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得得文学网 > 小说库 > 都市 > 因为你,我爱上这世界

更新时间:2018-11-07 10:47:50

因为你,我爱上这世界 已完结

因为你,我爱上这世界

来源:微小宝作者:蜃公子分类:都市主角:苏宛慕时方

完结小说《因为你,我爱上这世界》是蜃公子最新写的一本都市言情类小说,这本小说的主角是苏宛慕时方,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天生爱做梦且把幻想当饭吃的漫画女画手苏宛的梦想就是“嫁给风度翩翩的富二代金灏天”。无奈,她虽美艳如霞,他身边却早已美女如云,近身都难,何谈婚嫁。好在上天送来了慕时方,一个因走火入魔而堕入人间的武林盟主...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回到家,苏宛跑回房间里去给慕时方下小说去了,慕时方把手里的菜拎到了厨房,才又坐回沙发上,打开了电视机。摸出兜里的那张名片,思索了起来。

作为一个身上经常会带着金叶子之类的武林盟主,慕时方是很了解黄金这种东西的。手里的这张名片,虽然不知道到底值多少钱,但是能把黄金名片随意送出去的人,应该不是苏宛口中的为了骗几桶方便面钱的骗子。

可是如果这个莫振强真的是那个什么国安局的人,他又为什么会找到自己呢?苏宛不是说了吗,国安局跟他们没有关系。虽然慕时方不是特别清楚其中的含义,但是自己这样一个生活常识都还没搞懂的人,显然是对那“商量国际问题”的机构起不到什么帮助作用。

“徽识……”慕时方把名片翻过来,就看到了后面一个奇怪而复杂的标志。

拉开电视柜下面的抽屉,慕时方找出纸和笔,别扭的把那名片后面的徽识描了下来。

描完徽识慕时方又有些伤脑筋了,就算他愿意到这个所谓的国安局去做事,又要怎么解决他没有身份证明这件事?慕时方是担心的,如果被国安局的人知道了他是个穿越而来的人的话,会不会把他抓起来?虽然他是不会相信苏宛所说的那种打针抽血之类的话,但是他相信他的日子也肯定不会好过,毕竟对于这个世界而言,他就是一个最为特殊的个体。如果他把这件事情告诉苏宛的话……

慕时方马上就抛弃了这个想法。

苏宛的脾气慕时方是知道的,他早就被苏宛视为了自己的所有物,如果他告诉苏宛国安局的人来找过他,苏宛一定会把他关在家里再也不让他出门的。

那样他就真的只能一辈子呆在苏宛家里给她做家事了。并非是慕时方不愿意,而是慕时方承诺过,要给让她过上好日子。想起苏宛说到冷水泡面那一段的时候,慕时方就觉得有些心疼。他甚至还在想,是不是上天见苏宛太可怜的,所以才把他送到苏宛的身边?

一定是这样吧!慕时方掏出了那张名片,手里猛的腾起灰白色的火焰,渐渐的把那张名片融成了一个金疙瘩,再用寒气冷却掉。

苏宛没过多久就出来了。

“来来,我教你MP5简单的操作,”苏宛跳到了沙发上,“我下的是简体版的。慕时方,要在这个世界生活,首先就要适应这个世界的文字,其实跟繁体的也差不多啦!我还给了下了几本小说,各种类型的都有,不过你看了就看了,别当真就是了。”

“我知道了,”慕时方微微一笑,“谢谢你。”

“不用谢!你要知道,全天下对你最好的,就只有你恩人我了!”

“对了,苏宛,你看看这个是什么?”慕时方扯过桌子上的那张纸。

苏宛一看,表情立刻怪异起来:“我说慕时方,你画一个国徽干什么?别说,画得还挺像啊!”

“国徽?那是什么?”慕时方呆了呆。

“所谓的国徽,就是我们国家的徽识和标志嘛!”苏宛又把那张纸放回了桌子上,“所有的银子上面可是都印有国徽的哦!”

苏宛掏出一张纸币,慕时方定睛一看,上面果真有着那个徽识。

“你恩人我又给你普及基本知识了吧!”苏宛嘿嘿一笑,“不过你到底是在哪里看到的?难道是公安局门口?”

