得得文学网—热门的小说推荐平台!

你的位置: 首页 > 最新资讯 >

《医妃再嫁》小说在线试读 第十七章爬墙

2020-02-21 15:04:29   编辑:庄子墨
  • 医妃再嫁 医妃再嫁

    主角叫裘若桑司徒墨的小说叫《医妃再嫁》,这本小说的作者是钱小白倾心创作的一本古代言情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穿成一个被堡主夫君厌弃的下堂妇,若桑表示这日子很好很悠闲,每天给人接接生,治治感冒,赚点小钱过日子,无拘无束的真舒坦! 谁知她一时手痒揭了个皇榜,靠着西医外科本领竟救了难产的贵妃母子,得到了贵妃...

    钱小白 状态:已完结 类型:穿越
    立即阅读

《医妃再嫁》 小说介绍

《医妃再嫁》是最近非常热门的一本古代言情小说,小说的作者是钱小白,主角叫裘若桑司徒墨,小说主要讲述的是:“你拿我小门出什么气,有种冲我来,我还要靠着这门去后山采药了。”若桑把脸一横,没有这道门她以后就不方便上山了。“谁知道你采的什么药,说不定是害人的毒药也不一定,从今天起堡内需要什么药材让药铺送来。而你...

《医妃再嫁》 第十七章爬墙 免费试读

“你拿我小门出什么气,有种冲我来,我还要靠着这门去后山采药了。”若桑把脸一横,没有这道门她以后就不方便上山了。

“谁知道你采的什么药,说不定是害人的毒药也不一定,从今天起堡内需要什么药材让药铺送来。而你,不许你出门,后山也不行。别以为我不知道,后山有通往山下的路。”司徒墨冷哼一声,她太缺乏管教了。

“得,你封死吧!”若桑心想,你封了吧!你白天封死了,我晚上把墙砸了,刚砌好的墙,并不坚固,她晚上轻轻一推就倒了。

“这么好说话?”他倒觉得很意外了,这么听话,不像她的个性。

“你封死了我爬墙。”

“你真是死猪不怕开水烫!”司徒墨对她实在无语了。

“过奖!”

“你脸皮真的不是一般的厚!”司徒墨气的咬牙切齿,这女人油盐不进,骂也不生气,为什么到头来心里难受只是他?太不公平了!

“你的也不薄,啊!好困啊!蝶儿咱们回房午睡去。”若桑慵懒的打了个哈欠,对司徒墨道:“你慢慢弄,我先去睡了,弄好了就滚吧!”

“来人把这个贱货的东西给我扔到下人房去,从今天起,这间房空着。”他宁愿空着,也不给她住,她不配住这么好的房子,给她一间下人房算是仁慈了。

“哇!终于不用独门独院了,你要把我扔哪儿去?厨房的下房院子,还是其他院子?厨房的有个帮佣长的很好看了,我正愁没机会下手,这下好了,我住他对面,多的是机会调戏美男了。”若桑故意露出一副很欣喜的模样道。

司徒墨知道自己不应该相信她的一面之词,可他还是忍不住跟她唱对台戏:“那我就让你住到守门的老大爷那房间对面去,看你调戏谁!”

“调戏老大爷啊!我挺想看见他晚节不保的样子。”若桑恶作剧的眨巴了一下眼睛,似乎也很期待。

正在砌墙的众男人听了,都很有想跑的冲动,但碍于堡主叫他们干活,只得乖乖的继续干活,司徒堡的悲哀……

“那你今天调戏霍宇晨是想看什么?”他已经听说了,没想到这贱货连霍家那刚断奶的小兔崽子都不放过,这也太惊悚了吧!以后有男人的地方都要贴上一块牌,裘若桑与狗不准入内。

“那可是小正太,嫩着了!”

“你是八到八十岁通吃是吧!”司徒墨脸都发绿了,娶妻如此,家门不幸啊!

“错,只要出生和没挂的,我都有兴趣。”反正她的名声臭,也不是这一两天,抹不白了,干脆更黑点。

“为了全堡男人的安全,你还是待在这吧!”司徒墨无可奈何的道。

若桑点头如捣蒜:“你终于干了一件正确的事情。”

司徒墨拂袖而去……

第一局,司徒墨完败!

第二天,都九点多了,厨房都还没送过来早饭,若桑让蝶儿去催:“怎么搞的?我肚子都快饿扁了。”

“夫人稍安勿躁,我去催。”蝶儿也很纳闷,平时不这样的啊!

“快去快回。”

蝶儿想推开远门出去,才发现门被从外头用大铁钉钉死了,根本打不开,怎么会这样?

她大声音的对着外头喊了几声:“有人吗?放我们出去,我们要吃饭,听到没有?”

可是喊了半天,墙那边都没有人答应一声,要是在平时她都喊了这么久,那头也该有人路过了,也该有人听到了,看到没人搭理她们两,这说明是故意的了。

难道堡主想活生生饿死她们两吗?

