇了摇头,“还没有。你先别想着她了,那人既然是有头有脸的人,应该不会对她怎么样。现在最要紧的是你要养好身子,出了院,才能做别的事情,对不对?”

夏毓转头看向窗外,已经三天了,他希望,栾颀是真的没有事……不行,他不能这样坐以待毙。他转头对夏妈妈说:“妈,明天让天赫过来一趟。”

“哦。好了好了,你赶紧睡吧,身体还没好呢,有什么事明天再说。”

等他睡下了,夏妈妈重新关了灯。室内恢复了一片黑暗,将夏毓霖的担忧也完美掩盖。

栾颀被折腾了一晚,在凌晨才沉沉睡去。她实在是太累了,但生物钟却在早上六点准时喊醒了她。

脖子下像是枕着什么东西,不是柔软的枕头。她觉得有点不舒服,下意识地想翻身,却忽然觉出了不对。

全身骨头被拆掉一般的酸痛感,以及身体某处有东西流出来的粘腻感……栾颀猛地睁开了眼,昨夜的一切像是电影一般在脑海里回放,绝望、耻辱铺天盖地而来,她多么希望,那只是一个噩梦!

身边的人被她的动静弄醒了,揉了揉惺忪的睡眼,在看清两人的情形时也是一愣,随即说道:“你……”

就是这个**!栾颀不愿再回忆,可是面前这个人的存在无时无刻不在提醒着她,自己此刻有多脏。

她忍无可忍,猛地一巴掌挥了出去,清脆的一声,宋彦寒愣了一下,很快就反应过来,捉住了她的手,“一大清早的,你发什么疯!”

泪水很快就模糊了栾颀的视线,经过昨晚,她已经知道自己和面前的人力量差距有多大,可是极度的自我厌弃感逼得她连呼吸都困难。她惶然四顾,眼角的余光看到了一旁桌子上的剪刀。

想也不想地,她扑过去拿起剪刀就往自己手腕上划。

宋彦寒见状,快了一步上前拿住了剪刀,随后用那四目冰冷的眼神看着栾欣说:“想死,经我同意了吗?”

感受到那刺骨的眼神,栾欣不惊打了个寒颤,但此时她觉得自己都已这样还有什么活下去的欲望?心早已看不见明亮,索性没有回避宋彦寒的眼神,而是用那坚定的眼眸看着宋彦寒,淡淡的说:“吕珊珊是因为我才出车祸死的吧,你忘……”

语音还未落地,听到陆陌这两个字,激起了宋彦寒心中的怒火,“啪”的一声,宋彦寒用那修长的手给了吕珊珊一巴掌,嘴角勾起了一丝弧度,双眼就像要把栾欣吃了的一般的说:“你没有资格提起珊珊,我告诉你,不要试图挑战我的极限,你以为我忘了?呵”随后冷哼了一声。

栾欣知道他很爱她,也知道吕珊珊的死也是她造成的。低下了眉,她顿时觉得自己为什么要活在这个世界上,为什么自己硬生生的拆散了一对相爱的人。栾欣没有再继续说话,泪水在双眸中打滚。

宋彦寒看着她这个样子,心中竟有了一丝心疼,想去用手为她擦去眼泪,但随后又想到自己心爱的女人的死,又把那丝心疼收了回去。

猜你喜欢

  1. 现代小说
  2. 婚姻爱情小说
  3. 惊悚悬疑小说
  4. 言情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