得得文学网—热门的小说推荐平台!

你的位置: 首页 > 小说库 > 言情 > 隔壁小冤家
《隔壁小冤家》小说完整版在线阅读(主角文旻李满多)

隔壁小冤家珂乐勒

主角:文旻李满多
火爆新书《隔壁小冤家》由珂乐勒倾心创作的一本古代言情类型的小说,这本小说的主角是文旻李满多,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她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存活与回去,却在最后,选择抛下一切,去面对那个她爱与恨的人。...
状态:连载中 时间:2020-07-05 12:40:18
在线阅读 放入书架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 章节预览

别人看见太子殿下是眉眼如画,身子摇曳,谁知道这位太子太难伺候,一会儿是雨一会儿是风的,他实在是有些有怕这位主子再折腾,不过幸好太子没有往下说,否则,他真的不知道在自己该怎么接招。

文旻太子笑着看着他,“大人你多少岁了,被个姑娘说的哑口无言的,也真是不多见。”

少师也是一脸无奈,“这,这不,老臣,是,完全不知道发生什么事情了?”他双手一摊,暗道,“这到底什么冤孽哟,肯定是老八在外边惹祸了。”

文旻太子又看着裘少师道,“这怀宁世子是江州王的长子吧,江州王可是皇兄一系的呀。”

裘少师一惊,吓了少师一身冷汗,暗想这伯爵府姑娘到底是啥意思,坑他还专门挑太子到他府上的时候来,要是真这样,可大大的不妙。

若是被太子误会他们跟皇长子有什么交情,这可是要他老命呀。这太子瞧着年轻又绝美,可真是一个心黑又狠厉的很的家伙,多少人被他美貌欺骗,可作为铁杆,他就知道背叛太子的家伙,真是生不如死呀。

“殿下,老臣绝对是……”

“看着倒不太像有交情?”太子拿起扇子,翻开了扇子两面看,突然一脸好奇道,“你家老七跟伯爵府的公子打架是怎么回事?”

“老臣惭愧。”裘少师道,“这死小子是幼子,自小娇惯,整日的斗鸡走狗,真没个章法,老臣也不知道造什么孽。”

太子笑了一下,“那叫过来,讲给我听听。”

裘少师,“……”心里一想,这太子也是少年心性,应该没什么大不了的,赶紧回话道,“只怕这混小子,不太懂规矩,冲撞了殿下您。”

太子道,“那些虚礼何须在意?只当我是个一般客人便是。”

裘少师便赶紧出去吩咐,让人传了裘明义过来。

不一会儿,裘明义就蹦蹦跳跳的跑进来,十七八岁,正是青春年少的年纪,一进来就满心欢喜的叫,“爹,你叫我?啥事儿呢?你不是一直都看不惯我吗?这会儿还知道你还有个儿子,真是稀奇呀。”

“少贫嘴,”少师道,“快来见过文公子,不得无礼。”

话还没完呢,裘明义已经跳进屋,冲到文旻太子身侧,仔细的端详起来,瞬间事两眼放光,直溜溜的叫起来,“这是哪家的美人?”

“放肆!”少师黑了脸,“你……”

文旻太子却似乎十分受用,用着扇面半遮了面,微笑着道,“听说你打架挺能干的,把兴宁伯爵府的公子都给揍了呀?”

裘明义就往文旻身边一靠,叫起来,“你从什么地方听说的,我打人家公子做什么?绝对是谣传,这人肯定妒忌我是我爹的儿子,故意抹黑我。我这样的贵公子,才不干这么没品的事呢?”

文旻太子笑着看着他,幸灾乐祸的道,“今儿,人都上门告状了,你还不承认吗?怕你爹打你**吗?”

裘少师道,“你这孽障,要是没大人,人家怎么会找上门?还不承认是不是。”

裘明义站起来,一脸义愤填膺,“他还敢找上门,他跟我斗蛐蛐,出老千,我就派人教训他一下,也,也没让他们下狠手……”他脑袋耷拉下来,声音越来越小,“爹,他真是的老千?”

