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最新资讯 >

《匪妻难当:大王你轻点》刘歌杜宇飞章节目录精彩阅读 第 33 章 一封休书足以

时间:2019-03-14 15:58:20编辑:冷残影

主角叫刘歌杜宇飞的小说是《匪妻难当:大王你轻点》,它的作者是色迷心窍创作的古代言情风格的小说,内容主要讲述:“您二位商量一下,到底是去雅间还是在大堂,我好帮您二位安排不是?”小二哥好生为难,又怕说的话顶撞了他们,手里的抹布慌乱之间,抖了一抖又一抖。杜宇飞拉着刘歌朝人多的地方走去:“那就大堂好了,我们吃过饭就...

《匪妻难当:大王你轻点》 第 33 章 一封休书足以 免费试读

“您二位商量一下,到底是去雅间还是在大堂,我好帮您二位安排不是?”小二哥好生为难,又怕说的话顶撞了他们,手里的抹布慌乱之间,抖了一抖又一抖。

杜宇飞拉着刘歌朝人多的地方走去:“那就大堂好了,我们吃过饭就回家休息去。”

“哎,好勒!”小二哥欢快地给他们擦了一张桌子,问:“那二位吃点儿什么?”

一提吃的,刘歌就兴奋了,七七八八地点了好多东西。

杜宇飞低着眸子,看起来并不认可的样子。小二哥没敢直接传菜,问问他:“大人?您觉得夫人点的这些可还够啊?”

杜宇飞修长的手指在他草草记下的几个名字上一划:“这些个辣的统统不要,再加一个鱼汤。”

“哎成!”小二哥能够看得出来,这位大人并不是不舍得给夫人花钱,只是心疼夫人身体而已,替老板的钱袋捏了一把汗,喜气洋洋去传菜。

刘歌看着那小二哥的身影,连连点头:“以后我要是开一个餐馆,就挖他过去,重金,多少钱我都要。”却觉得小腹有些隐隐作痛,直不起腰来,只能软软地趴在桌上。

她这个样子,看起来特别像在发花痴。杜宇飞苦大仇深地盯一眼那小二的背影,心想,以后这家店还是要少来才是。

正想着,突然另一个男人挤了过来:“巧了!居然吃饭都能遇见你们!还真是有缘分啊!”

刘歌懒懒地抬起眼皮,看清出来的是谁,笑道:“是你啊。”

“可不就是我嘛,你们在这京城里认识的朋友,吃得起天香楼的除了我,还有其他人吗?”

刘歌微微摇摇头:“没有。”

杜宇飞很讨厌这个人,小二哥更是讨厌这个人,看见了,也拖拖拉拉地不愿意过来招呼他。

老板只好自己过来,点头哈腰的讨好:“万世子!您可好一阵子时间没来我们小店了,今儿来这么不上雅间啊?我叫小二把最大最好的那一间倒出来给您!小二啊......”

万古麒叫住他:“不必了,我就跟几个朋友凑凑桌。”

老板惶恐啊:“小店怎么能那么干呢!那万一您在大堂磕着碰着吵着了,小店可赔罪不起啊!”

万古麒有些不耐烦起来,手里的扇子啪一下拍在桌子上:“掌柜的,您跟我着开玩笑是不是?谁不知道您天大掌柜的,祖祖辈辈都在京城这条街上数一数二,多少达官贵人都得给您三分薄面,我一个世子,我敢说什么啊,我能在您这儿混一个大堂坐坐就不错了。赶紧走走走走,去叫菜,我今儿就坐这儿了。”

老板赶紧弯了弯腰,擦了把冷汗,退下了。

刘歌看的好笑,只是奈何一笑肚子就抽抽着疼,所以只好忍着,把笑意都挂在脸上,不笑出声来:“你瞧你把老人家吓的。”

杜宇飞闷咳了一声,觉得她这句话像是在跟万古麒撒娇一样。

万古麒也觉得,眼睛里直冒星星,闪亮闪亮的,却发现刘歌不着粉黛的脸上有些异样的惨白,关心地问道:“你怎么了?上次是什么病?还没好吗?”

刘歌摇摇头,说话的力气都小小的:“嗯,算是好了吧,不是什么大病。”

“别胡说,”万古麒很自然地就把自己的手伸了过去,想摸一摸她的额头烫不烫,被杜宇飞一把抓住。

小二哥来送第一道菜的时候看见的就是这样一番情形,讪讪把才放下,说道:“二位还真是好兄弟啊,慢用!慢用!”

刘歌一口唾沫差点儿呛死自己,他是怎么看出来人家是好兄弟的,哈哈哈哈。

果然杜宇飞和万古麒两个也如吃了屎一半,互相嫌弃地看了一眼,收回手去,万古麒还特别做作地把手在裤子上擦了擦,刘歌笑的更开心了。

杜宇飞将站起身来,绕过他,显然是想带刘歌走了,却不想刚把她从凳子上拽起来,便看见她身下血红一片,心惊不已。

无奈之下,刘歌只好暂时在酒楼的客房休息了,杜宇飞找了大夫过来,紧张的不成样子,大夫刚把手搭在刘歌手腕就问:“我娘子怎么样了?”