“恩人,为了感谢你的大恩大德,这个送给你!”慕时方顺手就把手里的金疙瘩递给了她。

“这是什么啊?”苏宛疑惑的接过来,往半空中抛了抛。

“黄金。”

“啥?”苏宛赶紧手忙脚乱的接住,“你说这是黄金?”

“应该是的吧,”慕时方抬起头,“刚刚你去买菜的时候我看到脚边有个金戒指,就捡起来了,刚刚没事的时候就把它融成这个样子了……能卖多少钱?”

“你的手机有着落了!”苏宛严肃的拍拍慕时方的肩,“如果这真的是黄金的话!”

“手机?”

“现在的黄金很值钱的,”苏宛口水哗啦啦,“你是走了什么狗屎运啊!”

“手机我就不要了!”慕时方又低下头去看MP5,“你自己把钱留着,免得月末的时候又没钱吃饭了。”

“你真的不要?”苏宛擦了擦自己的口水。

“不要,等以后有钱了再买也是一样的。”慕时方一笑。

“那好,钱我就给你留着,”苏宛小心翼翼的捧着那个金疙瘩,“等到了秋天了给你买衣服。”

“我不用……”慕时方正想说自己寒暑不侵,忽的又想到昨天他都已经因为“热”而脸红了,也只有住口不言。

苏宛在电视柜的抽屉里寻摸出一个小小的密封袋,把那个金疙瘩装了进去:“慕时方,我去把这个换成银子,你到十一点了去把饭煮好,你是要做豆角肉末吗?”

“嗯,等你回来就吃饭好了。”

“不许乱跑哦!”苏宛又叮嘱了一句,才又乐颠颠的出门。

听到门被关上的声音,慕时方才微笑着抬起头。

“傻丫头!”

慕时方看书的速度非常快,他一页一页的翻着,迅速的把那些东西记到了脑子里。这些都是生活的常识,慕时方要在这个世界生活,必须得知道这些。

看了半个小时,慕时方揉了揉额头,闭上眼开始消化起来。一分神,他又想到了莫振强。

黄金名片虽然被他融掉了,但是那串数字他却记得清清楚楚。虽然不知道那是什么,但是慕时方能把它们画出来。不过要搞清那是什么,必然又得去问苏宛。

慕时方叹了口气,把这些纷乱的思绪抛到了一边,继续看MP5。

没过多久,苏宛就喜滋滋的回来了,冲着慕时方拍了拍自己的挎包,“这个月吃喝不愁了!”

慕时方微微一笑。

苏宛心情大好,干脆又坐到了慕时方的身边:“慕时方,你看得这么起劲,都看得懂嘛?”

“大部分看得懂,”慕时方指了指MP5上的阿拉伯数字,“除了这个。”

苏宛一拍脑袋:“我竟然忘记了跟你说了!”

她顺手就扯过了刚刚慕时方画着国徽的那张纸:“我来教你,这个‘1’就是‘一’……”

慕时方并不笨,苏宛只是讲了一遍,他就差不多领会到了这所谓的阿拉伯数字和他所知道的数字的对比了。

苏宛教完慕时方,坐在一边看了一会电视,才摸着自己的肚子指使道:“慕时方,我饿了!”

慕时方抬头看了看时间,电视墙上的时钟准确的指向了十一点的位置。

慕时方站起来,“好,我去做,你看会儿电视。”

没一会儿,苏宛电视看得无聊了,溜过来靠在门框上,看着勤劳的慕时方摸着下巴盘算了起来:“免费的男佣,每天就供应三餐,每一季度就两套衣服,还是帅哥很养眼,又可以当保镖,又可以做燃气供应商……明天得给小雅打个电话,她请我去参加婚礼真是太对了!”

慕时方忍不住轻笑。

“不过小雅那家伙现在应该还在希腊,好羡慕,我也好想去希腊啊!美丽的爱情海!”苏宛捧着自己的脸,满眼的小星星,“如果我嫁给金少了,就能去了,好像小雅的老公跟金少认识诶!”

慕时方一听立刻不爽了:“你要去什么地方,以后我带你去就好了!”

苏宛白了他一眼:“可是你要知道,有些地方不是用轻功就能到得了的!那个地方那个有多远你知道吗?”

