得得文学网—热门的小说推荐平台!

你的位置: 首页 > 最新资讯 >

《步步逼婚:法医娇妻别想逃》小说章节免费试读 第15章 滚下去

2018-07-25 15:47:28   编辑:冷无情
  • 步步逼婚:法医娇妻别想逃 步步逼婚:法医娇妻别想逃

    精品小说《步步逼婚:法医娇妻别想逃》由云以寒所编写的总裁豪门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林初裴修鹤,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女法医破案归来,发现亲妹妹和有名无实的丈夫在滚沙发。脚踹渣男渣妹,她决心以牙还牙。可这剧本不对啊!明明离婚一身轻松,却不知何时惹上了鼎鼎大名的裴氏总裁。总裁狐狸尾巴一摇,把假结婚变成了真戏真做,“城市...

    云以寒 状态:已完结 类型:职场
    立即阅读

《步步逼婚:法医娇妻别想逃》 小说介绍

独家小说《步步逼婚:法医娇妻别想逃》是云以寒最新写的一本总裁豪门类小说,这本小说的主角是林初裴修鹤,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陈政在房间里面放了致幻的气雾剂,林初就算做了防护措施也多多少少吸入了一些。她一系列大量运动下来,血液循环加速,致幻剂的效果也会逐渐凸显出来。林初扶着路灯艰难的站起来,现在最重要的是她要找到一个安全的地...

《步步逼婚:法医娇妻别想逃》 第15章 滚下去 免费试读

陈政在房间里面放了致幻的气雾剂,林初就算做了防护措施也多多少少吸入了一些。

她一系列大量运动下来,血液循环加速,致幻剂的效果也会逐渐凸显出来。

林初扶着路灯艰难的站起来,现在最重要的是她要找到一个安全的地点,等药效过去。

然而,药物的效果比她想象中的要强劲,林初的手和腿已经开始发软,身体也变得十分奇怪,她根本无法靠着自己走出小区。

在林初努力挣扎着要往前走时,一辆加长的黑色宾利稳稳的停在了她身边。

车门打开,从上面下来了一个男人。

林初把胳膊横在身前,警惕的打量着来人,致幻剂的效果让她的视线变得模糊,很难看清一米外的事物。

“你怎么了?”

低沉而关切的声音让她愣了好一会,才从那特别的音色中认出这个声音的主人。

是裴修鹤!

他怎么会在这个地方?

林初失去焦点的视线自然也引起了裴修鹤的注意,他靠近了才嗅到她身上奇异的味道。

“你被人下药了?”

林初点了点头,身体在下一秒便腾空而起。

“放我下来!”她捶着男人的肩膀,但因为药效,力度变弱更显得像是撒娇。

裴修鹤挑了挑眉问道:“能确定自己能走出这个小区?”

她沉默了下去,靠她自己是的确无法完成的,但身边这个男人真的可靠吗?

仿佛知道她在想什么的裴修鹤把她放到后座以后,自己则从后备箱拿出了一个折叠小板凳坐到了她的对面。

即便是一个小凳子,也被他坐得像是珍宝装饰的王座一般。

男人修长的双腿交叠,一双暗沉犹如夜空的眼眸直直的看着她,那视线让林初感到十分的不自在。

“裴先生怎么会在这里?”她咬住唇转移话题道。

“那你为什么在这里?”男人却反问道。

林初眼神一黯,“我公公让我来陪他吃顿饭。”

“一顿饭能吃成这样?”

