得得文学网—热门的小说推荐平台!

你的位置: 首页 > 最新资讯 >

《浮生王者月忆碎》小说章节免费试读 第一章 锦之篇·痛苦

2018-07-24 12:02:09   编辑:红人館
  • 浮生王者月忆碎 浮生王者月忆碎

    小说主人公是亚瑟月的小说叫做《浮生王者月忆碎》,这本小说的作者是首席校草所编写的游戏竞技类型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2018王者荣耀文学大赛·征文参赛作品】她被称作“月”。据说,月的存在,是为了追寻属于自己的星星。从此以后,她作为任何人存在,去追寻发生在彼端的一幕幕守望。渐渐的,她明白了星辰之于她的意义。...

    首席校草 状态:连载中 类型:科幻
    立即阅读

《浮生王者月忆碎》 小说介绍

主角叫亚瑟月的小说叫《浮生王者月忆碎》,本小说的作者是首席校草所编写的游戏竞技类小说,内容主要讲述:月只是想……解除自己的痛苦……“亚瑟,你在这里啊。我还以为你去环游世界了。”月来到诊室里,见到了亚瑟后说道。“月博士,虽然没有您那么杰出,但我也是绝对不会忘记每一位患者的治疗时间的啊,这是我的职业病。...

《浮生王者月忆碎》 第一章 锦之篇·痛苦 免费试读

月只是想……解除自己的痛苦……

“亚瑟,你在这里啊。我还以为你去环游世界了。”月来到诊室里,见到了亚瑟后说道。

“月博士,虽然没有您那么杰出,但我也是绝对不会忘记每一位患者的治疗时间的啊,这是我的职业病。”亚瑟回答。

“又在臭屁了。”月问道。

“此乃据实相报……”亚瑟弯弯嘴角郑重说道。

好吧,月相信亚瑟的话,毕竟,全世界的神,都没有办法像这个男人一样,治疗月的“疾病”。

这间诊室位于人世间的一座偏僻小镇上。说是“诊室”,其实还顺带着卖很多便宜日用品,就像一间杂货铺。邻居总结的这家店老板的特点:很爱钱且喜欢旅游,性格上有些恣意妄为,但是医术却是出神入化。

这样的人,十有八九都有些奇怪的表象吧。

这间诊室并不大,纯白色的四壁和几张原木色的桌椅床榻,构成了一个非常简单却整洁得令人愉悦的空间。桌子上摆放着的紫砂花盆里种植着盛放的若锦花。

这种花很奇特,总是绽放在花季的最末期,届时花满枝丫繁盛绚烂,待败时,世间已再无如此绝伦的美丽。

“在生命的终点能够得一刻如此的绽放,不愧此生。”记得亚瑟曾经这样一本正经地说过,“似乎关于花花草草之类的绿植,我只喜欢若锦呢。”

诊室的一面墙上,悬挂着一幅几乎和一整面墙壁一样宽大的油画。

画上描绘的是那个开天辟地的场景。方舟降临王者大陆,诸神以魔道机关改变了这颗星球。画家的手法非常高明,将大陆原始的贫瘠和光明诸神创造的繁华表现得淋漓尽致。光影之间令人咋舌的无上荣光跃然画布之上,将观者带到了那个传说的时代。

那似乎是一切的起源,智慧和知识给王者大陆带来了难以想象的神迹。

“香的制作非常耗神……”亚瑟告诉月。他穿一身粉色的宽大浴袍,却留着一脸邋遢胡子,敞着怀,因此能看到他在浴袍里仅穿着一条紧身红**,脚上蹬着一双黄色的唐老鸭人字拖,这不禁会让人想到一个具象的死变态的模样。

但是这样一个看上去滑稽疯癫的怪叔叔,却有一张不错的面皮。特别是那双淡紫色的眸子里,分明写着凝重的深沉和落寞。

同一个人拥有天差地别的外表和内心,月想到了阴阳图上两条逆向而行的鱼。

“此时所燃药香,属灵虚香一种,制时要求甲子日和料、丙子日研磨、戊子日和合、庚子日制香、壬子日封包窖藏,窖藏时要有寒水石为伴,再按五运六气之理推算患者气脉从属,用十二精药以调和香料之性,从而达到合与天地而归与人……”亚瑟继续自说自话。

