得得文学网—热门的小说推荐平台!

你的位置: 首页 > 小说库 > 灵异 > 鬼夫不要惹
《鬼夫不要惹》陈笑冗辞全文免费试读

鬼夫不要惹天涯

主角:陈笑冗辞
完整版小说《鬼夫不要惹》是天涯最新写的一本恐怖悬疑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陈笑冗辞,内容主要讲述:七年前,老家祭祀,我得到了一个手镯。七年后,手镯再次出现,莫名的出现了一个男人,我身边的人接二连三的出事。...
状态:已完结 时间:2018-11-01 11:12:07
在线阅读 放入书架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 章节预览

第一天来上课,很轻松。孩子们也很安静,就是太过于安静了,让我有点不适应,完全没有校园中的气氛。

下午放学后,我便要回去。

其他的老师都走了,我到门口的时候,见到了赵阳。

赵阳站在夕阳下,见到我时,帅气的脸庞洋溢着笑容。

他看上去是一个很阳光的大男孩,本来陈东的事情,和晚上出现的那个男人对我的残暴,让我心事重重。

看到他,我心里的阴霾也驱散了不少。

“陈老师。”

我微微他点头,开口道。“赵老师,你还没走啊!”

赵阳面带微笑,指了指前面的路。“我就住在你隔壁的村子,刚好同路,一块吧!”

我也没有拒绝。

山里的空气好,没有城里的喧嚣。

赵阳和我有一搭没一搭的说着话,有个人说说话,我心里的紧张也放开了许多,不知不觉嘴角洋溢起了笑容。

就在这时,莫名的起了一阵大风,透着寒意。

我浑身一颤,忽然感觉手腕被抓住,周围被一股寒冷刺骨的冰冷气息包裹着。

我身子不禁发抖,以为是自己出现了错觉。

左右一看,的确没人。

赵阳在前面走着,还在说话。

可我已经听不到他的声音了,我张了张嘴,想叫他,却发出一丁点声音。我身边没见到任何人,此刻的我,已经头皮发麻,心更是提到了嗓子眼。

将近半个小时之后,赵阳已经离开了。

我忽然被人放开,身形不稳直接摔在了地上。

吃痛了好一会才站起来,那一阵风又消失了。

吓的我站起身,快步离开。

回到外婆家,院子里面没有开灯,乌漆墨黑的。

外婆是个瞎子,瞎子点灯白费蜡的道理还是知道的。她一个人也生活习惯了,我进院子,开口道。“外婆,我回来了。”

进了屋,打开灯,没看到外婆,我心里有些疑惑。

见到饭菜在桌子上,菜色也很丰盛。我也饿坏了,洗洗手便坐下开吃。

吃完饭后,外婆才回来。

“外婆,你吃饭了吗?”我见到外婆回来,赶紧问了她一句。

外婆住着拐杖,手里挎着个篮子,看了我一眼。

虽然我知道她看不见我,可每次被那双眼睛注视的时候我都忍不住心里打颤。

“吃过了,你早些休息吧!”

外婆说完,关了灯,便直接进了自己的卧室。

我总觉得外婆有点怪怪的,却又说不上来哪里有古怪,只好回了房间。

刚一进去,就被人直接压在了墙面上,一只大手,掐住了我的下巴。

“水性杨花的女人,还不知道悔改!”

不等我反驳他的话,下一刻被他推到了床上。

我完全没有任何反抗的余地,我身上的衣服,被他撕的粉碎。

肌肤暴露在空气中,即便天气炎热,可我却冷的瑟瑟发抖。

虽然这几天我已经习惯了这个男人会出现,尽管心里害怕,但我更害怕的是他那凶暴的对待。

没有任何前兆,他便直接进入了我的身体。

干涩,刺痛,麻木。

我眼眶通红,眼泪不停的落下,我想推开他。

大概是因为我的反抗,他的动作越来越快,越开越猛。

两腿之间的那股刺痛,痛的我根本受不住。

“好疼,求求你快停下来,求求你了。”我哭着哀求这着,疼的我不由自主的蜷缩着身子,而他却强行压着我的肩膀,根本不让我动弹。

不论我怎么哀求,怒吼,他依旧无动于衷。

今天晚上的他不一样,仿佛是带着怒意和惩罚一般,折磨着我的身体。

我甚至受不了这样的对待,心里的绝望充斥着我的大脑。

不知道过了多久,他终于停了下来。

我动了动坚硬的手指,如同一块被蹂躏过后的抹布,破碎不堪的躺在床上。

夜里很寂静,我不管他是否已经走了。

那一刻,死亡的念头出现在我的脑海里。

无法反抗的绝望,让我只想到了死亡。

也不知道哪来的力气,我直接爬下床,浑身乏力。

双手一软,直接栽了下去。

我都不怕死了,还怕摔么!

本以为迎接我的是疼痛感,却不想被一双大手直接接住,再次被他抱上了床。

“你去哪?”

冰冷的声音,不带一丝感情。

我张了张嘴,挣扎着,面如死灰的说道。“是不是我死了,你才肯放过我。”

我才二十一岁,我的人生才刚刚开始。

我怎么舍得死!

可是现在,除了了死,我还能有什么办法吗?但凡有点办法,我也不会想到死亡,也不会用这种方法来解脱。

“死?”

男人冷笑一声,只是一只手搂住我的腰间,我便动弹不得。

仿佛在他面前,我只不过是随手可以捏死的一只蝼蚁。

“你死了没关系,要是你伤害你肚子那东西,你们全村人要陪葬,包括你外婆。”他抚摸着我的腹部,我浑身一颤。

什么肚子里的东西?

我一听这话,瞪大了双眼,怒意随即涌上心头。

我接近疯狂的朝他怒吼道。“凭什么,凭什么你可以这样对我?我做错了什么?难道我连死的权利都没有吗?”

“作为一个祭品,你没有任何权利选择,包括死!这是你七年前,自己做出的选择。”

“祭品?”我有点不明白他的话是什么意思,七年前我的选择?我选择了什么?我怎么什么都不知道!

仔细回想起来,我陡然想起七年前。

那次祭祀,后来,外婆让我穿上了白色的嫁衣.......

“怎么,想起来了?”

他再次靠近我,黑夜中,我仿佛看到了他那双幽暗的眸子,透着戾气。

他修长的手指,扫过我的脸颊,再次开口说道。“三日之后,是我们的缔结契约的时候,你若胆敢做出伤害自己的事,我就让所有见过你的人,都给你陪葬。”

他的话一字一句说出来,让我心里惊恐万分。

不等我再问,他已经消失不见。

第二天一早,我没急着去学校,而是找外婆问清楚当年的事情。“外婆,七年前的事情,到底是什么意思?”

我想,外婆一定清楚这件事。

那个缠着我的男人,来无影去无踪,他根本不是个人而是......

鬼!

昨天晚上我想了一个晚上,每每想到这,我心里就止不住的害怕。

梦里梦见了七年前的那个晚上,我见到的一个男人。

最新小说

书友评价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