得得文学网—热门的小说推荐平台!

你的位置: 首页 > 最新资讯 >

《宠妻无度:总裁请自重》全文在线阅读 第十六章 许念真的酒品

2018-07-26 14:17:02   编辑:发呆草
  • 宠妻无度:总裁请自重 宠妻无度:总裁请自重

    新书推荐,《宠妻无度:总裁请自重》是惹东娇倾心创作的一本都市言情类小说,本小说的主角许念真司榆,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某女看着面前对她虎视眈眈的男人,弱弱的说道。“你,你看着我干嘛?”“我二弟想你了。”二弟?这男人什么时候有二弟了?某女一愣,下意识的往下方看去。“……你妹!雅蠛蝶~”...

    惹东娇 状态:连载中 类型:短篇
    立即阅读

《宠妻无度:总裁请自重》 小说介绍

经典小说《宠妻无度:总裁请自重》由惹东娇所编写的都市言情类小说,这本小说的主角是许念真司榆,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许念真醉的迷迷糊糊的,但应该是听见了司榆的话,晃了晃自己的脑袋,然后缓缓的伸出了一根手指:“不多,就喝了一杯,嘿嘿。”“......”司榆看着傻傻的许念真,一时之间不由得有些无语。“你想不想喝酒呀?我...

《宠妻无度:总裁请自重》 第十六章 许念真的酒品 免费试读

许念真醉的迷迷糊糊的,但应该是听见了司榆的话,晃了晃自己的脑袋,然后缓缓的伸出了一根手指:“不多,就喝了一杯,嘿嘿。”

“......”司榆看着傻傻的许念真,一时之间不由得有些无语。

“你想不想喝酒呀?我请你喝酒!”

她那根手指还在司榆面前一直不停的晃。

“你是喝了多少?怎么醉成这样了?”不喝酒傻,喝了酒更傻,还一身都是酒味,臭死了。

许念真脾气又上了,她狠狠的捶了一下司榆的胸口,大声的说道:“说了我喝的不多,你总问!还问就不请你喝酒了!”

司榆无奈的看了她一眼:“谁要你请,酒鬼。”

“你说谁?”许念真原本正嘟着嘴巴,一脸愤怒的看着司榆,转眼间,就又换成了可怜巴巴的眼神看着他。

“我不喝酒了,别不要我好不好?”许念真一双大眼睛里面蓄满了泪水,好像随时要哭出来一样。

司榆终于明白,和一个喝醉的人说话是行不通的,他叹了一口气,认命的蹲下身子,把许念真给背了起来。

“你家在哪里?”背着许念真上了车,司榆回过头来,问道。

“我家啊,住在一栋大房子里面,好大好大,有那么大。”许念真说着,还伸出手划了一个圈圈。

司榆被她这个动作给逗笑了,索性,开着车回到了自己的别墅。

别墅里面并没有下人,他并不喜欢别人参与自己的生活。

当即,司榆便背着醉的迷迷糊糊的许念真去了客房,把许念真放到床上之后,司榆在床前徘徊了两圈。

许念真这样满身的酒气让他皱着的眉头就没有松懈过。

许念真突然猛地从床上蹦了起来,司榆狠狠的拧紧了眉头,大步上前,直接把在床上蹦蹦跳跳的许念真强行的抱了起来,向着浴室走去。

把浴缸放满了水,司榆就毫不犹豫的把许念真丢进了浴缸里,然后连忙把自己的外套脱了下来,把自己的衬衫袖子往上面扎了两下。

蹲到浴缸面前,许念真的衣服已经被水给全部打湿了,起先她还挣扎了一下,后来应该是浴缸里面太舒服,就那么呆呆的躺在那里。

凹凸有致的身体让司榆的脸不由得红了起来,他伸出手轻轻的拍了一下许念真的脸,道:“快点洗好出来!”

说完,司榆便站起身来,头也不回走了出去。

一个小时过后,司榆已经洗完澡,来到房门外敲了敲门。

“许念真,我可以进来吗?”

里面并没有声音,司榆轻轻的推开房门走了进去。

灯并没有关,一切都是他离开前的样子,浴室里面还有水声,还在洗澡?司榆皱起了眉头

“许念真,你洗完了?”

他怎么感觉自己现在有点憋屈呢?从小到大,他就没有经历过这么尴尬的事情。

“许念真,你要是再不说话,我就真的进来了。”

里面还是没有声音,不会出什么事情了吧?

司榆推开了门,里面没有他所想象的尖叫声,一片静谧。

许念真就像之前一样躺在浴缸里,连衣服都没有拖,司榆拿起一旁的浴巾,走过去把浴缸里面的许念真给捞了出来,然后又拿着浴巾严严实实的把她给包裹住。

幸好这回许念真睡着了,倒是安分,把许念真丢到了床上,司榆就离开了这个房间。

管她干净不干净的,明天早上等她醒过来再说。

于是,第二天,许念真就是被自己给臭醒的。

许念真迷迷糊糊的翻身,抱怨道:“什么味道。”

嗅了嗅那股就好像是发酵一般的味道,许念真这才反应过来,这个味道好像是从自己身上发出来的。她猛地从床上坐了起来:“等等,这是哪?”

