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得得文学网 > 小说库 > 言情 > 总裁的霸道小娇妻

更新时间:2018-12-04 15:47:56

总裁的霸道小娇妻 已完结

总裁的霸道小娇妻

来源:掌书阁作者:安仅词分类:言情主角:南宫清雅独孤夜寒

主人公叫南宫清雅独孤夜寒的小说叫做《总裁的霸道小娇妻》,这本小说的作者是安仅词倾心创作的一本现代言情类型的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一个文件夹丢在地上。一个尖锐的声音环绕在偌大的会客厅中,而这个房间中只有寥寥几人,主座上是一个年轻的女人,二十几岁,两排精锐的保镖站在两侧,中间的大理石地板上趴着一个衣着褴褛的姑娘,黑色的长发落在地...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南宫清雅咬着唇,手指攥成拳,快要冲破最后一丝理智。她尽力的平复情绪声音还是止不住的颤栗:“你到底想怎么样。”

“你问了好多问题,我都回答了,那我问你几个怎么样?”樱的笑声低沉,时不时轻吻她的脖颈。

“怎么?想像吸血鬼一样在我的脖颈狠狠咬上一口吗?”南宫清雅瞬间发力踹向那个靠在自己肩膀上的头颅,可是樱却先她一步按下她修长的腿用脚缠住,本来停在腰肢的手陇住手臂。南宫清雅挣扎几下,却无济于事,只好停下来不动。

“你放心,我跟你一样都是人,不会像吸血鬼一样吸**的血,但是我可以吸**身体中的另一种液体,如果你想的话。”樱的声音像是无声的掌掴雨点般打到南宫清雅的脸上。

“只要好好听话不就好了,干嘛要挑衅我?”樱说着在南宫清雅的脖颈上用力的吻下去,深深吸允,停下来的时候,留下一枚暗红色的吻痕。樱看着自己的杰作满意的微笑。

“这当做是你不听话的警告,下面要好好回答问题。否者,我不确定再给你怎样的惩罚。”

“你究竟想怎么样。”南宫清雅愤怒的吼道。

“生气了?我还以为你已经冷静到不会生气了那。”樱放开她,走到她的面前。声音变得阴厉问:“你是谁。”

“柴静。”南宫清雅低着头,看不出表情。

“你受过佣兵训练?”

“是。”

“为什么?”

“强身健体。在国外留学可以自保。“

突然,樱用力的钳起南宫清雅的下巴,看着他的眼睛像是燃烧着怒火。“撒谎。“

南宫清雅心底一颤,糟了,这种程度的回答他一定不信,他是地下王国的老板,怎么会相信,到底该怎么说。

“说,为什么?”樱愤怒的加大手腕的力度,南宫清雅吃痛的皱起眉头。

她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扯出一个弥天大谎,她大声的喊道:“为了保护独孤夜寒。”

樱愣了一下,松开手。冷声道:“继续。”

“父亲想让我嫁入独孤家来发展家族生意,而独孤夜寒是病秧子,让我接受雇佣兵的训练是为了让我能在独孤家保护独孤夜寒和必要地时候自保。”

南宫清雅缓缓流出泪来。这压抑了许久的情感终于找到一个突破口,洪水猛兽般的奔腾而出。

“那为什么接近我?“樱的语气稍有缓和。

“我没有接近你,我根本不认识你。“南宫清雅理直气壮的瞪着樱,所有的委屈都像是找到了可以宣泄的对象变得肆无忌惮。

“哈…哈哈……“樱笑起来:”还真是个绝情的女人那,说的多么理直气壮,根本不认识我,那我们就认识一下好了。“

不知道为什么,当听到柴静说她根本没有要接近他,根本不认识他的时候,他竟然那么生气,生气道失去理智。樱愤怒的把南宫清雅摔到床上,野兽一般撕扯开她的衣服,那熟悉的感觉再次燃烧了他,对于这个身体,他总是不自觉的沉迷,那迷离的呼吸声,气若游丝的呼唤声振奋着他身体中的每一个细胞。

他却忘了,自己可以对迷离中的柴静那么温柔,却在得知他和司徒有关联后那么愤怒,愤怒的想要一口口撕碎她。

“放开我。放开我……“南宫清雅挣扎着,用力的推拒着压在自己身上的男人。

“说,你跟司徒轩是什么关系?说实话,我就放开你。”樱停下手上的动作,冷冷的望着她,桀骜的气氛弥漫开来,气氛变得诡异。

“我不认识司徒轩,不知道你在说什么。“南宫清雅挣扎着妄图推开他。

“你觉得会相信你吗?“樱站起来睥睨着清雅,嘴角挂着不屑。

“不相信干嘛问我?“南宫清雅深吸一口气紧紧的拉着胸口撕裂的礼服。

樱的心中越发的不平静,事情变得复杂,可能性太多竟然一时间很难做出抉择,眼前这个女孩到底怎么处理?