文旻太子一本正经的解释起来,“裘公子,人是兴宁伯爵府的少爷,谁告诉你他是老千的呀。”

“薛三……”裘明义哽了一口,肯定的点头,“就薛三公子跟我说的。”

“是鹿邑薛家吗?”太子问。

这个裘明义不知道,裘少师却是清楚,“并不是,不过是个市井之人,他爹做药材生意,赚了些银子,便给他捐了一个芝麻官,这不长进的东西,竟跟这东西鬼混,真是气煞人也。”

裘名义不满意了,“爹,人薛三挺仗义的。”

裘少师道,“仗义还挑拨你揍别人?你知道你揍的谁不,兴宁伯爵府的公子?哎呀,我怎么养出你这么个不着调的家伙。”

“兴宁伯爵府?!”裘明义突然叫起来,“爹爹,我跟你说个事儿,就这兴宁伯爵府的,你知道陈王世子吗?陈王世子不是害相思病,弄的要死要活的吗?那姑娘,找着了,就兴宁伯爵府的。”

文旻太子&裘少师,“……”

文旻太子咳嗽一声笑着道,“我,最喜欢听这样的故事,你讲一个跟我听听。”

他就靠在文旻太子身边的椅子上,绘声绘色的讲起来,“事情是这样的,陈王世子有次出城被坏人给绑架了,你知道这坏人把他弄哪儿去了吗?——北景山啦。也是他命不该绝,遇见个如花似玉,美如天仙的姑娘,这位姑娘将他从一群绑匪手里救出来的。当时他昏昏沉沉的,也没来得及问人姑娘名姓,甚至也不知人是不是京中人士。他以为这事儿就这么过去了,日日思恋,以为真是仙女下凡,救他一命,没想到就在不多久前,王世子在大街上遇上人姑娘,没见着的时候,还能说梦一场,这见着面儿了,可不就着魔了,正四里八荒的找这小仙女呢,弄的都得相思病了。”

文旻太子&裘少师,“……”

文旻太子咳嗽一声,继续问,“陈王世子生病这事儿,我也知道,那个,这跟兴宁伯爵府啥关系呢?”

裘明义一拍大腿叫起来,“瞧吧,你们怎么就没半点联想能力呢?当然是世子爷打听出来了,这姑娘就出自,兴宁伯爵府。我跟说,没准,陈王妃正带着人去伯爵府瞧美人去了。”

文旻太子&裘少师,“……”

裘少师道,“问你跟人打架的事情,你扯什么别的?你以为你扯远了,打人的事情我就忘了吗?还找仆人打人,你怎么不自己上去打呀,啊,不对,就你那小身板,上去就被人给揍的哇哇叫,你都知道自己不成器,你还逞能什么?”

“你们明明都想听,嘿,听完了,又不理我了。”

“咳咳……”文旻太子摇了一下扇子,掩饰住笑,“伯爵府多少姑娘吗?还带着人去看,其实要我说,既他们家都这么没落了,便是陈王世子亲自去挑,大约家里也是敞开欢迎的吧。”

“嘿,这你就不知道了吧。”裘明义道,“这是结亲,又不是结仇的,你这么上门去挑,先不说多不好意思,你这是把人家满屋子的姑娘都得罪呀,不成就算了,要是成了,往后连襟什么的,怎么相处,人来就说一句,哎呀,我老婆是你挑剩的,好说不好听呀。”

文旻太子点点头,拿起扇子微微的一扇,问道,“可是,陈王妃这,意思,也差不多是挑人啦。”

“被长辈挑跟被外男挑怎么能一样嘛。就太子爷,皇后娘娘也得给他挑十个八个……爹,你踹**什么?那是万里挑一……哎呀……”

文旻笑起来,“想不到裘公子见解还挺独特的,你去玩吧,我跟你爹说两句话。”

裘明义道,“好,留我家吃饭呗,我家厨子做的鱼……”

裘少师一惊抓着他的衣领将他给拖出去,一边走一遍道,“你一会儿就带东西去给人赔礼道歉去。”

“我不去,赔礼那啥的多丢人。”

“你不去,看我不揍你!”