“我不知道,”慕时方耸耸肩,“可是你想要去什么地方的话,不用嫁给金少,我也会努力的赚钱让你去的。”

苏宛怪异的看着慕时方:“你怎么赚啊?”

慕时方伸手就在苏宛的额头上弹了一下:“你今天的那个金疙瘩是怎么来的?”

苏宛震惊的看着慕时方:“慕时方你,你,你该不会是去偷的吧!我就知道!一般人哪里有那么好的运气能捡到金戒指啊!而且那个地方人来人往的,就算真的有人掉了戒指,又怎么会被你捡到啊!”

她一脸严肃的看着慕时方:“枉你为一代大侠,武林盟主,竟然做出这等偷鸡摸狗的事情,你!对得起你这张脸吗?”

慕时方的脸更黑了:“那个金疙瘩绝对不是偷的,你就放心好了。”

“难道是抢的?”

“不是!”慕时方没好气的白了她一眼。

苏宛异想天开:“我知道了,肯定是你在菜市场门口站着的时候,有人跟你求婚了……”

慕时方戳了戳她的脑门:“好了好了,你赶紧出去!我做饭了!”

“知道怎么开火吗?”苏宛被推搡了出去,还不忘探个头进来。

“知道!”

凭良心说,只是凭借早上看过一遍做菜的过程的慕时方烧出来的菜真的不错——这家伙,实在是很有“家庭煮夫”的天分。

吃过饭,苏宛把慕时方推到厨房去洗碗,自己又溜回房间。

到了吃晚饭的时候,慕时方看着苏宛紧闭的大门没有丝毫动静,不由得走过去敲了敲门:“苏宛,你要不要休息一下?”

苏宛打开门哀怨的看了他一眼:“我今天的稿子还没画完,哪里还敢休息啊!”

“那要不要出来吃点东西?”

苏宛摇头。

看着那扇房门又被关上,慕时方无奈。苏宛未免也太辛苦了些。他的脑子里又浮现出了那张黄金名片上面那串阿拉伯数字。

犹豫了到很晚,慕时方才睡。他睡觉一直都很警醒,所以大半夜客厅里发出了细微的声音,慕时方眼睛一睁,坐起来就是一声暴喝:“谁!”

“还能有谁?当然是我!”一个有气无力的声音响起,随后客厅的灯被拉开。

苏宛靠在墙上,手里还拿着一个空杯子:“我不过就是出来接杯水。”

慕时方眼一瞥,声音立刻就低沉了下来,“怎么不穿鞋子就出来了?”

“穿鞋子走路会有声音,”苏宛打了个呵欠,“而且踩着地板冰凉冰凉的,有助于提神。”

慕时方眉一皱:“你到现在还没睡?”

他撇头一看,时针已经指向三点。

“还没画好啊!”

慕时方走过去接过苏宛手里的杯子:“你回房间去吧,我去帮你接,没画出来就别画了,早点睡觉吧!”

“不能睡啊!”苏宛眼泪汪汪。

慕时方叹了口气,一把就把苏宛打横抱起来:“你光着脚走来走去的,小心着凉。”

把苏宛抱到她的床上放好,慕时方才直起身子:“我去给你接水,喝完早点睡吧!”

“快了,快好了!”苏宛有气无力的,又从床上爬到了一边的椅子上。

慕时方无奈,只得出去给她接水。水端了进来,苏宛一口就全喝光了。

“慢点喝,别呛着了!”看着苏宛的样子,慕时方心里有些心疼,“别画了!”

“为了银子,我能不画吗?”苏宛眼泪汪汪,“不然下个月我们就要喝西北风了,你快去睡觉吧!”

慕时方伸手摸了摸苏宛的头,走了出去。经过这样一折腾,慕时方也睡不着了,关了客厅的灯,他干脆又打开MP5看了起来。

第二天苏宛是睡到下午才醒的,一出房间门就吵着饿,支使着慕时方给她去烧开水泡面,自己溜到卫生间洗漱去了。

等洗好脸出来,方便面正好泡好,苏宛端着碗就坐到了慕时方的身边:“还在看啊?”

“当然,”慕时方微微一笑,“昨晚几点睡的?”