裴修鹤皱起眉,视线落在了她被女贞树的细枝条割出的伤口上,上面还带着脏东西,让她整个人看起来都脏兮兮的。

他敲了敲隔板,隔板立刻被人拉开,送过来一个急救箱。

“我自己来就好了。”林初急忙说。

裴修鹤面无表情的看着她的眼睛,眸色愈发深沉,两个人僵持了几秒钟,他才把急救箱放到林初面前。

她松了口气,正要弯腰去拿急救箱,谁知司机一个急刹车,她没有坐稳,一个惯性往前一扑,落进了一个带着薄荷香气的怀抱。

裴修鹤也没想到会发展成这样,怀里的女人不仅是身体柔软,而且带着火热的气息,对于他来说简直就是致命的诱惑。

致幻剂的效果开始显现出来,林初灵活的大脑不同往昔,此刻思维停转,她只知道那股薄荷的香气十分清凉,能够缓解她的燥热。

她的手臂宛若柔软的芦苇,攀上了裴修鹤宽阔的肩膀,她的身上有一股淡淡的芬芳,像是花朵但又类似清晨的露水。

裴修鹤咬牙拉着女人的胳臂,谁知林初的胳膊又缠绕了上去,像是柔软无骨的水草一般。

他的呼吸变得急促起来,眸色也愈发深沉,宛若漆黑的夜里即将到来的风暴。

像是万花筒般的幻觉接踵而至,林初不由得抱紧了她能够抓到的东西,五颜六色的霓虹灯依次在她眼前闪烁着,带着身体的燥热,仿佛是在预示着什么。

光怪陆离的幻觉让林初好似一个新生儿一般,对所有事物都充满了好奇心。

比如眼前的这个男人。

她伸出手指戳了戳裴修鹤的脸颊,男人的脸黑了下来,但她好像没发觉似的,开始逐渐往下探索男人的身体。

她知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

裴修鹤瞳孔紧缩,一把抓住了林初的手,然后把她按倒在车厢里。

林初无疑是漂亮的,路灯照亮了她的眼睛,像是三月里的一汪春水,带着无限的春意。

她的唇微微开启,泛着诱人的粉色,更像让人一亲芳泽。

裴修鹤在云山市呼风唤雨,想爬上他的床的女人见过无数个,却没有一个人能比得上现在宛若妖精一般的林初。

车厢里的气氛暧昧至极,他的身体和林初离得很近,炙热的呼吸几乎交织在一起。

“鹿鹿。”裴修鹤喑哑的声音情不自禁的呼唤道。

他能够确信,林初就是他当年见到的林鹿,是他发誓要娶的女人。

林初朦胧中忽然听见有人在呼唤着一个名字,而且她格外熟悉,模糊的意识暂时清醒了瞬间。

入眼是裴修鹤放大的俊脸,那双眼眸里有可见的欲望。

她动了动手,男人制住她用的力道不大,被她直接把手抽了出去。

“啪”的一声。

林初反手就给了裴修鹤一个大大的耳光。

清脆的响声回荡在狭小的空间中,和着车外昏暗的灯光,与沉默交织在一起。

她也愣住了,明明裴修鹤是救了她的人,她却直接给了这个男人一个耳光。

致幻剂的效果再次迸涌而来,林初咬破舌尖强迫自己清醒一些,然后迅速的在急救箱里翻找出一个医用采血针依次扎破自己左手的五指。

裴修鹤安静的看着她的动作,眸色深沉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做完这一切的林初咬住下唇说,“我要下车。”

裴修鹤怔怔的看着她,很快大笑起来,那声音里带了十足的邪气。

他睥睨着林初,淡淡地问:“你有什么本事让我听你的命令?”

林初语塞,她一无所有,有的只是拿手术刀的这双手。

车厢里的暧昧气氛顿时一扫而光,取而代之的是长久而又难熬的沉默。

裴修鹤好像终于打量够了林初难堪的神色,这才敲了敲隔板,吩咐道:“停车。”

司机缓缓的靠边停下,男人扬了扬下巴,眯起眼睛道:“恕不远送。”

林初逃一般的打开车门,正要飞奔逃跑,身后却传来了裴修鹤的声音。

“把这个拿走。”

她扭头一看,地上端端正正的放着的正是那个急救箱。

还没来得及道谢,宾利就一踩油门扬长而去,根本就没有给她留下机会。

这个男人……

纵然是精通心理学的林初也无法读懂他到底在想些什么,有的时候犹如恶魔,有时候却像是天使。

虽然已经是夜里,但万幸的是宾利停下的位置正好离她好友的家不远,林初正要掏出手机打电话给好友。

几个穿得花花绿绿的不良青年呼啦一下围了上来,个个都不怀好意的看着她。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