“爹,这件事情你就别管啦,大不了改日我把他给约出来,我好好解释解释,这又不是多大的事儿,是不……”

“挨揍的不是你吧。”

“跟你这老头没法沟通了。”裘明义身体一摇,大步的往外走。裘少师就要脱鞋砸出去,又觉得不妥,气呼呼的赶紧回屋子告罪。

“殿下,真是,惭愧的很。”

文旻太子却觉得有意思,“少师大人一脸端严,可裘公子真是活泼可爱!”

“哎呀,真是头疼的要死,这嘴巴,得罪人不偿命。”想起这个,裘少师就心口疼。

“又不是什么不能说的事情,人还说本宫是什么克妻专业户,未婚妻杀手,嘴巴长别人身上,莫非要本宫一一辩解。”文旻还在玩弄着手中的扇子,“令郎的心性不错,不过,那位薛三什么的,本宫觉得确实不适合待在令郎身侧。”

“老臣这儿子疏于教管,让殿下您见笑了。”

文旻靠在椅子上,想了一想,道,“伯爵府别的姑娘本宫不知道,不过,就救世子而言,我觉得除了刚才出去那姑娘,大约也没别人了。只是,那位姑娘,离貌美如花,似乎有些差距了一些。”

“陈王世子看人大约也就看了个雾里看花。说实在话,我也是在想不出,一个十一二岁的姑娘,怎么可能把几个劫匪的打倒呢,这会不会是缪传?我儿子那嘴,说出来的话,八成都是编的。”

“那我们就瞧瞧看!”文旻太子挪一下身子问,“让你儿子,多关注关注此事。到时候,讲给本宫听呀,少师。”

裘少师,“……”他差点忘记了,太子的属**好之一,八卦!

李满多从要少师府出来,租来的马车已经回转,她带着金旺走出了街转角,见着离了太师府的视线,一脚就朝墙壁上踹过去。踹了一脚之后,李满多就抱着腿叫了起来,“哎呀……”

金旺吓了一跳,“姑奶奶,您,没事吧。”

“什么破老头!就一个心黑烂肺的裘老头,我跟他说他儿子把我哥都打在地上爬不起来,他竟然吭都不吭一声,你姥姥的,真是气死我了。这人,怎么有这样的,这简直就是,就是欺人太甚!”

金旺道,“您消消气,其实,九哥他,伤也不重……”

李满多问,“现在是伤重不重的问题啊?是别人用奴才揍了我哥,还是七八个奴才一起动手,把我哥打成那样,你至少应该说句对不起呀?好……如果这件事情我李继业手贱嘴贱惹起来,被揍了也活该,可是这,分明就是那薛三公子什么的**,故意的挑拨离间,我好生告诉你少师府,你就该好好说,你就要处置一下什么的,那,那我心里也平衡一些……些……”

“冷静!”

“我没法子冷静,让我去,拆了裘家大门,给我哥报仇!”

金旺赶紧拽住她,“别作,没人围观呀。”

李满多,“……”她有点尴尬,回头一看一把抓着金旺,躲到一侧的墙边,指着人群里边问,“那,那是李三娘吧。”

金旺抬起头一看,点点头,“好像是……”

“她来这里干什么?”李满多微微吃惊,没多久前,李三娘的夫家还因为她无子的事情闹着要将她给休掉的,她不在府中好好的笼络一下人心,跑着大街上瞎晃悠什么。

金旺却推推李满多道,“十一娘,瞧,那是三姐夫吧。”

李满多抬起头一看,果然瞧着李三娘的丈夫抱着个锦盒子,正大步走过来。

李满多拉着金旺赶紧躲一边去,最后躲在一处小灌木丛中,瞧着李三姐夫气宇轩扬的走着,走了几步,李三姐夫回头朝着人群里一看,皱起眉头道,“走呀!”

