得得文学网—热门的小说推荐平台!

你的位置: 首页 > 小说库 > 短篇 > 天煞灵女
《天煞灵女》胡灵祁越小说精彩内容在线阅读

天煞灵女不醉

主角:胡灵祁越
主角叫胡灵祁越的小说是《天煞灵女》,这本小说的作者是不醉最新写的一本短篇言情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父母之爱?我没有,一出生,他们就想要掐死我。手足之情?我没有,亲哥哥喊我乡巴佬。同龄间的友谊?我没有,村里人都...
状态:连载中 时间:2021-12-08 14:45:31
在线阅读 放入书架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 章节预览

我心中一喜,看来这是有效果了。

四舅奶奶说,用林老太太在儿女面前流下第一滴喜泪时相同的场景来感动她,如果她能再次流下眼泪,事儿就算是成了,这叫以泪解怨。

“你不好好读书,哪来的钱买这些?”

片刻后林老太太开口发出低沉沙哑的声音,在昏暗的屋子里有种诡异的空灵感,甚至带着回声一般重复飘荡在耳边。

她的身子也开始慢慢变得凝实起来,空气里开始弥漫出一股难以形容的恶臭,她**在外的皮肤开始溃烂,带着扭动的蛆虫一块块往下掉,硕大的黑色老鼠顺着她的裤腿往上爬,从她张着的嘴爬进去,啮咬着从左眼眶爬出来,再从右眼眶爬进去。

妈呀!我猛的捂住自己的嘴,差点尖叫出声。

这大概是林老太太入殓时的死状,知道很凄惨,没想到这么凄惨。

林厂子现在肯定也能看到了,脚下的步子几乎拖不动,端着那碗牛肉面的手剧烈晃动颤抖,汤汁不停的往外泼撒。

“娘......娘......我......我......你吃......”

巨大的恐惧和感观冲击让林厂子说不出话来,哆嗦着开始往后退着挪脚,几乎要将手里的面碗丢掉。

“那是你自己的娘!”四舅奶奶突然发出一声厉喝。

林厂子身子晃了晃,终于抬起头看向林老太太,端着面碗开始往前走。

“娘,老,老师说我们要孝顺,孝顺父母,我,我知道您,您爱吃,吃这个,您,您好久没吃了,今天,今天是您生日,我,我特意,特意买回来的!”

“我不要这个,我问你哪里来的钱?”

林老太太怒吼,身上的腐肉又开始往下掉,带着白生生的蛆芽。

“我,我就,就捡瓶子卖了......”

“你不好好上学谁让你捡瓶子了?”

林老太太说着突然暴起,纵身跃到林厂长面前,腐烂得血肉模糊的双手劈头盖脸的朝他头上身上抡去,瞬间林厂长头上脸上喝身上就沾满了脓血碎肉和扭动的蛆虫。

林厂长垂头站着没动,死死将牛肉面抱在怀里。

不知林老太太打了多久,林厂子才哭着道:“娘,娘你别打了,我错了,我没去捡瓶子,这是我用老师奖给我的本子卖了集起来的钱买的,爹不在了你就没吃过牛肉面,我就想让你生日过得高兴,你别打了。”

林厂长的样子看起来特别可怜,我看着也忍不住泪水盈了满眶。

“儿啊——”

随着林老太太发出一声的凄厉叫声,她的身形开始慢慢变回原来正常的样子,也逐渐虚幻起来,再看林厂长,除了满脸的泪水,身上干干净净什么也没有,屋子里的恶臭也消散不闻。

“娘,是儿错了,儿对不起您啊!”林厂子跌坐在地,喉咙里发出呜咽的声音,怀里还抱着那碗牛肉面。

“儿啊,娘不怪你了,不怪你了哈,娘要走了,你记得多去看看娘,陪娘说说话就行。”

四舅奶奶点燃了香烛贡香,香头一直燃得很好,不再断灭。

林老太太脸上流着泪,身影慢慢往后退着,越来越虚,出了屋外,直接化成一个白色的小光点,匿进夜色中消失殆尽。

“娘——”

林厂子大喊一声伏地痛哭起来。

四舅奶奶拉亮电灯,走到林厂子面前,叹了口气,拉起他道:“起来吧,你娘是放下怨念走的,你媳妇也没事了,你要是还有孝心,就记得逢年过节、清明、中元、重阳多去给你娘上上坟,给她多烧点纸钱。”

“我知道,我知道!”林厂子哭着点头,老半天才从地上爬起来。

林厂长的事情处理得很完美,四舅奶奶从那之后,在国棉厂也出了名,开始带着我给人看事儿,县里灯火多阳气重,没那么多脏东西,来找的也都是些搬家看日子,老了人安排葬礼,打时找丢了的东西之类等等小事。

虽说是小事,但也都懂规矩,处理完会给些红包,不多,但足够我和四舅奶奶的生活费还略有富余。

我家也因为林厂子的事分到了一套大房子,据说很漂亮,厨房卫生间都有,地上还贴了瓷砖,连大彩电都是现成的。

我爸妈没说让我住过去的话,但我妈也没再赶我走,就随着我和四舅奶奶住在筒子楼里,几个月也见不到一次,我觉得挺好的,我本来就不爱和爸妈多说话,我有四舅奶奶就好。

到了9月份,林厂长出面找熟人给我安排了中学,连寄读费都没让我们交,我和四舅奶奶在县里住下的事儿,到这时才算是板上钉钉,彻底落实了下来。

厂里的叔叔阿姨不像我们村的人觉得我是灾星,都对我很好,老远见到都会笑着喊我灵丫头,做了好吃的还会给我和四舅奶奶送些到筒子楼里。

但我从小就没太习惯跟人打交道,性格清冷惯了,除了四舅奶奶也没跟谁特别的亲热。

宗宝被我吓唬了一次后也不再招惹我,见了也都绕着走,估计在他心里我是跟鬼一样的邪物,能用邪恶的力量烧掉保险丝吓唬他吧。

但那次的事真的挺凑巧的,连我自己都吓了一跳。

我在学校也不再一个人单独坐最后一排,老师把我安排到了第三排靠窗的位置,还安排了同桌。

我念书晚,比班里的同学都大一两岁,虽说自己什么都不懂,可看着他们却有一种看小屁孩般的超然感,总觉得自己跟他们不是一个世界的。

换了学校,也换了环境,我却依旧没什么不同,一如既往的独来独往。

我念初三的时候,宗宝已经念高三了,他褪去了那一身婴儿肥,高了也瘦了,看起来像个社会小青年,五官算得上帅气,跟我爸很像。

他跟我的关系并没有因为年长而缓和,但都接受了彼此的身份,他对我的称呼从“乡巴佬”改成了“喂”。

虽然住在同一个厂区,除非特别的必要,我和四舅奶奶跟我爸妈他们一家几乎没有什么交集。

这种特别的必要几乎没有,这三年,我只远远的见过我妈两次,每次她都像躲避瘟疫一样躲着我。

再次近距离见到我妈,是在宗宝高考结束后的第四天。

小说《天煞灵女》 第11章 以泪解怨 试读结束。

最新小说

书友评价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