得得文学网—热门的小说推荐平台!

你的位置: 首页 > 小说库 > 言情 > 要一生一世白首不离苏瑾叶
要一生一世白首不离苏瑾叶小说试读 秦怀袖宇文煜小说全文章节列表

要一生一世白首不离苏瑾叶夏雷炮

主角:秦怀袖宇文煜
《要一生一世白首不离苏瑾叶》是最近非常火的一本古代虐恋小说,作者是夏雷炮,主角是秦怀袖宇文煜,下面一起来看下说的主要内容是:陆聂琛眉头微皱,依旧冷着脸:“你当知我,宁错杀一千,不肯放过一个。既然岳父着实没有反意,这次便罢了。...
状态:已完结 时间:2020-09-28 17:51:45
在线阅读 放入书架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 章节预览

“若她不是秦怀袖,你便是痴心错付,莫非你要舍弃秦怀袖,爱上另一位女人吗?”郝连劝道,“你当下该做的,是以治病为由,多加接触她,试探她到底所言是真是假。”

宇文煜闭上眼,冷静下来,郝连说得没错,他不该这么莽撞。

但莫名地,他却觉得南淮秀的意见是有用的。

他破天荒地换回到自己的厢房居住。

小狗跑到他脚边,亲昵地蹭他脚踝,他弯下身,抱起小狗,一下一下地抚顺它的毛:“白白,我今天看到一个和她很像的人,可她跟她长得完全不像,性子也更阳光些。她到底是不是她?若是她,她不记得我了,我该怎办?若不是她,我又该怎办,我的幻象出现得越来越多,清醒的时候愈来愈少,我也知道自己有了毛病,可怎么也无法克制自己不去想她。我该怎办,白白,若你是我,你会怎么办?”

他苦涩地道:“还是由衷的希望这个人是她,若真是她,那该有多好。”

次日一早,宇文煜便收到了药僮送来的信。

宇文煜打开,内容还没看就又被熟悉的字迹震撼到了。

写字的小习惯可能会有相似,但字迹可能会一模一样吗?

入目的字迹他无比熟悉,就在他们尚未结婚之时,他们便是凭靠书信往来,常常约在桥下花前月下,纵使婚后他不曾看过一眼秦怀袖的书信,但他还是对秦怀袖的字迹铭记于心。

他还是怀疑她就是秦怀袖。

书信的内容是南淮秀想多了解他心病的缘由。

其实连南淮秀都不知道为什么会送出这份书信,自从听说宇文煜的心病后,她便有种熟悉又痛心的感觉,脑海里有种迫切要见到他的愿望,甚至她有种强烈预感,她能治好他。

她见过宇文煜后,这种迫切和渴望更强烈了,在他抓着她时,她没有一点反感和不适。

她觉得这种想法很荒唐,阿爹害怕她想攀龙附凤,一个劲地劝她三思,她也觉得自己所作所为不可思议,所以她想要快些将他的病给治好,这样他们便没有任何的交集,她也不会再想着宇文煜。

宇文煜没有想到南淮秀会给他送来这样的书信。

虽然有过那么一瞬间的错愕,但他还是很快就反应过来。

也是,秦怀袖之死、事情真相、他的误解……种种串联的过往,他非常需要有个宣泄口,发泄出去,让人知道。

可过去他能和谁说呢?

妹妹死了,秦怀袖死了。

小狗不会说话。

郝连从头到尾都知情,可因为他的心病,郝连已是心力交瘁,他不该再麻烦郝连。

现在,唯有南淮秀,可以做他的倾听者了。

若是南淮秀便是秦怀袖,或许她能通过这种方式找回回忆呢?

宇文煜亲自到了医馆,当面把事情经过告诉她:

她是我最爱的人,也曾是我最恨的人。

当年我不得志,母妃因得罪父王被降为嫔,父王对我颇有成见,我在朝中受人排挤,在最需要她之时,我误以为她跟着别的男人走了,我因此而恨她。

我们分开之时,胞妹为了劝说她回心转意而离府,最后出事而亡,我误以为胞妹之死是她所害,对她恨之入骨。

我娶她是为了报复她,因此成亲后,我折磨她,羞辱她,冷落她。

致使她郁结于心,操劳过甚,年仅廿四便得了肺痨,不久于人世。

可她在生命的最后,还是想着我。

我后来才知,我误以为她跟走的那个男人,因为爱她,在她请求下帮了我不少忙,但同时他手里也持有对我不利的把柄,那男人每每想见她时,都会用我的把柄威胁她,以致她多次与那男人见面。

他们见面的次数多后,我就误以为他们有染,对她的恨意更深。

谁曾想,她生命的最后一刻,却是为了让这男人不再威胁我,而拉着这个男人跳崖同归于尽。

即便是死,她心里还想着我,而我却做了那么多对不住她的事,当我知道真相时,我懊悔不已,我常常到她殒命之处忏悔,祈求她回来,哪怕是托梦给我,我也心满意足。

但那么久了,她都不曾入过梦,连尸首都没找到,怕是她不肯原谅我了。

大抵是因为思念和执念过重,我产生了幻觉,精神失常,时而正常,时而又会以为她还活着,会看到她回来,我快连自己正常时是什么模样都不清了。

我知道再如此下去,我身体迟早要出事,可我控制不了我自己,我无法不想她。

之前郝连便曾跟南淮秀说过大概情况,但许是为了照顾宇文煜的面子,没说清事情来由,而今听宇文煜亲口说起前尘过往,南淮秀只觉心口像坠了铅般沉,一阵一阵地抽痛。

怪道他会如此痛苦,会崩溃到如此地步。

南淮秀安慰道:“对于你们的误会和爱情,我深表同情,请王爷不必思虑过多,她只是去了另外一个地方,或许已步入轮回,转世投胎,托生一户好人家。”

“是么?你相信真有轮回么?”宇文煜苦涩地望着南淮秀,目光深情得似要将她拥抱入怀,“若是她转世,却不记得我了怎办?”

南淮秀不知怎地心口一疼:“那便创造属于你们的新回忆。过往终究已经过去,切不可沉迷过去,让自己受伤,而是怀着希望朝前看,兴许她在你尚不知道的地方等你。若你再沉浸过往,那她以命换来的一切便白费了。”

宇文煜豁然开朗,说得在理,若是不向前,他又如何找回秦怀袖。

“多谢南姑娘的开导,我会努力改变。”为了秦怀袖,他一定可以。

宇文煜离开后,南淮秀敷完宇文煜送来的断续膏,检查恢复情况后,便躺下睡了。

然而她睡不着,脑海中一直回想宇文煜和王妃的过往。

越想越觉得奇怪,仿佛身临其境一般,眼前浮现了悬崖峭壁的风景,寒风寂寥,心情无比沉重。

而后她入了梦。

小说《要一生一世白首不离苏瑾叶》 第19章 字迹一样 试读结束。

书友评价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