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得得文学网 > 小说库 > 官场 > 风光小公子

更新时间:2018-11-10 11:30:18

风光小公子 连载中

风光小公子

来源:暴走看书作者:幻想者分类:官场主角:钟昌文韩仪娆

甜宠新书《风光小公子》由幻想者倾心创作的一本都市类小说,这本小说的主角是钟昌文韩仪娆,内容主要讲述:土匪老爷子给我买了个芝麻官,被发配到一个乡野荒地,乡间美娘夜里那些事儿、清纯的山里姑娘、恶霸的女人、花楼里的姑娘...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韩仪娆步步紧逼,钟昌文结结巴巴:“我……没有。”

“公子看到了什么?”韩仪娆目光如炬。

“我什么都没看见。”钟昌文打死都不承认,但心虚的连裤子都忘记提起来了。

韩仪娆叹气,突然有点失望:“公子当真什么都没瞧见?”勾咬鲜唇,抛了个眉眼:“其实看见了也无碍,公子搭救了我,小女子感激不尽……又怎会责怪恩公呢?”说完低下头,瞧见他的家伙,好生威风。

钟昌文眼珠子转了一圈,坏笑道:“其实,还是看了一点点,不过,看的不大清楚。”

“那,公子是想看的清楚点是么?”韩仪娆整个人贴了过来,她本就寂寞难耐,既然被他瞧见,那倒也不必再装清高,而且他人又长的俊俏,还救了自己,不生厌恶,说不定能让自己快活,岂不乐哉?

嗯?钟昌文闻到一股清香,柔软的小手撩动起了自己的衣服,身下清凉却又热火,如白冰一般的娇腿尽显无疑。

“啊……”

钟昌文抱起她来,急急忙忙的冲入屋内,急切道:“美人,我不仅想看……”

韩仪娆娇羞与妩媚随意切换,简直就是个妖精,咯咯笑道:“公子救了小女子,本就该以身相许。”

美人在前,钟昌文连麻子哥还在山里都抛之脑后……

“哼。”韩仪娆琼鼻呼出一道热气,抱着钟昌文的头,任由他舌尖亲泽自己脖颈处,一只手抚摸着高峰,不仅感慨,还是男人的安抚舒服,太久不接触男人,被一阵抚摸顷刻溃潮。

简直就是吸人的妖精,比寨子里的姚夫人更甚,欢快时光稍纵即逝,未来得及好好欣赏这完美的秀体,钟昌文便要持苍龙入深海。

“韩姑娘,韩姑娘,您在里头吗?”

双目迷离两颊通红的韩仪娆正咬着鲜唇,盘绕着他的熊腰,听了这声后马上变了脸,忽地推开钟昌文,叫唤着:“快些躲起来。”

“我的刀呢?”钟昌文只想出去砍了这坏好事的人。

韩仪娆往他**一踹:“快些躲起来。”

无奈之下,只好抱着衣服捂在下面,爬到了床底下。

稍微整顿后韩仪娆恢复平常神色,开门瞧见谭富贾捧着一只通身雪白的蝴蝶犬一脸殷勤的笑道:“韩姑娘,您瞧。”

“谭大人,您怎么来了?”

谭富贾是当地的富商,果田起家,在当地坐拥千顷,一带庄落不少农夫都是他的务工,日进斗金,势力极大,也是所谓的大地主,年过半百身材发福,却乱淫不止,时常闲逛与窑子,花楼等地,前段日子瞧见韩仪娆,惊为天人,便想纳为己有。

“哈哈,素问韩姑娘喜欢这等玩意,便遣人寻来。”

钟昌文一听就知道是个老色贼,偷偷瞧见,那玩意不就是一只西洋狗么?自己七姨家里养了几只。

韩仪娆瞧着小狗长的可爱,倒是颇讨人喜:“那小女子就多谢谭大人了。”

“不谢,不谢。”谭富贾眼睛迷成一条缝,盯着她轻薄的衣缝,想抓住她的玉手,色眯眯的说:“韩姑娘,上次我与你所说的事,不知考虑如何?”

钟昌文竖起耳朵在床板下听,显然这老贼不怀好意而来。

韩仪娆假笑恰媚的说:“谭大人,您家里已有三妻四妾,小女子怕触了姐姐们的霉头,可不敢答应哟。”

闻言谭富贾急的五官狰狞:“她们敢?只要韩姑娘答应我,你就是我的正妻,谁都不敢欺负你。”

钟昌文算是听明白了,原来这癞蛤蟆想吃天鹅肉。

“咯咯,谭大人对小娆一片真心,小娆定当以身相许……只是……”韩仪娆虽是个女子,可话语投机却将谭富贾这大富豪给把控死死的,既不触了其霉头,又辗转推脱。

“只是什么?”

谭富贾恨不得顷刻大张旗鼓八抬大轿迎她过门,什么条件都能答应。

韩仪娆收起娇柔,一脸愁闷叹息:“只是小娆乳母前些时刻方才过世,虽不是骨肉娘亲,可也是抚养我成人的家人,我来此地便是有意为她守孝,且还未过半年,若是我答应了您,怕是对乳娘不孝。”

“这……”谭富贾顷刻失语,总不至于让她不守孝道吧?

韩仪娆抱着小狗抚摸一阵,继续说:“如若谭大人不愿意等,小娆也不怪你。”

谭富贾一脸揪心,美人在前,却不能得到,多么煎熬:“韩姑娘,这叫我如何是好啊。”

“请谭大人谅解小女子的苦衷,谭大人富甲一方,哪个女子不愿与你相伴一生?”

钟昌文听的可是津津有味的,这女子可真有手段,三言两语便将这地主给哄得晕头转向的,高,简直是高啊。

瞧见这油腻大佬吃瘪模样实在滑稽,差点笑出了声。

一不留神撞到了床板发出声响,引起两人注意,韩仪娆更是脸色大变,若被发现屋里藏有男人,那她适才一方言语可就是在打脸,也会引起谭富贾的暴怒。

“什么东西?”

谭富贾挑起眉头,抖了抖袖子就要过去观看,韩仪娆立马拉住他:“谭大人怎么了?”

“你别拉我,我方才听到有动静,怕不是什么脏东西,我来替你清理一下。”谭富贾一副热心肠,认定是老鼠蟑螂之物,想表现一番。

瞧见他手持棍棒走来,钟昌文屏气瞪眼,这死胖子这么凶贼?

就在他快临近时,突然眼冒金星,闷声不响,整个人不受力的倒在地上。

吓得钟昌文一阵哆嗦,还想着破罐子破摔,出去暴揍他一顿,结果他就晕厥过去了。

“公子,还不快些出来。”韩仪娆轻唤一声,钟昌文马上爬出,还未来得及说话,就被她推到窗口去:“此地不宜久了,你先行离开。”

钟昌文欲言又止,见她一脸着急,恋恋不舍的跳出窗外,没注意扑倒了一个人。

压在了一团柔软上方,听见一声骄哼:“哎哟。”

把韩仪娆的侍女清儿给压倒在地板上。

“啊……有贼啊!”清儿方才醒来发现正门被谭富贾的人给堵住,经过侧间,突然有人一跃而下。

钟昌文本就没穿好衣服,双腿夹着清儿的脑袋坐下,见她大叫引人,立马用某处堵住她的嘴……

猜你喜欢

  1. 异世小说
  2. 古言小说
  3. 逆袭小说
  4. 古代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