得得文学网—热门的小说推荐平台!

你的位置: 首页 > 小说库 > 言情 > 只求和他白头到老
《只求和他白头到老》宁舒程锦时小说全部章节目录

只求和他白头到老叶蓁

主角:宁舒程锦时
《只求和他白头到老》是叶蓁最新写的一本现代虐恋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宁舒程锦时,内容主要讲述:我人生最难堪的时刻,是在我爸和小san的婚礼上。 我闯入那个人的生活,也是在他们的婚礼上。 从此,天崩地裂,而我只求能和他白头到老。 他说,我们结婚吧。 我说,好。 早就...
状态:已完结 时间:2020-08-06 18:06:51
在线阅读 放入书架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 章节预览

小宝……

我几乎在一刹那就想起来,昨天在医院,宋佳敏也说到了这个名字。

小宝,居然是他们的孩子?

可笑,太可笑了。

我艰难地迈步走到他跟前,声音发颤,“锦时,你说什么?”

小宝似乎被吓到了,往后跑了两步,扑进一个女人的怀里,软声软气的叫了声,“妈妈,怕……”

我这才发现,宋佳敏也来了。

我看了看抱着孩子的宋佳敏,又看了看程锦时,真是温馨的一家三口。

宋佳敏红着眼眶,“小舒,我就是担心小宝认生,会哭闹,才跟锦时一块来的。”

我按捺下自己几乎爆发的情绪,声音不大不小的问道:“我爸怎么没和你一起来?虽然当初你们结婚,我的做法很不懂事,但……”

在场的人,一大半都被我说的这句话惊住了。

我就是故意的,我可以忍受他的羞辱,因为我爱他。

可我不能忍受宋佳敏在我面前耀武扬威,因为我恨她入骨!

“宁舒。”程锦时目光森冷的扫了我一眼,十足的警告意味。

我冷冷一笑,“怎么,她敢做,还不让我说了么?”

程锦时的眸光像是裹挟着冰渣,死死的落在我的身上,“宁舒,这是程家,我带两个人过来,你都有意见是吗?小宝是我的孩子,理所应当来程家。”

我不甘示弱,态度强硬地讽刺道:“你的孩子?宋佳敏有什么事情做不出,她说是你的孩子,你就敢信?”

强烈的酸楚直涌上鼻尖,我的眼泪几乎快要忍不住,连紧握的拳头都在发颤。

我爱了这么多年的男人,当着所有亲戚的面,不给我留丝毫颜面。

我婆婆实在看不下去了,严厉道:“够了!小舒说的有道理,程家绝不会接受一个来路不明的孩子。”

婆婆言简意赅的帮我挽回了一丝面子,程家家大业大,在血缘上更是比任何人都要谨慎。

宋佳敏从包里拿出一份报告,递给我婆婆,哭得楚楚可怜,“阿姨,都是我的错,让锦时的孩子,跟着我受了这么多苦……”

我婆婆看了那份报告,神情突变,低声和管家交代了一句话。

我心里愈发不安,神经都紧绷了起来。

大概五分钟不到,管家回来,朝我婆婆点了点头。

婆婆脸上染上喜色,把报告给我,几乎没有迟疑的说道:“小舒,你这么多年都没有孩子,现在有个孩子也是好事。”

轰--

我的脑子里仿佛被投入一枚炸弹,半天都说不出一句话。

我颤着指尖翻开报告,只觉得遍体生寒。他们连亲子鉴定报告都准备好了,而我,像个傻子一样。

我看了一眼神情淡漠的程锦时,绝望的垂下眸子。

是我错了,爱上永远不会多看我一眼的男人。

宋佳敏满腔不舍,柔柔弱弱的开口,“阿姨,我愿意把孩子给小舒,但是晚上我不在他身边的话,他不会睡觉。”

言下之意,她要陪着孩子和我们一起生活。

我深深吸了一口气,气得头皮发麻,“宋佳敏,你算盘敲得可真响!当年算计了我妈,现在又想故技重施,来算计我是吗?!”

就算是傻子,也不可能在这个时候让步,只是我没想到,向来精明的婆婆,居然帮她说话了。

婆婆捏了捏孩子白净的脸蛋,轻叹一口气,“行,今晚就在老宅休息吧。”

我不敢置信,下意识想要反对,却突然间心灰意冷了,感觉自己才是外人。

心口就像被刺了一刀,尖锐的疼痛蔓延,而我对程锦时的感情,好似在这难以言说的疼痛中,一点点消失。

我大脑一片空白,狼狈地跑出程家老宅,开着车,不知道自己能够去哪里。

处处霓虹闪烁,热闹非凡,只是没有一处属于我。

再回到别墅时,已经差不多凌晨时分了。

原以为,程锦时今晚应该会在老宅过夜,只是没想到我刚回房间洗完澡,房门就被人推开了。

程锦时迈步走进来,周身散发着寒意,像是极力控制着怒气,声音很沉,“为什么一声不吭就从老宅跑了?”

呵,大半夜回来,就为了质问我这个。

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他是担心我的安危。

我忍着钻心的苦涩,仰头看他,“难道非要我像个外人一样,看着你们一家三口?”

他慢条斯理的点了根烟,“佳敏只是住一段时间,等小宝习惯了,她自己会走,你就这么容不下他们么?”

我气得想笑,我比谁都清楚,陪小宝不过只是宋佳敏的幌子,她的目标是我眼前这个男人。

我毫不犹豫的点头,语气愤懑,“对,我就是容不下他们!我要蠢到什么地步,才能放任一个她这样一个恶毒……”

说着,他用力掐住我的下颌,生生截断我剩下的话。

他的眼神冷漠而疏远,声音更是寒意刺骨,“佳敏和宁振峰的事,她才是受害者,你恨错人了。”

我瞪大双眸,像是看陌生人一样的看着他,“程锦时,你就这样是非不分吗?”

我一直觉得他沉稳从容、明辨是非,结果,他竟然告诉我,一个插足我父母感情的女人是受害者,真是滑天下之大稽!

他手上的力道加重,嗓音清冷低沉,掷地有声,“宁舒,是你爸宁振峰,qiang了她。她这些年过得很辛苦,在你面前也已经够低声下气了,你别太过分。”

小说《只求和他白头到老》 第7章:我才是外人 试读结束。

书友评价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