“早上六点半。”

慕时方无语。

“昨天的算是憋出来了,今天的又不知道怎么才能挤得出来!”苏宛叹了口气,想了想今天要画的稿子,顿时什么胃口都没有了。

“没什么解决的办法吗?”慕时方皱了皱眉,“你这个样子,对身体不好。”

“我也知道啊!”苏宛自己也有些无奈,“可是解决办法是没有的!那传说中的‘文思如尿崩’的境界我是达不到了!”

“不是‘文思如泉涌’吗?”

“尿崩多好啊!畅快淋漓!”苏宛叹了口气,几口就把方便面吃完了,“我先回房间去想情节了,晚饭你就看着做,做好了再叫我。”

“嗯,你去吧!祝你尿崩。”

苏宛的嘴角抽了抽,但是触及到慕时方诚恳而又真挚的目光,她也只能抽着嘴角回房间。

只可惜某人在房间里待了一下午,纸浪费了一大叠,还是什么都没画出来。所以慕时方做好晚饭的时候,苏宛的样子比昨天更憔悴。

“上帝是抛弃我了吗?”苏宛眼泪汪汪的戳着碗,“他一定拿走了我脑子里名叫创作的那块脑组织!”

“不要太逼自己了。”

“不逼不行啊!”苏宛深深的叹了口气。

苏宛这思路一卡就是一个星期。

这一个星期她几乎每天都是凌晨才睡觉,一个星期下来,她是真的憔悴了不少,脸颊都凹下去了,慕时方看着就觉得心疼。

不过这一星期慕时方倒是把MP5里的东西都看得差不多了,那些小说倒也是让慕时方大开眼界。不过苏宛都说了这些都是假的,所以慕时方也只是当作传奇异志看的。

只不过慕时方倒是对所谓的国安局有了另一个认知——专门收容那些有异能的人来维护国家安全的。

慕时方看着自己白净的手,一运内力,橙色的内力就外放了出来。

“在现代人看来,我这应该也算是异能吧!”他催动着自己的内力,让那橙色的内力渐渐的转变成了蓝色,又变成了苍白色,犹如火焰一样的飘荡,“能融化黄金的——异能。”

满意的收了内力,慕时方开始看《百科全书》。

这天中午,慕时方刚吃了中午饭,正要继续看他的《百科全书》,就听到了一阵剧烈的踹门声。

是的,是踹门声。

慕时方看了一眼苏宛的房门,皱了皱眉,站起来走到了门口。

门才刚一打开,一个女人的声音就迸了出来:“苏宛!老娘来蹭!饭!”

门口的女人还保持着踹门的动作,呆呆的看着慕时方,“请问你是……”

慕时方的话还没有说完,那个女人就是一声尖叫:“苏宛你这个王八蛋!你到哪里去拐骗的帅哥!”

慕时方有些不悦了:“麻烦你小声一点,苏宛昨晚累到了,现在还在睡觉。”

那女人一愣,随即奸笑起来:“累到了?帅哥,看不出来,你还挺强的啊!”

慕时方怔了怔:“什么挺强?”

“还挺纯洁的,”女人又是一声奸笑,“喂,能让我进去了不?”

慕时方敛了脸上的疑惑,淡淡的看着她:“请问你是谁。”

“我是苏宛的朋友,我叫蔡小雅,”女人摸了摸下巴,“难道苏宛没有跟你说过我?”

“哦,是你。”慕时方想到苏宛说过的那个朋友,侧身把她让进了屋里。

蔡小雅大大咧咧的把手提包往背上一甩,熟练的拉开鞋柜,换上拖鞋就走了进来。

“哟,这家里整洁了不少嘛!”蔡小雅左右看了看,“果然是因为有了男朋友的缘故吗?不过这家伙也太不仗义了,有了男朋友也不跟我说一下!”

“你好像对这里很熟悉,所以我就不管你了!”慕时方关上门,又坐回了沙发上。

“喂,我说帅哥,你未免也太冷酷了一点吧!”蔡小雅把手提包给丢到沙发上,“你叫什么名字啊?”

“慕时方。”

“你跟苏宛是怎么认识的啊?现在这是在同居?”蔡小雅也跳到了沙发上,一脸的好奇。

慕时方不知道该怎么跟蔡小雅描述,所以也只有推脱:“你去问苏宛吧!”