大夫被他催的心乱不已,半天才回话:“嗯,夫人是近日刚刚小产吧,又出来到处走动,我给夫人开些补血的房子,你可切记不要再劳碌着她了,本来身子就那么弱,哎呀。”

“......”大夫自顾自说了一通,两个男人听得脸都白了。杜宇飞煞白着一张愧疚脸,跟大夫走了出去,万古麒走到刘歌床边,弯腰仔细看了一下她的眉眼,问道:“你小产了?”

杜宇飞前脚刚迈出去,听到这一声忙转身回来:“世子请。”做了一个请的姿势。

刘歌闭上眼睛,算作默认。

万古麒回转过身,看着杜宇飞的眼神都多了几分鄙夷,从他面前大步走了出去。

......

过了半晌,蒋沈韩终于找到了那家夜里营业,白天不开门的万花楼。两层楼的建筑围成了一个密不透风的圆筒建筑,就是筒子楼。

蒋沈韩找了一个没人的墙角,翻了进去,刚一落地,遇到了一个妙人。

老鸨子刚从她包养的小公子房里走出来,就遇到飞进来的蒋沈韩,心脏病都快吓出来了,忙拍了拍自己的胸脯,问道:“你是哪一路的江湖好汉啊?求财还是劫色?又或是找哪位大人?”

蒋沈韩诧异,这婆娘看见有人飞进她家,居然只是吃了一惊,不喊也不闹的。

他说:“求财怎么说?劫色又怎么说?”

他这样一张口,就露了馅了,不是圈子里的人,老鸨子立马变了嘴脸,摇头晃脑地把他往人多的地方带:“要是求财?奶奶我这儿一毛没有,要是劫色吗?”

蒋沈韩隐约听到鞭子声,心里有了预设。

老鸨子猛地推开一扇门:“你可是为她来的?”

蒋沈韩朝着里面一看,只穿了一件肚兜兜可不正是今天早上见到的那个美人吗,点了点头:“算是吧,你们这儿还有更漂亮的姑娘吗?”

“笑话,”老鸨子抬脚走了进去,收起一个大汉手上的鞭子,啪啪抽了他两下:“不是说了不许打我的姑娘吗?你脑子有屎?”

那个大汉足足有老鸨子两个那么宽广,却不敢吭一声,闷闷的低着脑袋,让他打了几鞭子。

蒋沈韩看着稀奇,既然如此,从腰间拿出了一锭金子:“你这儿要是没有比她更漂亮的姑娘了,就开个价钱,我买了。”

“哎呦爷,”老鸨子看见金子整个人软成了布条子,扑了过来,一把抓过那锭金子塞进了嘴里,咬了咬辨别真假:“瞧您说的,这姑娘啊,都是打第一面看着新鲜,要是看久了,就不觉得好看了,我给了您这一个,过几天您看腻了,觉得不好看了,又来找我麻烦,可怎么办?”

老鸨子好言相劝:“不如啊,您就现在我这儿玩两天,等到腻了的时候,就换一个姑娘玩玩,您看怎么样啊?”

“您还真是会做买卖啊!”蒋沈韩觉得恶心,从牙缝里挤出这么一句。

老鸨子明明听出了他话里的杀气,却仍用笑脸相待:“那是,我做这一行,可能比你年龄都长了,嘿嘿嘿嘿,怎么样,我的建议您还接受不?”

“接受,当然接受。”蒋沈韩也想看看这个女子,究竟是个怎样的人,所以暂时不急着买回家做媳妇,先看清楚了再说。

如此,蒋沈韩就被送到了一个房间,等那女人被梳洗干净了,才推门进来。

......

半晌,杜宇飞煎好了一碗药过来,推开门,走近床边。刘歌醒着,听到了声音,却装作什么都没听见一样。

杜宇飞一把将她上半个身子扶起,手臂从她背后绕过去,捏开她的嘴巴,将汤药灌了下去,动作十分粗暴。

刘歌瞪大着眼睛,满满的不可置信,不知道自己又什么地方得罪到他了。难道,就因为自己和万古麒说了几句话吗?

神经病吧!

刘歌被那苦的不得了的药呛到不行,咳咳咳,咳的喉咙都快断了,杜宇飞啪将手里的空碗摔倒地上。

生气的原因很简单,他坚信刘歌怀上的宝宝是自己的,因为那时候,他们应该还在来这里的路上,马车里不会上来别的男人。

但是让她流产的就未必是自己了,毕竟那一夜他虽然有些粗暴,但是他走之后,万古麒也到过那房间不是吗?

所以,杜宇飞现在,自己也不清楚,自己应不应该生气,但就是忍不住要去怀疑,指着刘歌的鼻子:“女人,你是不是有事瞒我?”

“......”刘歌拄着身子,坐的十分艰难,眼睛诧异地看着他指着自己的手指。那手曾经抚.摸过自己的每一寸皮肤,那指,曾经与她丝丝入扣。

可是如今呢?

刘歌受不了这样的生活,忍着痛楚,回了一句:“你若不想跟我过了,就直说,一封休书足以,不用老是找一些麻烦的借口,你烦,我也烦。”

说完这一句,眼白一翻,便痛的晕了过去。

匪妻难当:大王你轻点

匪妻难当:大王你轻点

作者:色迷心窍类型:历史状态:连载中

《匪妻难当:大王你轻点》作者有充足的想象力,使文章更加有趣,奇幻。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