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得得文学网 > 小说库 > 职场 > 第一秘书

更新时间:2018-10-31 16:54:02

第一秘书 连载中

第一秘书

来源:掌中云作者:苍白的黑夜分类:职场主角:华子建秋紫云

《第一秘书》是苍白的黑夜最近创作的职场小说,故事很有深意,值得一看。《第一秘书》精彩节选:一个招之即来,挥之即去的秘书,在充满荆棘的仕途之路奋力的攀爬,那种种情感,次次危机一直伴随他走向终点。...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宋丽若就嘿嘿的笑了几声,让华子建真恨不得有个地缝钻进去,不过这一紧张,还好,下面也就耷拉下了脑袋,规矩了。

华子建就问她:“今天又没什么事情,领导都过去开会了,你忙什么。”

宋丽若撇撇嘴说:“你不是领导啊,你敢睡觉,我们谁敢?”这美女是一点都没把华子建当成领导,这就是美女的优势,怎么说,你也不会生气的。

华子建当然不会生气了,他笑笑说:“我没有睡觉啊,就是想你想的有点伤心了。”

那宋丽若就“且”了一声说:“你还想我?平常也不知道请我吃吃饭,送送花什么的,到编出来个想我了。”

嘴里这样说,心里还是很舒服的,这漂亮点的女人都是这,只要听人家夸她美丽,听到别人说想她,那都是心里甜的更蜜一样,更何况现在还是英俊潇洒的政府第一秘在说自己。

华子建就很神秘的,压低了声音对宋丽若说:“几次我花都买了,就是怕你们家那个的拿砖拍我,所以就不敢送了。”

宋丽若瘪嘴瞅了他一眼说:“算了,不和你开玩笑了,说点正事,前两天我听张秘书长在办公室说,你报账的发票里面好像有张是酒吧的,张秘书长的意思是秋市长不可能去酒吧,一定是你自己花的,裹在里面。”

华子建一听就像发作,想了想说:“这个老张,也太认真了。”

宋丽若看看他说:“他不是认真,是在挑刺,拿个鸡毛当令箭,什么事情都想插一脚。”华子建谈口气,点点头。

两个人就都说了些不如意的话,华子建反正是无聊,有个美女陪着唠嗑也不错。

说起来,这宋丽若也是命苦,找了个副局长也麻烦,那副局长经常是在外面花花草草的,有时候一回家身上那香水味道很呛人,一闻就知道是那便宜货,为这个两人也经常吵吵闹闹,结婚的事情也是一拖再拖,别人不知道,但华子建是知道的,他那个男朋友就是个**,但这话是不好对宋丽若说的,理解的说是关心她,不理解的还说自己在你面挑拨人家关心呢。

宋丽若一会就抱怨到自己命运上了,这说说的宋丽若就忍不住伤心的哭了起来,华子建就只好不断的劝,劝劝的人家就倒在了华子建的怀里,那两个柔软的山顶就不断的摩擦他的胸口,华子建的小兄弟也忍不住再一次的站了起来,撑起一个大帐篷,这时正好宋丽若的手往下移动,当她的手碰触到华子建的火炮的时候,她全身一颤,她羞涩的眨着大眼睛,抬起头来恨恨的看着他,两朵红云飞上脸庞,竟比天上的云彩还要美丽。

华子建这次可是真有点受不了,这是实打实的,不是刚才的梦,华子建就感觉到一阵阵的尿急。

华子建连忙转过头去,讪讪的说:“好了,好了,这么大个人,一天还哭哭啼啼的,羞不羞啊。”

宋丽若也就羞答答的离开了华子建的怀抱,掩饰住自己的心动,继续说去了其他事情......

女人的心,天边的云,翻起脸来比脱裤子还快,一会,人家搽干了眼泪,没事了,又笑起来了,受害的当然是华子建了,除了衣服让她搞的邹邹巴巴的不说,下面也只好慢慢的冷却。

到了第二天一早,华子建打扫完秋紫云的办公室,就回到了楼下的政府办公室,进去先给张秘书长请示一下今天秋紫云的活动安排,说完话,见没有其他的事情,华子建就问:“秘书长,我上次的帐你签字了吗,最近手头紧了。”

张秘书长看看华子建,低头在抽屉里翻腾了几下,拿起一章发票说:“对了,华秘书,我看你报销发票里面怎么有一张酒吧的票??”

华子建听到了张秘书长的话,很有点慌乱的对张秘书长说:“奥,你说发票啊......我还没大注意,要不就先拿出来,把其他的报销了。”

张秘书长“唔”了一声,说:“我们领导更应该严格要求自己。”

华子建就唯唯诺诺的拿上了那张发票,离开了办公室。

一会,华子建就到了秋紫云的办公室,秋紫云最近的心情比较好,华书记也没给她找事情,所以看着华子建的时候,她的脸上是带着灿烂的笑容。

“小华啊,你准备一下,过两天和我一起到省城去开个会。”秋紫云一面欣赏着华子建那充满朝气的棱角分明的脸,一面愉快的和他说着。

华子建认真而又全神贯注的听完秋紫云的话以后说:“我已经准备好了,随时出发,呵呵,对了秋市长,我这有几张票据......张秘书长......”