“啧!还真是酷呢!”蔡小雅撇撇嘴,“你大概不知道吧!苏宛的理想型可是……”

她故意住口,想看慕时方的反应。

可是慕时方只是静静的坐在哪里,看着自己的MP5。

蔡小雅翻白眼:“算了,我才不跟你说,免得苏宛说我破坏你们之间的感情,你们昨晚几点钟睡的?怎么苏宛还在睡觉?我都快饿死了!”

见慕时方没有理会她的意思,蔡小雅无奈,自顾自的溜到了厨房,摇摇暖瓶里有热水,摸出了一盒方便面泡上了。端着面,蔡小雅坐到了慕时方旁边:“慕时方,你跟苏宛,到底是什么关系啊?应该不是男女朋友吧!”

苏宛喜欢的是金少,怎么可能会有男朋友?

慕时方瞥了她一眼:“我是她男朋友。”

蔡小雅傻眼了:“苏宛这家伙,什么时候连自己的目标都忘记了?难道真的是一个看见帅哥就挪不动窝的人?可是苏宛应该不是这种贪恋美色的人啊?她忘记她奋斗的意义了?”

慕时方的心抽搐了一下。

这时,苏宛揉着眼睛走了出来:“慕时方,给我泡面……小雅?你不是在希腊度蜜月吗?”

“蹭饭啊!”蔡小雅举了举手里的方便面,笑眯眯的看着苏宛。

苏宛翻了个白眼:“我说蔡小雅,你该不会是又跟你老公吵架了吧!”

“喂!苏宛,你带上那个‘又’是什么意思啊!”蔡小雅不满的站起来,“还有,我倒是想要问问你,这个慕时方是谁啊?”

“我男朋友啊!”苏宛打着呵欠往卫生间走。

蔡小雅走过去,扯着她就进卫生间,利落的关上门。

“干吗?”苏宛被逼无奈的跟着蔡小雅进了厕所。

“苏宛,你不是说非金少不嫁吗?怎么现在突然出现了一个男朋友了?”

苏宛接了水就开始漱口:“是啊,我是说了非金少不嫁,可是我有男朋友的事情跟嫁给金少这件事情有冲突吗?”

蔡小雅的嘴角抽了抽:“你厉害!不过我今天过来除了蹭饭,还要告诉你一个好消息。”

“你有了?”苏宛漫不经心的回答。

“你才有了!”蔡小雅的脸都黑了,“是金少的事情啦!”

苏宛立刻两眼冒光。

蔡小雅恨不得把手里的面碗扣在苏宛的头上:“瞧你那点出息!你知道我为什么跟焕然吵架吗?就因为我们度蜜月度到一半,那家伙竟然说要回来处理公司的事情!所以我一赌气,就跑出来了,不过我回来之后听说,最近有一个慈善晚会。”

苏宛的眼睛一亮。

“那个晚会,金少也在邀请之列!”蔡小雅重重的点头。

“姐要混进去!”苏宛就差没有仰天长笑了。

“如果焕然参加的话,我会想办法把你也捎进去,”蔡小雅又叹了口气,“其实吧,我一直不知道金少那种男人有什么好了!”

“长得又帅,又有钱!”

“可是他花心!”蔡小雅一口截掉了苏宛的话头,“你啊,还是少做些灰姑娘的美梦吧!你看你现在的男朋友不是挺好吗?”

“花心是可以医治的!”苏宛耸耸肩,草草的洗了脸,打开门出去了。

“你又不是老军医!”蔡小雅撇撇嘴,跟着也出去了。

慕时方已经把方便面泡好了,见到两人出来,头也没抬一下:“苏宛,家里没菜了。”

“那你去买吧!”苏宛走进房间,摸了钱包出来,顺手就丢给了慕时方,“多买点。”

慕时方倒是愣了一下:“我一个人去?”

“哎哟,一个大男人,不会连菜都不会买吧!”蔡小雅笑嘻嘻的��在了沙发上,“快去吧!我和苏宛还有些事情要谈呢!”

慕时方淡淡的看了她一眼。他的耳朵非常灵敏,刚刚蔡小雅和苏宛在卫生间里说了什么他都听得一清二楚。

压下心头的不快,慕时方站了起来:“蔡小姐是要留在这里吃饭?”