她记得昨晚在包厢里喝了很多的酒?

难道是她喝醉了后被人拐骗了?

看四周一眼,再看一眼,这房间很明显很豪华,但又不像是那种酒店,许念真瞪大了眼睛,这剧情不会这么狗血吧?还没有哪个人贩子这么无聊来绑架自己吧?

也不顾自己身上到底臭不臭了,许念真直接光着脚走到了门边,轻轻的打开门,只露出了一条缝。

宽大的走廊里面并没有人,也并没有看见那个绑架自己的人贩子。

许念真蹙眉,推开门,然后顺着走廊的方向,找到了一间卧室。

踮起脚尖,门并没有锁,轻轻的推开了门,忽然,一片阴影投射了下来,许念真抬起头来,猛地跌坐在地上:“啊!”

司榆冷冷的盯着着她:“你在这干什么?”

许念真揉着自己摔痛的**,而后从地上站了起来:“总裁,怎么是你?”

“不是我你觉得是谁?”司榆抿唇,嫌弃的退后了一步,只因为许念真身上那股酒味太难闻了,特别是经过多重加工之后。

“我怎么在你这里?”许念真挠了挠自己的脑袋

“你昨晚喝醉了,那里的服务生打电话给我的。”司榆说,“不然你以为我会主动去把你接到我家来?”

许念真扯了扯唇,问道:“你家的浴室在哪里?”

司榆看她一眼,带着她重新来到浴室门口,手机便响了起来,像是很忙的样子。

“那你先去忙吧,我知道在哪里了。”许念真讨好道。

“我本来也没有打算在这里继续待着。”她以为他是那么轻浮的人?

司榆一边向外面走去,一边伸出手接电话。

等许念真终于把自己的全身上下都洗了个干净的时候,却忽然发现,自己貌似没有换洗的衣服!

她瞪大了眼睛,快速的撇过头看了看四周,只有一块浴巾。

司榆已经不在外面了,要是自己现在围着这块浴巾出去的话,应该是没事的吧?

许念真围着浴巾在里面徘徊了几圈,最后狠狠的闭了闭眼睛

在衣柜里翻翻找找,里面确实没有女人的衣服,应该还没有女朋友。

最后,许念真纠结了一下,无奈的穿了司榆的衣服。

司榆的衣服穿在她的身上愈发的显得宽大,袖子长出了半截,裤子更是不用说,简直可以扫地了。

拖着那条半长的裤子,许念真下了楼。

司榆在客厅的沙发上坐着,一条大长腿随意的搭了起来,那张脸,足以让一群花痴跪着流口水了。

许念真本来就是个花痴,此时看见司榆这副样子,也是忍不住的吞了吞口水,意识到自己的失态,她换做了一副严肃正经的样子,然后拎着这条长得可以拖地的裤子走到了楼下。

司榆刚好打完电话,看着许念真这个样子,不由得皱了皱眉头。

“我等下打电话让人给你送衣服过来。”司榆淡淡的说道。

的心思。

许念真扯了扯唇,也不跟司榆计较那么多话,张了张嘴,问道:“你家的浴室在哪里?”

司榆看她一眼,带着她重新来到浴室门口,手机便响了起来,像是很忙的样子。

“那你先去忙吧,我知道在哪里了。”许念真笑嘻嘻的说道。

“我本来也没有打算在这里继续待着。”她以为他是那么轻浮的人?

许念真不说话了,司榆一边向外面走去,一边伸出手接电话。

等许念真终于把自己的全身上下都洗了个干净的时候,却忽然发现,自己貌似没有换洗的衣服!

她瞪大了眼睛,快速的撇过头看了看四周,只有一块浴巾,怎么办怎么办?

司榆应该已经不在外面了,要是自己现在围着这块浴巾出去的话,应该是没事的吧?

许念真围着浴巾在里面徘徊了几圈,最后狠狠的闭了闭眼睛,算了,死就死吧,现在司榆去接电话了,要是刚巧被他看到的话,那也是她的运气不好!

这样想完,许念真推开门,司榆并没有在外面,她拍了拍自己的胸脯,还好还好。

不过司榆这里有没有女人的衣服?他那样的男人,应该还没有女朋友。

在衣柜里翻翻找找,里面确实没有女人的衣服,而且这里是客房,所以就连司榆的衣服都少得很。

最后,许念真纠结了一下,无奈的穿起了司榆的衣服,。

司榆的衣服穿在她的身上愈发的显得宽大,袖子长出了半截,裤子更是不用说,简直可以扫地了。

拖着那条半长的裤子,许念真下了楼。

司榆在客厅的沙发上坐着,一条大长腿随意的搭了起来,那张脸,足以让一群花痴跪着流口水了。

许念真本来就是个花痴,此时看见司榆这副样子,也是忍不住的吞了吞口水,意识到自己的失态,她换做了一副严肃正经的样子,然后拎着这条长得可以拖地的裤子走到了楼下。

在她下来的时候,司榆刚好打完电话,看着许念真这个样子,不由得皱了皱眉头,他这里确实是没有女人的衣服,今天早上也忘记去让人给她买了。

“我等下打电话让人给你送衣服过来。”司榆淡淡的说道。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