“奥,什么票啊?”

华子建就拿出了那张上次他们两人到酒吧的发票说:“就上次的招待费用,张秘书长说一定要你签字了才行。”

秋紫云的脸就一沉,说:“这个老张真是的,一天没事找事。”

她就拿起了电话,拨了过去:“秘书长啊,华秘书的票据是怎么回事,那是上次我请省上妇联的几个领导去喝了杯咖啡,要不以后每张发票我都签字?”

那面张秘书长就一头的汗水了,连忙说:“不是,不是,是我搞错了。”

华子建是可以想象的到那张秘书长现在的样子,他就暗暗一笑,心里说:小样,哈爬狗卧在粪堆上,装什么大尾巴狼,还想来查老子的帐。

过了没几天,秋紫云就和华子建一起到省城开会去,一大早,他们就出发了,春天的郊外份外迷人,万物复苏了,一路上秋紫云很少说话,她长久的注视着窗外的景色,也不知道是在回忆过去,还是在憧憬未来,华子建是不好打扰她,也默默无言的看着前方的山色。

路上,华子建禁不住就叹息了一声,他是无意中的叹息,但这时候路况很好,车也没有过大的颠簸,噪音也不大,他的这声叹息就引起了秋紫云的注意。

秋紫云转过头来,看着坐在自己前面的华子建说:“怎么了,华秘书,还叹上气了。”

华子建这才反应过来,就搪塞着说:“时间过的真快啊,有时候想起来都让人感叹不已。”

秋紫云就心里一动,她不知道华子建是随口在搪塞自己,她就往深里想了起来,是不是华子建跟自己时间太久了,心里有了想法,三年了,一般的秘书这个时间也确实该放飞了,三年啊,一千多个日日夜夜,秘书的辛苦一点不比他所服务的领导少,默默无闻,勤勤恳恳,想领导所想,急领导所急,这样的职业对很多人都是一种压抑。

可是秋紫云是很矛盾的,她每次想到华子建,都感觉应该给他找个好地方,让他去腾飞,去驰骋,但一见到华子建,她的心又动摇了,她舍不得放他离开。

三年了,自从自己慧眼独具的发现了他,自己已经习惯于华子建在自己身边的存在,没有华子建的伴随,自己是不是还可以泰然自若,若无其事工作,自己会不会从此郁郁寡欢,闷闷不乐,会的,一定会的,不要看自己时常盛气凌人的面对华子建,他那里知道自己的心意,那里知道自己克制住心情的艰辛。

秋紫云有点忧伤的问:“小华,是不是想要出去闯一闯了?”

华子建一下就有点忐忑不安了,看来秋紫云是误解了自己那随口的一句话了,自己是想下去做一方诸侯,掌控权利,叱咤风云,但并不是很迫切,因为多多少少,自己还有对秋紫云的一些留恋和不舍,还有很多的担心和顾虑,自己离开了她,她会不会孤单,会不会抵挡不住华书记和韦副市长他们的进攻?

华子建不能多想了,那会让秋紫云更加的误解,华子建就说:“闯也不是现在这个时候,现在的局面还很混乱。”

秋紫云是明白他说的混乱是什么意思,她痴痴的看了看华子建,感觉他不是在说谎话,这让秋紫云一阵的轻松,倘如这个世界只有一个人理解自己,那一定就是华子建了,轻松过后,秋紫云就缓缓的靠在了靠垫上,闭上了双眼。

华子建赶紧的关上了车窗,稍微的打开了一点车里的暖气,时间不长,华子建和司机都感到浑身燥热,但看看熟睡中的秋紫云,他们就忍住了,华子建只有一个想法----就算再热,也不能让秋市长感冒。

中午十分,他们到了省城,外面,天儿蓝蓝的。空中传来了一阵阵愉快的鸽哨。

凭窗瞭望,省城的春色美不胜收。远近高高矮矮的楼群错落有致,乳白色的瓷砖墙面在日照里闪着明亮亮的光芒,掩映在高大的建筑物中,好似一条条盘旋的巨龙。平展展地绿地上,走动着穿得花花绿绿的游人,他们兴致勃勃,嬉笑打闹,竭力点缀着人世间及时行乐的情趣和氛围。

秋紫云也睁开了眼,这是她的故乡,也是她童年的地方,她不得不多看几眼,感受下那遥远的梦幻。

猜你喜欢

  1. 游戏小说
  2. 灵异小说
  3. 空间小说
  4. 女强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