“当然了!我本来就是来蹭饭的!”蔡小雅说完,又嬉笑着看着慕时方,“别叫我蔡小姐了,跟苏宛一样叫我小雅就好了。”

慕时方只是微微的点了点头,换鞋出门了。

虽然已经跟着苏宛去买了好几次菜了,可是第一次去还是一个人。慕时方静静的走在大街上,开始寻思什么时候拿到苏宛的手机跟那个莫振强打个电话。虽然不知道到了那个国安局他到底能做什么,但是至少,他的处境不会这么被动。

从一开始,他就被那个所谓的金少给死死的压住了,如果再继续这样下去,只怕他连一点翻身的余地都没有。

“这位同学!”

慕时方一边思索着一边低头走路,听到个略带熟悉的激动声音,一回头,他就看到莫振强正站在菜市场门口。

“请问你有什么事情?”虽然遇到莫振强算是意外之喜,可是他的脸色还是很平静。

“你忘记我了?”莫振强一诧。

“我当然记得你,莫振强。”

莫振强吁了口气:“那就好,上次我说的那事情你考虑得怎么样?”

“那名片被我丢了。”慕时方若无其事的说着。

“丢了?”莫振强的嘴角抽了抽,“没关系,那请问你考虑得怎么样?”

“如果我进你们那个什么国安局了,我能做什么。”

莫振强的眼睛一亮:“这就要看你的能力了!如果你的身手足够好,可以去执行特别任务;如果你头脑特别聪明,可以去地下的研究院;如果你是商业奇才,可是成为国家某些企业的明面上的掌控者……”

“企业?”慕时方心神一动,想起上次那个访谈节目就是说的那个金少是什么企业的继承人。

“怎么?原来你对商业这块有兴趣?”莫振强倒是有些奇怪。在他看来,慕时方应该是属于那种身体素质方面异于常人的,若是真的加入到国安局的话,应该会被调到特别行动组里去的。

慕时方点点头。

莫振强思索了一下:“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你跟我来。”

“等等,”慕时方指了指菜市场,“我是来买菜的。”

莫振强黑线,面上却还是笑:“那我在外面等你。”

等慕时方拎了大包小包的出来,莫振强带着慕时方走到一边的小区的花园里,左右看了看没什么人,他才放心开口:“这位同学,你叫什么名字?”

“我不是同学,我叫慕时方。”

莫振强坐到了一边凉椅上:“那好,慕时方,不知道你是什么地方的人?是本地人还是外地的?户籍是什么地方的?”

慕时方沉默了很久:“我没有户籍。”

“啊?”莫振强呆了呆,显然没有反应过来。

“我没有户籍,没有身份证,”慕时方一耸肩,“什么都没有不明人士。”

“我说,慕小哥,咱们能别开玩笑不?”莫振强有些无奈了。

“我没有户籍,没有身份证,”慕时方加重了语气,“你是那个什么副局长,给我弄一个的话,应该不难吧!”

“难倒是不难,因为国安局里的人几乎都是有好几个身份的,可是你怎么能什么都没有呢?”莫振强还是有些呆呆的,“不应该啊!”

慕时方又偏着头想了想:“我,是黑户,孤儿,吃百家饭长大的,所以没有户籍,没有身份证,没有上学,什么都没有。”

莫振强疑惑的看着他:“那你是怎么到这里来的?”

“走来的。”

莫振强本来有些疑惑,但是一想到慕时方的身手,倒是稍微有些释然了:“不过,你又怎么会那么厉害?能徒步追上摩托车?”

慕时方嘴角一翘,想到看过的小说:“莫副局长,我小的时候被一个白胡子老头看中,说我骨骼清奇,是练武奇才,就带我住到了深山里,教了我各种功夫……我这就是等白胡子老头去世之后才出山的。”

他又提了提自己手里的菜:“然后被人收留了。”

“就是那个那天拽着你跑了的女孩子?”莫振强看着慕时方一脸的淡然,一点也没有开玩笑的意思,可是他就是觉得很怪异,“你说你是在深山里长大的?那是在哪个深山?”