想钓大鱼,就得耐着性子放长线,这盘棋,我跟你下。樱想着,嘴角勾起一丝笑容。

“独孤曳寒有洁癖,他要是知道你跟另一个男人翻云覆雨是一定不会碰你的,如果你真的只是为了钱,地位。我就是豪门。跟了我你也会要什么有什么。”樱整理下领带,左右晃动脖颈。冷笑着望着南宫清雅。

南宫清雅不说话,紧咬着唇,这种羞辱比在南宫家所受的委屈更甚一万倍,她从不曾料想会有一天,自己竟然这么无缚鸡之力的接受一个男人的羞辱。

“如果你难为情,我会跟你父亲交涉。能搭上我,也是你修来的福气。”樱蹲在床边,微微仰头望向南宫清雅,半搭着眼睛,随意慵懒。

“不。”南宫清雅斩钉截铁的回答。一滴泪水滴下来落在樱的脸颊,滑下来,渗入嘴角。

“这么坚决,我可是比独孤曳寒有钱的多。难道你刚说的一切都是说谎的?你是怕我的介入影响你对独孤家的企图?”樱站起来手指擦干落在脸颊的泪滴。浅淡的笑。

南宫清雅的心中骤然收紧,她皱着眉望向樱。竟然这么快就能猜测出她的企图,还堂而皇之的讲出来,那么他的心底是多么笃定自己的猜测,这个男人太可怕了。

“猜中了?一个病秧子有什么好觊觎的,他是不能给你性福的。”樱邪佞的笑容打在南宫清雅的脸上像是肆无忌惮的蹂躏。

南宫清雅深吸一口气站起来,脸上挂着笑容。声音听不出情绪。

“说吧,怎么做才能放了我,或者你根本没有想过要放了我。对于你的猜测我不想做出任何回应,欲加之罪没有澄清的必要。如果你想软禁我是为了摆脱不了的生理本性,我想你知道特种兵会怎样面对被活捉的情况。我们都没有必要浪费对方的时间。“

樱,愣了一下,这样的反应实在让他大跌眼镜,竟然有一两秒钟的神情恍惚。这个女人的果敢震撼了他,他竟然开始好奇,她会以怎样的姿态勾引独孤曳寒。她的身上还有多少秘密。

“换衣服,我送你出去。“樱冰冷的说完转身走出房间。

南宫清雅像是拔掉电源的芭比娃娃,失去力气。眼前一片漆黑,倒卧在床边,揉揉太阳穴她在心底告诉自己。

冷静,一定要冷静,不要让情绪影响了理智,我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那个计划了近十年的的事情还没完成,即使再凄凉的处境,都要活下去。

人终究会变得坚强,即使你不坚强,总会发生一些什么事促使人变得坚强。

南宫清雅换好衣服,平静的走出来,云淡风轻的表情看起来无所畏惧。

“你的教官还真是恪尽职守,在外边转了好几圈了,是踩点吗?”樱的目光飘在荧屏上。

南宫清雅看了一眼,画面上冥火表情凝重在空地上来回度步,时不时蹲下来敲敲地面,她心中松了口气,还好冥火没事,没事就好。

“可以走了吗?”

“可以。女孩子太聪明可不是什么优点,无论你在计划什么,我都会打破你的幻想从而告诉你这是个男人的世界。”樱说着迅速的朝南宫清雅抛出一张卡片。

南宫清雅一偏头,手指在耳边截下暗器。是一张精致的金卡,上面雕刻着栩栩如生的樱花,落款是一个樱字。

“需要帮助可以来找我,不过那时候我们谈的就是生意了。和你一样,对司徒家,独孤家我都感兴趣。”樱坐在沙发上。

猜你喜欢

  1. 腹黑小说
  2. 轮回重生小说
  3. 种田小说
  4. 悬疑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