说真的,他在说这些晦涩难懂的话时,很容易让人想到擅长忽悠人的江湖郎中。

月并不想听亚瑟的碎碎念,虽然她对大多数知识感兴趣,但是对于“制香”这种玄巫之学她并不打算涉猎。术业有专攻,她只喜欢纯粹的理性科学,譬如人工智能,或是基因工程。她以十七岁的年纪便在这两个领域取得了博士学位,这也使得她一举成为了这片大陆上最耀眼的“天才”。不仅如此,月的那双琥珀色的眸子,可以令众生痴迷,浅笑时漾出的梨涡,比钻石还要闪耀百倍。人们不禁开始惊呼,这才是一个是被诸神亲吻过的人该有的模样吧。

只是……似乎上天不会永远眷顾一个人。

一切停留在了月取得博士学位的那个秋天……她的所有学术研究再没有取得过任何进展,尽管她比任何人都付出了更多的时间,尽管她可以连续一周不眠不休,但是这个公认的一定会给王者大陆带来极速发展的新星,却在世人的瞩目之下渐渐黯淡起来。

她无法使人工智能系统再得到一次完善,也无法再推导出任何有价的基因工程理论,甚至再也写不出一篇有价值的论文。

从天堂坠落地狱,两年时间,月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熬过去的,她所追求的最纯粹的理性科学,似乎永远抛弃了她,她只能眼睁睁看着自己所有的努力都付之东流,失败就像是永远摆脱不掉的恶魔一直跟随着她……

地狱里,有来自于所有人诧异并带着嘲讽的目光,更有那几乎无法忍受的来自于身体上的巨大折磨。

人类中枢神经系统中约含1000亿个神经元。大约在两年前,在她的身体中,哪怕是最微小的一条神经元都开始发出万虫噬咬般的剧烈疼痛。她不知道这是怎么了,所有的医学技术都无法给她提供任何帮助或是解答,这种以千亿倍计的痛苦开始无时无刻不在折磨着她。月的精神开始一点点崩溃,她甚至要让自己尽量不进食,因为每一次吞咽都会带给她莫大的苦楚。她也尽量减少呼吸,气流也会令她的五脏如被啃食。这样的疼痛下,睡眠成了一件奢侈的事情。只有等到大概三周的时间,月的身体已经困顿到了极致,人类对于睡眠最原始的渴望能令她暂时忘掉一些痛苦,但即使这样,这种暂时性的麻痹只能迫使她在梦中混浊半个小时。

“有没有好一些?”亚瑟问了声。

特殊的药香气已经在空气中弥漫开了,这间不大的诊室密封性很不错,浅白色半透明的烟雾稳定地缭绕在月眼前,并没有被外界的气流干扰。

这时月需要尽力呼吸,将药香吸入她的肺泡中,再籍由血液传至每一条神经元,很奇妙的是,她的痛苦就这样随之减轻了一些。

“不管经历过多少次,我都依然觉得,这药香真是太神奇了。”月有些激动地说道。

“月小姐,不要说‘神奇’两个字,我只是圣骑士,完全和神沾不上边。”亚瑟一丝不苟地纠正月的话。

“我尝试过神界所有的药物,但是却没有任何效果。想不到您只是使用一些香料,便能够治愈我的痛苦,您比神还要厉害呀。”月回答。

“哦……”亚瑟没有再说下去,依然不断有药香散发出的烟雾升腾氤氲起来,萦绕在眼前,这时月并不能清晰地看到亚瑟的面容,他的目光,就隐遁在这些烟雾气后,让人不可捉摸。

“但是,又要睡觉了。我还会做那样的梦吗?”月问道。

“大概吧,这药香并没有可以抑制梦境的作用。此前也加入过此类成分,但是并没有收到什么效果,似乎你的梦境是独立在精神之外的一个特殊空间,非药物可以治疗。”亚瑟对月说道。

月点点头,她知道那不是一个简单的梦境,她的梦是那样的真实,同样的,又是那样的恐怖。月平时的浅寐并不会带领自己进入这样的梦境,但是在亚瑟这里,她可以进入深层次的睡眠,从而触碰到那样的梦境。但是,与那比死还要痛苦几亿倍的疼痛相较,月宁可来到这片不愿意涉足的地方。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