“我怎么知道?”慕时方一脸无辜的看着他,“我很小的时候就被带去了,白胡子老头也没有跟我说那是什么地方。下山之后我就随便找了一个方向走,然后就一路走到了这里。”

“你说的,实在是很难让人相信啊!”莫振强的表情古怪得很。

“很难吗?”慕时方微微一笑,把左手的口袋一松,把手伸到了莫振强的面前,“你看好了。”

莫振强赶紧凝神细看。

几乎是一瞬间,那白净的掌心就腾起了一簇火红色的火焰,那热度直逼莫振强的面门,更因为他凑得太近,连额前的头发也都有被烧糊了迹象。

“这是异能?”莫振强惊呼起来,赶紧把头往后仰了一些。

“这不是异能,这是内力,”慕时方解释着,然后手心那团火焰状的内力瞬间消失,一团带着冰冷的寒气又出现在他的手心,“我自小学武,所以才有内力。”

莫振强倒吸了一口凉气,他突然意识到,自己好像捡到了一个宝贝。

莫振强好不容易才从震惊中缓过来,“你刚刚说你对商业这块有兴趣?”

慕时方点点头。

“只要你加入国安局,服从国安局的安排,在有特殊任务的时候能接受调遣,我一定向局长让你负责商业那块!只要有了我们国安局的支持,到时候什么金灏天,什么经商奇才……”

慕时方心中一动:“金灏天,那个金少?商业奇才?”

“经商奇才?”莫振强的脸上闪过一丝嘲讽,“什么经商奇才?他父亲给他配了一个智囊团,想要做出错误的决策,估计也很难!”

慕时方的眼里划过一抹异彩:“那好,什么时候才能让我也变成金灏天那样?”

莫振强倒是有些为难了:“不管怎么说,你也要接受国安局的基础训练吧?”

“需要多长时间?”慕时方打断了他的话。

“这个不确定,因为有很多项目需要考核。一般加入国安局的人,都要进行三年的特训才能参加考核。”见慕时方皱眉,莫振强补充道:“不过如果是你的话,我想倒是可以试试直接去参加考核。”

“那什么时候?”

“最好是现在!”

“现在?”慕时方皱眉。

两人一起把视线投到了慕时方手里的大包小包上。

“慕时方,要不你回家跟你朋友说一下吧!”莫振强站起来,从怀里摸出了一张普通的名片,“这上面有我的电话。”

“不用了,”慕时方站起来,“我回去跟我女朋友说一下,然后就跟你走。你就在我女朋友家楼下等我就是了。”

莫振强迟疑道:“慕时方,你的女朋友,她知道你会内力这件事情吗?”

“她不知道,”慕时方淡淡的看了他一眼,“我也不希望有人骚扰她。”

莫振强点头:“这是自然。”

回到家里,打开门,把菜都塞进了冰箱,慕时方把钱包和钥匙放到了冰箱上。

“苏宛,我先出去了。”

苏宛和蔡小雅正聊得火热,在商量着如何混进晚会,之后又要如何如何接近金少,甚至都列出了好几个计划表出来,压根就没有注意到慕时方已经回来了。

“苏宛!”慕时方加重了语气,“我出去了!”

“嗯,你出去吧!别吵我!”苏宛头也不抬。

慕时方叹了口气:“苏宛,我会回来的。”

“我知道!”苏宛咬着手里的铅笔头,“小雅,你觉得我干脆办成里面的服务员怎么样……”

慕时方有些无奈,他打开门,又回头看了一眼跟蔡小雅争得面红耳赤的苏宛,才又轻轻的关上门离开了。

苏宛一直在跟蔡小雅讨论着各个计划的可行性,不知不觉的,天就暗了下来。

“慕时方,你怎么还没有去做饭啊?”苏宛一边催着,一边看着纸上列出来的几个计划,满意的点点头。

“慕时方!”

无人应答,她诧异的抬起头,才发现除了口干舌燥的躺在沙发上的蔡小雅之外,哪里还有别的人的身影!

苏宛有些不安起来,她站起来打开了客厅的灯:“喂!慕时方!你去哪里了?”