她跑回到屋里赶紧报告这个天大的坏消息:“夫人!怎么办?院门被从外头钉死了,我们出不去了,墙那头的人不理我。”

“他不仁我不义,好在我昨天晚上已经把小门又砸了出来,否则我现在还真没力气逃出去,蝶儿咱们出去吃香的喝辣的去。”若桑一点也害怕。

“好啊!我去拿钱。”蝶儿去拿了钱袋出来。

“走吧!”若桑一笑,和蝶儿一起往小门的破洞中钻了出去,下意识的往山上走去。

蝶儿一把拉住了她:“夫人下山应该往这边走,您走反了。”

“我想去看看钊哥,他会不会饿着?”等她们两出去吃大餐回来,钊哥说不定澡就饿坏了。

“我的好夫人您放心吧!山上有干粮,我前天送去食物,足够他吃到五天后了。”

“蝶儿你真能干,那我们走吧!”若桑一边往山下走,一边在想着等回来时,给武个带个烤鸭什么的。

“多谢夫人夸奖。”

两人沿着下山的小路,往司徒堡外走去,因为路不好走,两人干脆走了一段小路,改成了大路,快到路口时,远远的就见有一个骑着白马的少年,灰溜溜的从司徒堡的方向往这边骑着过来,像是碰了一鼻子的灰。

若桑本没注意,谁碰一鼻子的灰都跟她无关,她只想快点填饱肚子。

那少年却似乎认识她,像是有了目标似地,离着很近的似乎,少年拉住缰绳,以很漂亮的动作翻身下马,几步走到了她跟前,似乎在生气,憋着嘴骂她:“骗子!”

“是你啊!小屁孩。”若桑一抬头,原来是昨天那位霍宇晨小少爷。

“你这个骗子,你昨天说过今天给我做水果布丁的,今天我去司徒堡找你,你家的奴才好生没礼,居然不让我进,还说你生病了,闭门谢客。我问你,你这是哪门子的病了?不想见我,就说不见,就是了。”小少爷委屈了,她大远的来,结果被拒之门外,换了谁心情都不会好到哪儿去。何况他还是个有少爷脾气的孩子了,所以那样子就更委屈了。

若桑实在是冤枉了:“我才委屈了,司徒墨那破男人,把我的院门盯起来了,想活活饿死我,我是敲烂了墙,从烂口子里爬出来的。”

“啊!他这么对你啊?也太过分了吧!”哪有丈夫活活饿死妻子的?

“不信我带你去看。”

“不用了,我早上还没吃早饭,就等着你的稀奇糕点了,那现在怎么办?”听若桑这么一说,霍宇晨的心里一下子舒坦多了,取而代之是同情的目光,她好可怜了!

“找个地方我给你做,我也好饿。”若桑不避讳的摸了摸自己瘪瘪的小肚子。

“去我家吧!我家有厨房,需要什么材料我让人去买。”

“那你得负责我们两的中饭。”若桑趁机开出条件,眼看也快中午了,可以吃完点心吃中饭嘛!

“没问题。”他霍家两样不缺,一是书,二是食物,因为他霍宇晨最大的爱好就是吃,所以家里的食物非常丰富,她们两要吃上十天都没问题,只要裘若桑天天给他做好吃的。

“那还等什么,走吧!”若桑笑了笑。

“可是我们三个人一匹马,怎么办?”蝶儿看了看若桑又看了看霍宇晨。

“要不你先回去,我们两待会去霍府?”若桑道,三个人一匹马,怎么分都不公平,一匹马最多上两人,难道让一个人走路?

“你们两就这样走着去,今天下午都到不了我家,我先走了,待会叫人赶马车来接你们两。”霍宇晨道,太阳这么大,她们两要是用走的很快会中暑。

“那你去吧!快点来接我们,我们两就顺着这条大路往外走。”比起马,若桑更想坐马车,因为不用晒太阳了。

“好嘞!”霍宇晨说完策马离去……

若桑和蝶儿往大路走去,走了有十几分钟,见到一个卖桃子的老伯,那老伯伯挑着一担新鲜的桃子往集市的方向慢慢走去,那老伯挑的很费力,单子似乎因为长年累月把他的肩膀都压弯了,若桑看了有些心酸,走过去,对着那位老伯微微一笑:“老伯你这桃子怎么卖?”

“一文钱一个。”那老伯抬起一张满是皱纹的笑脸道。

“那你这一担能卖到多少钱?”

“运气好的话能卖到五百文,运气不好就几十文。”现在生意难做啊!今年桃子是大年,所有的桃树都果实累累,街上到处都是卖桃子的,桃子难卖啊!

“怎么会这么便宜?”一文钱就相当于现代的两毛钱,一担桃子才几块钱?

“桃子难卖,不卖便宜些,卖不掉啊!而且桃子容易坏,经常我一担子才买几十个就坏掉了,我家老婆子还等着我卖了桃子买米了,哎!”老伯道。

“这担桃子我全要了,蝶儿把钱袋拿出来。”若桑对身边的蝶儿道,蝶儿二话没说把钱袋递过去,她知道夫人又要做善事了。

“这位夫人,这么多桃子你全要了?吃得完吗?”老伯从没见过这么慷慨的客人,这一担桃子,眼前这两个女孩子要吃到何年何月。

“我自有办法,你把桃子留下,可以的话连箩筐一起给我吧!”否则她和蝶儿两人真不好拿。

“当然没问题。”老伯道。

“拿这些钱都给你,你看够吗?”若桑把钱袋里的银子都掏了出来,递给老者。

“何止够了,还给多了。”

“多了的,您先收着,把米买回去要紧,您住在附近吗?如果我需要桃子了,怎么找您,我可能还要买一些桃子。”若桑道,一边说,她心里一边有了想法。

“您还要啊?可以,随时到我家来,我家就住在不远处,您顺着这儿往那边看去,远处那个房前有棵大桃树的篱笆小院子就是我家。”

“那我到时候去找您,天起太热了,老伯你快1歇凉吧!”

“谢谢你。”他今天算是遇上好心人了,老伯喜滋滋的往家的方向走去。

若桑微微一笑从箩筐里拿起一个桃子在衣服上擦了两递给蝶儿:“看这成色,一定很甜,蝶儿你尝尝。”

小说《医妃再嫁》 第十七章爬墙 试读结束。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