李三姐扭捏捏捏的走过来,“我,我的手艺也不是很好,要是到时候,到时候……”

李三姐夫道,“你放心吧,老太太都觉得你捏脚的手艺不错,你也不用担心,二夫人是位和蔼可亲的人呢。你就当他是我们家的老太太就行了。”

“这,这行了?”李三娘道,“我,我还是回去吧。”

李三姐夫道,“李恒珠,你是巴不得我这辈子都这样吧,你知道我是费多大力气才打听道这机会的吗?啊,你不想想我,也不想想自己,我要是好起来,你有什么不好的。一句话吧,你到底做不做把。”

“做,我做!相公,您不要生气。”

李三姐夫就带着李三娘往少师府的方向去,李满多是震惊的无以言表,瞪大双眼,久久无法回神。她刚才是听见了什么吗?

“十一娘,我们去看看吧。”金旺拉了李满多,李满多有些发呆,这,什么事儿?

李三姐夫带着李三娘跟门房说了什么,不一会儿门房出来个人,带着李三娘跟李三爷朝着太师府一边的侧门方向去。

李满多真是震惊无比,就是她娘这个商户,也没为了一点利益就去这么巴结人的,她们怎么说也是堂堂伯爵府,还是正房嫡出的姑娘,竟然要去做捏脚丫头,被李三姐夫这么无礼要求,她竟然不知反抗,这是把自己的身份放的这么低贱……

金旺看着李满多,知道她难过,小声道,“十一娘,你别生气,李三娘已经出嫁了,就是别家的人,跟你不碍事儿的。”

金旺以为的是李满多前脚进去砸了人家少师府的场子,后脚李三娘就去给人捏脚,这是故意拆她的台,往她脸上扇巴掌,可是李满多根本没想到那么多,她只是觉得这么个李三娘,她觉得有些说不出的难受而已。

金旺继续安慰起她,“李三娘也真是的,伯爵府的小姐,她竟然做出这么**的事情,府里的人要是知道的了,她还有什么脸面呀。”

捏脚的被当成下等人,连金旺这样的人都看不起,李三娘无子固然艰难,李三姐夫也足够寡廉鲜耻,可是若不是李三娘自己立不住,她一个伯爵府的小姐竟都能放下脸面去做捏脚丫鬟,如此看轻自己,别人如此看她?

李满多也知道这不是什么光彩的事情,“此事,不要跟人提。”李满多嘱咐一下,“我们今天什么都没有看见。”

金旺道,“十一娘,刚才来的马车已经还回去了,我去给你租顶轿子吧。”

李满多道,“费那个钱做什么?走走路,还锻炼身体呢?”说完,自己就往前走,走了两步,金旺跟上来,站在李满多身边道,“十一娘,没人可以这欺负你的,九哥他也不答应的。”

“我没事的,金旺,谢谢你呀。看不出来,你还挺会安慰人的。”

话说完,街对门就有人叫起来,“金旺哥,金旺哥。”

两人侧头瞧,就见着个七八岁的小姑娘跑过来,“金旺哥,真的是你呀。”

金旺道,“是我呀,你怎么在这里呀?”

“我娘让我盯着薛三公子一些……”小姑娘瞧着李满多,“这是谁呀。”

“我姐!”金旺道,“我在府里认的干姐姐,对了,你娘让你盯着薛三公子干什么?”

“我不知道呀,我娘让我盯着,我就盯着。”那小姑娘指着前边道,“我就看着薛三进那边少师府去了。”

金旺掏出两个铜钱递给她,“你买糖葫芦吃吧。好好盯着,别误你的娘的事儿。去吧,我们要回去了。”

小姑娘走开去,金旺看着李满多道,“十一娘,您可别小看这姑娘,她娘是整个京城出了名的包打听,消息,可准的很,只是,价钱吗,呵呵,有点贵?!”

李满多看着他,嘿嘿一笑,“比如那柳姨娘的孩子的生辰?得多少?”

“这个,大约要……”他竖起两个指头。李满多道,“二十两,她怎么不去抢!”

“大小姐,是二百两!”

李满多怔了一下,看着他一眼,然后挫败的道,“那算了,我自己看着办!”

小说《隔壁小冤家》 第十四章 试读结束。

书友评价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