客厅里没人。

苏宛跑到卫生间,卫生间的门开着,里面显然也没人。明明没有听到水声,但是苏宛还是不死心的拉开了浴帘——没人。

再跑到厨房,苏宛一眼就看到了冰箱上的钱包和钥匙。

“慕时方哪儿去了?”拿着钱包走出来,苏宛懵了。

蔡小雅坐起来,挠了挠自己的头;“我记得下午的时候,好像慕时方回来过,还跟你说过话。”

“说什么了?”苏宛傻眼了。

“我怎么知道!”蔡小雅一摊手,“我当时还在想怎么让你毫无痕迹的摔倒在金少的怀里呢!”

苏宛抱着头,仔细的想了想,才总算是想起了一星半点。

“他好像说他会回来,”苏宛咬着钱包上的装饰小锁,“可是现在天都快黑了,怎么还不回来啊?”

蔡小雅摸了摸自己干瘪的肚子,“苏宛,我饿了!”

苏宛忧虑的走进厨房。

慕时方的身手她最清楚,所以绝对不会出什么事,她最担心的就是慕时方被人骗了。

打开冰箱,看着满满的一冰箱菜,苏宛又忧伤了:“习惯了慕时方每天做好饭来吃现成的,现在怎么突然就没有想做饭的想法了呢?”

“饿死了……”

“滚进来洗菜!”

随随便便的吃了饭,苏宛抱着聚宝盆坐在沙发上:“心烦,蔡小雅!去洗碗!”

“不要!”蔡小雅瘫在一边,干净利落的拒绝。

“你到我家来蹭饭,居然连碗都不洗?”苏宛拎着聚宝盆就砸过去了,“快去!”

蔡小雅忙伸手抵挡:“喂!我是客人!你好意思叫客人去洗碗?”

“不请自来的那是客人么?”苏宛翻了个白眼,又躺在了沙发床上,一脸的哀怨,“慕时方到底去哪里了啊!快回来洗碗啊!”

“啧啧!看看你那个德行!”蔡小雅直咂嘴,“好好的一个帅哥都被你弄成了家庭主夫了!”

“他就是家庭主夫啊!”苏宛打了个滚。

“那在你还没有遇到慕时方的时候,你是怎么活下来的?”蔡小雅翻了个白眼,“难道你都是用的一次性的碗筷?”

苏宛叹了口气:“你又不是不知道,我买那么多桶装的方便面是为了什么?还不就是因为我懒得洗碗吗!”

“得!那你就把那些碗堆着吧!”蔡小雅撇撇嘴,“堆到慕时方回来了再洗!”

苏宛提脚就踹了过去:“大夏天的,还不馊掉啊!而且谁知道慕时方那家伙什么时候回来啊!”

“那你还不去洗碗!”蔡小雅一巴掌拍在苏宛的小腿上。

“哎哟!疼!”苏宛又是一脚踹了过去,“你去洗!我要去画漫画了!”

蔡小雅无法,只得站起来,走到厨房门口龇牙咧嘴道:“明天甭想再叫我洗碗了!我可不是来给你当人肉洗碗机的!”

“切!”苏宛跳下沙发,“那姐家里也不是乞丐收容站!”

两人互相瞪了一眼,俱都冷哼一声,一个去了厨房,一个回了房间。

说是画画,可是铺开画纸,苏宛又开始发呆了。会不会是今天下午她一直都没有理会慕时方,所以他离家出走了?苏宛托着下巴,心里有些烦躁了。

慕时方身上又没有钱,又没有身份证,他能走到哪里去啊!而且他走的时候好像的确是说过“我一定会回来”的灰太狼的口号的啊。

可是这都晚上了,他到底去了哪里啊!

苏宛倒是很想出去找找,可又不知从哪找起!他一个大男人,还有武功,应该是安全的吧!

纠结了半天苏宛才挪到书桌前:“明明今天早上睡觉的时候就想好了下面要画什么了,怎么现在又画不出来了呢?”烂泥一样的趴在桌子上,“难道是因为小雅这家伙来了?还是因为下午的时候讨论‘勾搭计划’讨论得太激动了?还是因为慕时方这家伙莫名其妙的失踪了?”

叹了口气,苏宛站起来,拉开了窗帘。看着黑漆漆的天空和灯火通明的大街,苏宛心里更烦躁了。

“慕时方,你到底死哪儿去了?”

猜你喜欢

  1. 历史小说
  2. 宫廷小说
  3. 重生小说
  4. 逆袭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